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世界政府宣言
日期:2016-11-10 12:56:46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一百六十余年来,希望靠阶级斗争打破国界的共产国际失败了,主张民族斗争的民族主义就独霸了国际话语权。为什么不能想象既不要阶级斗争,也不要民族斗争?为什么不能靠人类社会自身的精神性摆脱弱肉强食的逻辑,想象“全世界有大爱者,联合起来,共建美好世界政府”?



世界政府宣言

韩德强

  丙申猴年九月二十

  2016年10月20日

世界需要统一政府

  鸟无头不飞,蛇无头不行。

  生物进化史,奥秘在于神经系统越来越发达。技术进化史,奥秘在于信息系统越来越发达。人类社会进化史,奥秘在于政府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强大。

  家庭需要好家长,企业需要好经理,学校需要好校长,政党需要好领袖,国家需要好政府。七十亿人的世界,怎么就不需要世界政府?

  在交通、通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了,越来越象是一个地球村了。七十亿人,二百多个国家,鸡犬之声相闻,彼此相互往来,如何避免战争,如何和平相处,这是一个根本问题。然而,放眼世界,“国对国是狼”,相互为敌,军备竞赛,用卫星、导弹、飞机、原子弹确保相互摧毁。这难道是文明的人类社会吗?

  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成立世界政府。

  这个办法很简单,就如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但是,非常奇怪,无数政治家、无数知识分子、无数商业大亨、金融巨头,似乎很少有人想象过世界政府。号称无冕之王的记者们,冒着生命危险活跃在各种爆炸性新闻的现场,亲历战火、死亡与苦难,也很少有人呼唤世界政府。人类的智慧怎么啦?汽车、飞机、高速列车、互联网、计算机、手机、核电站,技术进步的奇迹每每令人瞠目结舌。为什么在解决人与人如何相处的问题上却这么恪守陈规陋习?这么缺乏创新力和想象力?

  一百六十多年前,马克思曾经写下《共产党宣言》,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实在是太富于想象力了。全世界无产者,分布在世界各地,整日劳作,勤劳俭朴,却也斤斤计较,目光短浅,只能看到无数人与人之间的细微差别,不可能自发产生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非要联合,就必然得“靠先锋队从外部灌输无产阶级意识”,从而形成一种“无产阶级宗教”,出现一种“无产阶级专政”,进而出现“无产阶级国家”。即使撇开其间的种种荒谬与悖论,即使承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曾经浪潮高涨,也得承认,这个大潮毕竟退了。祼露在沙滩上的,竟是位高权重的“无产者们”的种种狭隘与执念。

  希望靠阶级斗争打破国界的共产国际失败了,主张民族斗争的民族主义就独霸了国际话语权。

  为什么不能想象既不要阶级斗争,也不要民族斗争?为什么不能靠人类社会自身的精神性摆脱弱肉强食的逻辑,想象“全世界有大爱者,联合起来,共建美好世界政府”?
 

拉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警报

  没有一国政府,便没有法律,没有秩序,“人对人是狼”。试看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推翻了强权政府,迎来的是部落战争、族群战争、阶级战争、宗教战争。战火连绵,高楼大厦顿化作遍地废墟,尊严人权立毁于炮火流弹,贫者富者平等在死神脚下,强者弱者自由地流浪各国。

  不要以为这只是少数“失败国家”的专利。君不见,二战以来建立的国际秩序正在轰隆隆地动摇、瓦解,新的世界大战正在阴云积聚。

  1992年,苏联解体,从根本上动摇了冷战秩序,以及该秩序所带来的冷和平。此后,西方阵营一极独大,失去制衡,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失去了共同的敌人,英、法、德、日、意等各国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与俄罗斯、中国打情骂俏,重组国际关系。在乌克兰问题、朝鲜半岛问题、台海问题、南海问题、中东问题、非洲问题上,各有主张,各展拳脚。美国一度以为自己是世界政府,有着世界驻军,可以充当世界警察,支配世界各国政府。结果却发现,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由世界的各国政府现在不买帐了!

