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整体管理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整体管理》引子:理解卓越 追求卓越
日期:2014-12-13 10:38:35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整体管理,就是将企业看成是一个由无形企业和有形企业互动的生命体,不追求短期利润最大化,而注重企业生命体的长远成长的一种企业经营模式和思维方式。

【整体管理】引子

理解卓越,追求卓越

  为什么有的企业占地千亩,厂房高大,设备先进,员工训练有素,却连年亏损?

  为什么有的企业只是皮包公司,一无厂房,二无设备,三无专利技术,却利润丰厚?

  为什么山姆·沃顿从一个小镇的超市起家,能够做到市值二千亿多美元、拥有4000多家门店的全球超级企业?

  为什么美国最大的能源交易商,市值曾高达800多亿美元的美国安然公司,却在短短几个月内暴跌至2亿多美元,被迫破产倒闭?

  企业和人一样,既有无限发展的潜力,也有随时死亡的可能。人不可貌相,企业更不可貌相。小个子拿破仑统帅千军、横扫欧洲,残疾人罗斯福领导美国、走出困境。伟大的事业靠的是伟大的头脑,而不是伟岸的身材,高贵的出身,这本来是常识。

  但是,到了企业界,人们常常犯糊涂。无论是商学院的教授,还是商业杂志的记者,都只能看到企业的厂房、生产线、设备、产品,只能看到眼前的生产秩序和制度,却看不到企业家的头脑,看不到企业家头脑里的无形企业。股东无论大小、基金无论封闭开放、证监会官员无论地位高低,眼睛都只盯着看有形的产品、有形的利润、有形的资产负债率和流动资金周转率。看到一时的利润,就一哄而起,抢购股票;看到一时的亏损,又落井下石,树倒猢狲散。多少路演出色、股票发行成功的企业很快就陷入亏损,被贴上ST、PT的标签?

  在这种气氛中,连企业家自身都犯糊涂,急于看到眼前的、有形的成功,急于投资项目,急于引进人才,急于提升销量,急于投放广告。结果呢?投资项目屡屡被套,引进的人才成为盗才,销量上升赶不上成本上升,广告投放喂肥了中央电视台。正是在这种左冲右突中,许多企业家逐渐迷失方向,走上邪路,钻法律空子,营政治关系。风光的生活来得快,去得也快。忽然某一天,资金链断裂,关系链断裂,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成为阶下囚。

  “太阳”下山了,

  “巨人”倒下了,

  “飞龙”折翅了,

  “三株”入土了!

  实际上,长期来看,企业是企业家的产物,而不是某个项目可行性报告的产物,也不是某种治理机制的产物。回到1984年,有多少家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乡镇企业?有多少个“钱途可观”的项目?有多少条技术先进的流水线?有多少份数据详尽的可行性报告?但是,绝大部分企业缺乏像张瑞敏这样的企业家,经营状况随着市场风浪起伏,随着企业领导层的争权夺利波动,随着企业家自身的情绪、兴趣而漂浮,20多年后,这些企业大多数还在原地打转转,时好时坏,起色不大;大量的企业破产、倒闭了。少数企业曾经红火一时,但又衰落了。只有像海尔那样的极少数企业真正成长起来了。海尔为什么?因为有张瑞敏。古人说得好:“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正是张瑞敏这个非常之人,成就了海尔这件非常之事。正是张瑞敏过人的意志、毅力、事业心和智慧,使海尔能够抓住一次又一次的机遇,避开一个又一个的风险,凝聚一批又一批的人才,形成一个又一个的生产基地,造就海尔的品牌。

  有人会说,这样的企业是人治的企业,而人治的企业早晚是要人亡政息的。所以,还是建立健全的三权分立的治理机制,可以保证海尔的长治久安。

  但是,三权分立的治理机制只能让企业不犯明显错误,只能让企业领导人不至于化公为私,却不能让企业找到正确方向,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20多年前的海尔没有“健全的治理机制”,却有一个出色的领导人,所以一个集体小企业成长为一个国际性的大企业。20多年以后,海尔有了“健全的治理机制”,但如果张瑞敏领导能力不足,抗干扰能力下降,控制力削弱;如果海尔的领导层进取精神衰退,争权夺利抬头;那么,国际性的大企业也可能重新瓦解,分裂成无数小企业。

  重要的是,当我们把眼光只投向“健全的治理机制”时,企业家头脑中的无形企业的重要性便被忽略了,企业家不是更懂得经营企业了,而是更依赖“治理机制”了,更依赖外部专家了,企业家将逐渐丧失了企业家的创造力和生命力,成为三权分立治理机制下的企业官僚,擅长玩弄分权制衡的权力游戏。

