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整体管理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为什么垄断引起争议?
日期:2014-12-13 16:36:52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真正的问题是在私人垄断和公众垄断之间进行选择,在公众垄断的程度和方式之间进行选择,在专制化的公众垄断和民主化的公众垄断之间进行选择,在为私人利益的垄断和为公众利益的垄断间进行选择。

【第一篇   企业成功地图】

  第二章   三层结构:战略、管理、技术

  第二节   为什么垄断引起争议?

  上述十种垄断情形几乎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都免不了的,而且市场经济越成熟,垄断程度越高,垄断规模越大。正是在激烈的竞争中,产生了广泛、深刻、严重的垄断。随着全球竞争时代的到来,全球垄断在正在加速。20世纪90年代以来,购并潮一浪高过一浪,就是全球垄断加速的最好标志。

  

  图2-1  20世纪90年代全球企业购并总额图

  资料来源:Peter Martin: “Gorging on Mergers”, Financial Times, 1998.12.22. 转引自[英]彼得·诺兰,[中]王小强:《战略重组——全球产业强强联手宏观透视》,导论部分,文汇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

  1998年是一个历史性的购并高峰,这一年发生了九宗最大的购并案。见表2-1。

  表2-1  1990—1998年全球十大购并案

  资料来源: 同图2-1。

  当然,垄断也并不排斥竞争。当今世界,最引人瞩目的是大垄断者之间的竞争,其主要竞争方式已经是专利之争、标准之争、法律之争。在许多中国人看来,这是市场经济的成熟竞争,其实这是大垄断者之间的竞争。

  有意思的是,一方面垄断程度在日益提高,垄断范围在不断扩大,垄断种类几乎已经遍及吃穿住行各行各业,但是,经济学的主流却仍然是崇尚放任自由竞争的经济学。理论和现实脱节到这种程度,说明了什么?主流经济学虽然不能解释经济现实,但是,却很好表达了公众对自由竞争的喜爱,表达对反对垄断的强烈情绪和愿望。也就是说,这种自由主义经济学其实是高度非理性的。

  按照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推理,垄断扭曲了资源配置,损害了市场经济的起点公平原则,垄断与计划经济常常有密切的联系,垄断是万恶之源。既然如此,反垄断应该反对十大垄断,而不仅仅反对行政垄断。例如,矿产资源的私人垄断就不应该反对吗?由于拥有一处矿产开采权而致富,这难道不是损害了市场经济的起点公平原则吗?

  问题在于,反私人垄断会出现行政垄断。例如,要征收了矿产资源税,就会出现税源评估和税率确定问题,权力就会介入。统一税率,贫富矿之间的利润差仍将极其巨大,竞争起点仍然极不公平。可是,一矿一税,又会造成巨大的权钱勾结问题。要征收地理位置税,统一税率,不同地理位置的土地收益仍极不平衡。不同税率,谁又能够判断一处土地比另一处土地更值钱?这不是干扰市场的自由定价吗?征收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税,不同行业、不同技术条件、不同竞争格局下,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意义都不一样,怎么确定税率?

  因此,真正的问题恐怕就不是反垄断,而是如何防止垄断者滥用垄断权力自由定价。真正的问题是在私人垄断和公众垄断之间进行选择,在公众垄断的程度和方式之间进行选择,在专制化的公众垄断和民主化的公众垄断之间进行选择,在为私人利益的垄断和为公众利益的垄断间进行选择。

  追踪下去,我们发现,反垄断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甚至是一个文化问题。

  理论上说,生产的现代化就意味着垄断化。一套大型石油提炼装置,可以让周围的小炼化厂都倒闭;一张光纤通讯网络,可以其他的电信运营商都倒闭;一艘航空母舰的出现,可以让战列舰、驱逐舰失去用武之地。因此,真正彻底的反垄断,就必须要回到小农经济时代去。特别是在跨国公司拥有技术、生产、品牌、资源等各种垄断优势的前提下,在跨国公司可以自由参与中国市场竞争的前提下,如果中国大型企业被纷纷拆解,那么,中国的经济命脉必将掌握在跨国垄断性企业的手中。

  因此,反垄断其实是逆现代化潮流而动一种返祖情结。但是,为什么我们有这种返祖情结呢?因为垄断者常常利用垄断权力自由定价,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造成社会利益最小化。有没有可能垄断者不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是让利与民,与公众分享现代化的好处呢?

  按照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理论,这都不可能。如果要求垄断者不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不是要求资本家为人民服务,要求资本家不再成为资本的人格化代表吗?

  其实,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和追求社会利益最大化是黑白两个极端。在承认垄断资本家一定自身利益的情况下,要求垄断资本家为社会利益服务,怎么就是不可能的?

  如果随着现代化的进展,垄断一定越来越强烈,而垄断者一定只能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人民起来造反,将私人垄断转变为公众垄断。但是,这不是更严重地违反了自由市场信条吗?

  自由主义者难以面对垄断性的企业内部人际关系,也难以面对垄断性的经济关系。可是,自由主义的确是一种广泛而强烈的大众情绪,当面对着垄断者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时,自由主义又是唯一的反抗出路。正是这种悖论,造成了反垄断的社会思潮。

  如何摆脱这一悖论呢?理论上说,只有垄断者能够认识到自身利益来自垄断,正如投机者认识到自身利益来自社会提供的机会,不但乐善好施,而且产生更加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社会才能摆脱反垄断的返祖情绪,也才能成为真正的文明社会。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