  按照自由主义的国际游戏规则,世界各国不分大小、强弱,一律平等,国与国之间只有国际条约体系在维系均衡。联合国只是主权国家的论坛和沙龙,而不是主权国家让渡部分主权形成的世界政府。那么,凭什么听美国的?凭什么美国是世界政府?再说了,一个国家掌握世界政府的权力,这个世界政府能公平对待其他国家吗?于情于理于法,各国都没必要听美国的。

  美国这个冤大头现在似乎也醒悟了。特朗普就发出声音,盟国不能搭便车!要享受美国的保护,拿钱来!于是,本来是世界残存秩序维系者的美国加入了摧毁世界残存秩序的乱局。

  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陷入了越来越深的大萧条。在此期间,各国贸易保护主义逐浪高涨,民族主义情绪也日益强烈。以美英日为一方,以中俄为一方,德法为一方的三方角逐之势正逐渐清晰化。角逐热点多多,乌克兰、叙利亚、巴以、阿富汗、苏丹是第一波冲突地区。朝鲜、伊朗、沙特、土耳其、埃及、台海、印巴、东欧是第二波冲突地区。随着世界经济危机持续发酵,未来十年,角逐三方各国都可能面临经济、社会和政治的深层崩溃或突变。可以想见,在内政危机的推动下,外交风浪会被高倍放大。反之亦然。如此,内政外交危机相互推波助澜,角逐中的各大国都有可能会赤膊上阵,拼死一博。

  这不就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旦爆发,或许要不了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确保相互摧毁的核战争就真的毁灭了全世界!

  浅薄的人常常以为,战争只是发生在中东、非洲等落后地区,发达的地区是文明社会,是不会相互打仗的。其实,落后地区的战争都是文明社会支持、挑动的,是文明社会间战争的外围战、边缘战。文明社会的本质仍然没有摆脱霍布斯的咒语:主权国家间处于野蛮的自然状态。这些文明国家只是由于算计,而不是由于文明,才没有开战。其实,这些国家时时在强国、备战、结盟,积累战争的力量,以争取战争的胜利。因此,二战结束后大国间长达七十多年的和平,并不意味着永久和平,而是意味着积蓄毁灭性战争的力量,等待着发动战争的时机。现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脚步声临近了!
 

醒醒吧!美国

  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阿富汗、利比亚各国民众已经生活在战火之中。他们的家园被摧毁了,他们的亲人被炸死了,他们生活在愤怒、悲伤、绝望中。谁给他们粮食,他们就给谁扛枪。伊斯兰国应运而生,人体炸弹四处开花,恐怖主义泛滥成灾。

  这一切,谁之过?美国难辞其咎。姑且认为美国的主观意图是好的,是要保护人权的,是想去承担某种世界政府的责任的。据此,美国出兵推翻一个又一个侵犯人权的独裁政权,却不料导致更严重的人权灾难,启动了怨怨相报的恶性循环。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同类错误,只能让人怀疑其居心不良:借保护人权之名,推翻不合美国意图的政权,扶植亲美政权,实现支配世界的野心。

  然而,如此非但统一不了世界,反而会加速世界大战的爆发。

  君不见,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的难民潮汹涌,冲得欧盟各国分崩离析,英国脱欧即是明证;冲得美国社会两极撕裂,特朗普崛起即是写照。

  君不见,欧盟成员土耳其顺应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复兴大潮,眼看要摆脱西方控制,倒向俄罗斯怀抱。

  君不见,美国的铁杆盟友沙特成为伊斯兰国的隐蔽后盾,恐怖主义的温床和乐土,不惜撤资、翻脸。

  君不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破口大骂美国总统奥巴马,借扫毒清扫美国势力和影响,公开靠近俄罗斯和中国。

  因反恐而加速分裂和衰落,因加速分裂和衰落而助长恐怖主义的蔓延,这是美国的不幸。

  美国需要反省经济自由主义。从里根执政以来,美国不断推动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致使全球社会日益两极分化,各国内部也日益两极分化。贫穷的积聚必然会导致仇恨的积聚,从而为全球恐怖主义泛滥准备了最适宜的土壤。对于美国本身,经济和社会的两极分化也使其凝聚力不断衰减,直至撕裂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共识,成为世界不安定的根源。

  美国需要反省政治自由主义。自启蒙运动以来,洛克、卢梭、孟德斯鸠等人的自由主义的政治思想已经统治了统治者们的头脑。当今各国政治家的头脑中,只能接受小政府、弱政府、分权制衡的政府,而不能想象大政府、强政府、中央集权的政府。前者被定义为善的、民主的、现代的,而后者被定义为恶的、独裁的、古代的。在小政府、弱政府、分权制衡的政府理念背后,更深层次的是无政府主义思想,这是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核心所在。接受了这种自由主义政治信念的人,内心深处都怀疑一切政府,一切权力。凡是政府就是坏的,即使是小政府、弱政府、分权制衡的政府,也是必不可少的恶。至于绝对的权力,那更是绝对的专制,绝对的腐败,绝对的恶。