  更重要的是,“健全的治理机制”把企业家引向一个不切实际的话题:怎样追求基业长青,长生不老?实际上,企业和人一样,都是要死的。作为企业家,我们真正能够关切的,不是企业能不能长生不老,而是企业能不能长寿;不是企业会不会人亡政息,而是怎样培养、选择接班人,使企业之政能够尽可能延续。

  对于一个正在市场风浪中苦苦挣扎,在企业组织建设中焦头烂额,但又有强烈事业心的企业家来说,真正的问题是怎样捕捉市场机遇,形成发展战略,带领经营团队,完善企业内部制度,开发利用新技术,挖掘企业内部潜力。这个过程需要20、30年时间,可能创造出世界一流的大企业来,消耗着企业家的绝大部分心血。至于说这样的世界一流的企业怎样长生不老,这既不是企业家的当务之急,也不是企业家的所能控制的、所能考虑的。

  更进一步,当一个企业家真正能够将全部心血放到企业经营中时,完全有可能够带出一个同样敬业、同样有责任感、同样有能力的经营班子,从中找到一个或二个不太差的接班人,使企业能够顺利完成交接班。也就是说,不考虑基业长青问题,基业很可能比较长青;天天考虑用一套什么“健全的治理机制”来保证基业长青,企业很可能死在眼前。事实上,在现实企业经营中,哪一个企业的领导层天天想着权利分配和制度健全,这个企业就死亡。哪一个企业的领导层团结一心,不太计较权利分配和制度健全,这个企业就有着勃勃生机,就能够茁壮成长。

  有人可能会说,事业心、敬业精神、责任感,这些东西靠不住啊,这些东西是稀缺资源啊,做企业不能依靠这些靠不住的东西啊!

  卓越的企业就是靠这些普通人看来靠不住的东西。卓越的企业家就是能够将事业心、敬业精神、责任感发掘、调动到极致,将靠不住的东西变得最可靠的东西,创造出人间奇迹来。奇迹是稀缺资源的组合。如果任何一个人靠一套“健全的治理机制”就能带出卓越的企业来,那么,数以千万计的企业就都能成为卓越企业了。所以,当普通人评论沃尔玛的成功,赞美其卫星传输的物流信息系统时,卓越者看到山姆·沃顿带出的领导团队和企业内部制度。当普通人评论海尔成功,看到海尔的规章制度和日事日毕的标语口号时,卓越者看到张瑞敏的事业心和能力。

  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是英雄史观,你这是唯心主义,你这是突出个人作用。沃尔玛的百万员工的作用到哪里去了?海尔几十万员工的作用到哪里去了?离开了卫星传输的信息系统,离开了计算机和互联网,沃尔玛能管理得了全球4000家门店吗?离开了改革开放提供的大环境,离开了家电业一日千里的技术进步,能有海尔的成功吗?

  不错。但是,同样的科技环境,同样的法律和政策环境,同样的全球化浪潮,为什么出来的是沃尔玛、海尔?为什么是沃顿和张瑞敏,而不是别人,能够将数百万、数十万的员工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庞大的生产、销售网络?具体到每一个门店,每一个柜组,每一台货车,每一块钱的利润,可能都没有沃顿什么事,事实上,沃顿在1992年就死了。但是,没有沃顿带出来的团队,没有沃顿建设的制度基础,能有这一切吗?沃顿的作用有点像沃尔玛的太阳。太阳看上去什么都不干。对地球上的每一棵树、每一片叶子作解剖切片,作化学分析,里面只有碳、氢、氧、氮、磷、钾,没有任何太阳的成份。但是,地球上的每一片叶子都离不开太阳。太阳落山了,植物暂时还能生存、还能生长,但是,如果太阳长期不出来,再肥沃的土壤、再温暖的气候,也生长不了植物,地球将一片死寂。沃顿走了,但给沃尔玛留下若干小太阳,可以继续照耀沃尔玛的土地。如果这些小太阳一个个相继熄灭,把精力都用到怎样转移企业资产,怎样争权夺利上,那么,无论制度如何健全,治理结构如何完善,沃尔玛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也很可能迅速衰落!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好员工常有,而好领导不常有。机遇常有,而善于识别、抓住机遇的人不常有。中国有八百多万企业。在我看来,每一个现在的小企业都有潜力在30年后发展成为跨国企业集团,每一个现在的大企业也都有可能迅速死亡,在30年后销声匿迹。关键在于人。关键在于人的心态和思维方式。关键在于企业家头脑中的无形企业。无形企业搞好了,有形企业就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转危为安。无形企业混乱无序,有形企业就会百病丛生,就会逢吉化凶,遇安转危,夭折死亡。