  然而,没有了政府,没有了权力,就没有了恶?只要睁开眼睛读一读各国的历史,没有了政府和权力的社会,必然是失去秩序、失去文明的社会,是无人辛勤劳动的偷盗社会,是“有枪便是草头王”的社会,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社会。对此,同为英国政治思想家的霍布斯有着充分的论述。洛克未必不熟悉霍布斯的观点,甚至未必不赞同霍布斯的观点。这实在是任何一个普通人的政治常识。但是,为了支持他的盟友夺权,为了支持革命,洛克必须颠覆这个政治常识。所以,他以天赋人权为理论武器,忽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和斗争,忽视人权对人权的践踏,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反政府、无政府的思想密码写进了《政府二论》,俘虏了旁观、怀疑、甚至仇视权力的自视清高的知识分子。洛克或许知道其思想会引发后世的“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中国革命”、“文化大革命”,不敢或不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洛克未敢承认《政府二论》是其大作。

  但是,魔鬼已经从瓶子里释放出来了。尽管枪杀案频频发生,但美国政府禁不了枪,因为洛克。尽管同性恋有违天理伦常,但属个人私权,政府无权干涉,因为洛克。尽管恐怖主义日益泛滥,但是,政府仍然不得干涉隐私、因而不得干预亲恐怖主义的言论和思想,因为洛克。尽管两极分化日益严重,但人对人的商业竞争受到保护,政府仍然只能听其自然,因为洛克。尽管政治举选越来越被金钱操纵,普通公民的政治权利受到日益严重的戏弄和摆布,但是,这是人对人的欺骗和利用,政府只能听之任之,因为洛克。尽管有心要在国际上发挥支配作用,但是,军费受限,秘密行动经费受限,美国到处有心无力,“虎落平阳被犬欺”,连“宠物犬”菲律宾都敢骂主人了,还是因为洛克。

  美国需要反省外交。以美国的实力完全可以设想,以美国为主导,联合世界各国,参照股份公司机制,渐进建立世界政府。这正如在欧洲,以法德为主导,联合欧洲各国,渐进建立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欧洲法院、欧洲央行一样。但是,在自由主义思想的支配下,美国多次错失了这种机会。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认为世界大战只是某些国家、某些人不够冷静,是擦枪走火的偶然结果,只要冷静了,就可以坐下来调查、谈判,就可以避免战争。于是乎,产生了只会喊冷静的国际联盟。如此,美国以为可以继续其孤立主义倾向,躲在大西洋彼岸闷声发大财。

  二战结束以后,美国的机会更好了。但是,美国仍然没有形成世界政府的想象力。国联被联合国替代,听上去似乎是吸取了教训,要世界政府了。但实际上,联合国只是一个论坛,一个沙龙。联合国常任理事会五大国,本身就相互敌视,相互否决,其作用仍然如同国联。所以,朝鲜战争、中印战争、越南战争、埃以战争、巴以战争、两伊战争、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都发生在联合国的眼皮子底下。

  苏联解体后,美国有第三次机会推动各国放弃武装,加盟成为世界政府。然而,美国想要世界政府的权力,却不想承担世界政府的责任。美国希望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世界各国,却缺乏长远的、协调一致的世界战略,更缺乏相应的实施机制和实施能力。所以,在国际事务中,美国外交随波逐流,耗资巨大,收效甚微,积怨甚多。用中国的俗语说,十个指头按跳蚤,一个也按不住。

  现在,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国霸权的衰落。但是,这并非世界幸事。一百多年前,英法霸权衰落,德奥挑战英法,形成以英法俄意为协约国,德奥土为同盟国两大集团,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大战后期,俄罗斯爆发革命,协约国一方急于镇压革命,接受德国投降,战后世界秩序仍未明朗。故时隔二十年,再次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后,以美苏冷战均衡为特征,一度形成了冷和平下的地区性热战。可见,一个没有明确霸权或明确均衡的世界,也是一个失序的、容易爆发战争的世界。

  不错,由于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强烈影响,人们忙于全球投资、贸易、旅游,新的世界大战不会很快到来。然而,事情正在起变化。就在2016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土耳其、日本,这些曾经的一战、二战的核心参战国,现在都出现了强烈的民族主义、孤立主义思潮,都反移民,都厌烦了自由主义者定义的政治正确。于是,各国的好战者正在成群结队地登上政治舞台,政治强人一个又一个地站到了聚光灯下,吸引着互联网时代的注意力。危险啊!推动战争的主观力量正在登台!