  整体管理,就是将企业看成是一个由无形企业和有形企业互动的生命体,不追求短期利润最大化,而注重企业生命体的长远成长的一种企业经营模式和思维方式。整体管理思维认为,企业最需要开发整顿的,不是流水线,不是库房,不是财务,不是销售,而是领导人的头脑。领导人头脑清楚,思维正确,事业心强,暂时的混乱、困难都能克服。领导人头脑混乱,思维错误,目光短浅,急功近利,那么暂时的利润、暂时的声誉都会烟消云散。事实上,一切卓越的企业家,沃顿、张瑞敏、洛克菲勒、卡内基、松下、盛田昭夫、李嘉诚,等等,都是极具整体管理思维的。

  有人可能认为,卓越领导是天生的,不是培养的,不是训练的,不是教育的。这话很有道理。上述列举的这些卓越企业家都不是培养、训练、教育出来的。但是,天生的卓越领导能力又从那里来?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吗?还是从模仿、学习、实践中得来的?他们又是模仿谁、学习谁的呢?他们的成功经验是否可以进一步解剖,供后人模仿、学习、借鉴呢?

  我们至少需要理解卓越。一个能够理解卓越领导的人,有可能成长为卓越领导。一个理解不了卓越领导的人,永远只能生活在平庸之中。老子的《道德经》讲得好:“上士闻道,勤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为道。”

  看完全书,有心的读者将会承认,本书揭示了古今中外卓越企业家的真正奥秘。

 附:《整体管理》封面、封底内容
 

 

  一、封面勒口(作者简介)

  韩德强,浙江绍兴人,出生于1967年,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供职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研究员。清华大学卓越总裁班最受欢迎的讲师,亦曾连续七次为中国广州核电集团EDP培训授课。他的讲课深入浅出,风趣生动,逻辑严谨,充满激情,可能是中文世界里最出色的演讲大师,深受学员欢迎。

  他是真正的思想家。或许不见容于高度细碎化的学术界,却注定要影响人心,企业,影响社会,影响中国,影响世界。

  著作有:

  《碰撞——全球化陷阱与中国现实选择》,经济管理出版社,2000年1月。

  《萨缪尔森〈经济学〉批判——竞争经济学》,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年10月。

  二、封底勒口(作者理念)

  以制度——法家为基础,

  以文化——儒家为主导,

  以战略——兵家为先锋,

  以整体论——道家统领全局,

  培养世界一流的企业家,

  打造中国籍的跨国公司。

  ——作者理念

  三、封底用语(读者评论)

  经营企业像驯马。

  驯马师并不需要知道马的神经、骨胳、血液各子系统,

  管理者也不需要精通企业生产、销售、研发各子系统。

  驯马师驾驭烈马,管理者驾驭企业。

  整体管理,驾驭企业全局的艺术!

  ——北京大本营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永建

  此书胸襟和见识都不一般。

  孕育信息时代的苏秦、张仪,

  催生管理企业的管仲、商鞅,

  点化中国未来的企业领袖。

  ——北京晨拓集团董事长,廖理纯

  作者巧妙地揭示出,《财富》杂志500强企业多数只是成功地垄断了技术。高额垄断毛利消失在企业内部的权力斗争上,养肥了一群企业官僚,其管理水平并不高。他们所推崇的管理科学只是技术,他们所推崇的科学管理只是制度。西方企业家并不擅长领导艺术,而企业越大,越需要领导艺术。沿着这一思路,杰克·韦尔奇自然而然地走下了神坛。

  ——浙江儒商,朱立群

  机智、风趣、通俗,

  深入生活,一针见血,

  逻辑严密,步步紧逼,让人喘不过气来。

  恐怖!

  ——北航MB04081班学员,中软战略规划专员,屈波

  负责EMBA、MBA培训的人事经理应该读一读这本书。

  它能使你摆脱管理培训市场的混乱,成为选择培训讲师的专家。

  已经上过MBA、EMBA的企业家应该读一读这本书。

  它能使你重建自信,找回自我,带出一个优秀的领导团队。

  ——清华大学卓越企业CEO(总裁)项目部主任,乔文军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