  机会一再错失,美国再也不可能凭借实力推动世界统一进程。唯一可能的是,带头反思自身的政治思想和体制,反思自身被军工集团绑架的危险处境,放弃利益博弈的短浅目光,真正考虑世界和平的大局,或许有机会避免毁人自毁的悲惨结局。
 

醒醒吧!俄罗斯

  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核武库,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确保摧毁美国的军事大国。放弃了社会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的俄罗斯,为什么还会走上与美国对抗的道路?因为美国得寸进尺。苏联解体后,美国还要进一步瓦解俄罗斯。为此,美国支持俄境内各种地方分离主义势力,特别是车臣武装。此举使曾经迷信美国民主制度的叶利钦幡然醒悟,将政权交给了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普京。普京不负重望,铁腕出击,消灭了车臣叛乱武装,收拾了那些敢与中央政权对抗的寡头,致命地削弱了各地方政府的自治权,重建并巩固了克里姆林宫的集权统治。现在的俄罗斯,表面上是奉行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的西方式政体,实际上是恢复了沙皇式的中央集权统治。所不同的是,普京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沙皇,一个历经内乱外辱的沙皇,一个聪明干练的沙皇。尽管经济上危机重重,但俄罗斯人并未动摇对普京的信心。普京也因此甩开膀子,决意和美国人对着干,夺回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建立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国际社会。为此,俄罗斯夺回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亲俄武装,支持被美国推翻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接住土耳其埃尔杜安的求援之手,与伊朗建立军事同盟关系,与中国结为战略联盟。这些举动一气呵成,步步紧逼,使美国颜面扫地。

  但是,为什么这样的俄罗斯也应该醒醒呢?

  理由很简单。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看,俄罗斯得分越多,信心越足,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越大。

  美国毕竟是头号核武国。由于美国政治体制的关系,政客群体目光短浅,迷信武力和金钱,轻易颠覆那些不合美国口味的政权,结果,国库空虚,四面树敌,深陷一个又一个的“越南沼泽”,最终被俄罗斯轻轻反扑,拣了大便宜。但是,如果俄罗斯信心太足,不断侵蚀美国地盘,挑战美国认定的国际社会秩序,令美国暴跳如雷,那么美国很可能将先发制人发动核战争,从而令世界大战提前爆发。

  怎么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面临这一困境,提出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力图化解与美国的敌对关系,结果是苏联自我毁灭。所以,普京可能认定,俄罗斯再也不能受“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忽悠了,再也不能考虑什么世界和平、世界政府一类的“虚妄”倡议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是铁的法则,民族国家是最高利益所在。实力强大了,或许可以统一世界。谁也没有这个实力,那就只能积累力量,结交盟友,在维持均衡中渐进地削弱对方。这大概就是普京的国际战略,深思熟虑,难以撼动。

  普京反思戈尔巴乔夫的自杀性内外政策,从中看清西方的真面目,找到俄罗斯的位置,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把苏联解体的根源归结到“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却是瞄错了靶心。

  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这应该成为世界政府的核心理念。但是,如何落实这个理念呢?并不是要俄罗斯单方面放弃自身利益,而是要让各国利益受全人类利益的协调。戈尔巴乔夫的错误不在于提出这一理念,而在于错误地理解这一理念。

  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不但需要世界各国的政治家们站到全人类的高度思考问题,而且需要世界各国人民都能站到全人类的高度理解问题。

  戈尔巴乔夫以为,西方各国倡导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是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具体体现。然而,这是根本的错误所在。实际上,西方倡导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落到实处,恰恰是自由地竞争,机会平等地弱肉强食,舆论操纵下的投票选举,人对人是狼的权利争夺和生命践踏。倡导如此普世价值的结果,恰恰是让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深入到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入到每个人的内心世界,让弱者恐惧、悲伤、自卑、自残,让强者浮躁、炫耀、残忍、冷漠,让强者和弱者都变得封闭、孤独、虚伪、堕落。最终,经济竞争积累成两极分化,政治竞争积累成阶级战争,国家竞争积累成世界大战。

  因此,戈尔巴乔夫的主观动机没有错,而是政治思想上犯了自由主义者的根本错误。他所主张的政治公开性挑动了苏联各利益集团和阶层相互敌视,激发了苏联民众的相互仇恨,强烈地印证了霍布斯的基本政治判断:失去政治秩序和政治认同,“人对人是狼”!苏联解体后,经济崩溃,社会瓦解,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黑社会流行,人均寿命下降五岁以上。如果不是普京上台,果断消灭车臣叛乱,那么,俄罗斯也可能进一步分裂成无数小国。如此,在前苏联的广袤大地上,必将战乱四起了。

  可以说,戈尔巴乔夫倡导的“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和中国政府倡导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相互等价的政治思想。这种政治思想主张各级当政者要一心为公,仁爱天下,努力减弱甚至消灭人与人、阶级与阶级、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实现世界大同。如果世界各国政府都如此思考问题,世界各国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学者、记者都如此思考问题,如此解决问题,那么,一个美好的世界政府完全可能渐进形成。

  普京也许会觉得这仍然是戈尔巴乔夫式的空想。那么,能不能这样,普京,以及世界各国的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们,仍然可以按你们的残酷斗争的政治哲学去思考和行动。但是,每当各国领导人召开峰会时,大家都要抽出半天时间,撇开冲突和歧见,讨论形成世界政府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平时,各国都要拔出千分之一的财政经费,激发、鼓励、培养一种社会舆论、社会气氛,让各国都逐渐有一些人超越民族国家的狭隘目光,想象世界政府的可能,探讨世界政府和各国政府的关系,在每一次国际危机、地区危机的爆发之际,在每一次伦理冲突、价值冲突、宗教冲突中,凝聚共识,寻找公平、持久的解决方案?
 

醒醒吧!中国

  中国是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大国。“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烽火为号、战马驰骋的年代,中央政权的力量就已经无远弗界。秦始皇靠马车巡游四境,日行三十公里而已,却能统治遥远的东海、岭南、百越、大漠之地。如今,有飞机、高铁、高速公路、全球互联网和手机,若有世界中央政权,其力量一日之内可以精确地投放到全球任何地方,怎么无人想象统一呢?

  也许是那个哭倒长城的孟姜女,代表那个时代的民众,发出了对暴政的强烈控诉,以致千年后的中国人,即使享受着统一政权带来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也仍然心有余悸,害怕统一政权带来的统一暴政。

  世界政府会不会带来世界暴政?在自由主义的思想家们看来,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他们不愿意承认,阿拉伯世界缺乏一个统一政府,以致二十二个阿拉伯国家彼此厮杀,战火连绵。他们也不愿意承认,非洲大陆形成不了统一非洲,以致非洲各地冲突不断。他们还不愿意承认,在世界人口最密集、矛盾最易爆发的中国大陆,由于形成了统一政府,从一九四九年起至今,经历了长达六十七年的和平与发展,其经济总量坐二望一,其军事力量也跃居第三,人民生活和健康水平不断提升,其势头还在持续。

  所以,毫无疑问,若成立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世界政府,舆论力量可以该宗旨为准绳批评该政府各级施政机关和方针,人民可以道德标准评议、弹劾各级政府官员,官员承诺为人民服务的公心,其违法行为可受到法律的有效制裁,则统一的世界政府将能带来可以想象的世界善政。在中国,这一切已经初步得到了检验。

  那么,为什么中国也还沉睡在梦中呢?

  因为中国也一直生活在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阴霾中。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主流叙事都是如何遭受屈辱,如何救亡图存,如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没有认真想过世界应该如何运行。中国最优秀的思想家和政治家都被牢牢地锁定在民族主义的心牢中,至今如此。一九四九年后,毛泽东考虑过中国如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如何对世界有更大的贡献,但没有考虑过世界该如何治理,更没有如秦始皇那样考虑过世界统一的问题。六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的综合国力极大增强,但是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精英受自由主义思想的笼罩,还停留在对极权和暴政的怀疑中,将生活中一丁点不如意的事无限放大,矫情十足地控诉政权。他们看空中国,将在中国积累的财富转移出国,将孩子送出国,随时准备逃离中国。好一点的,也只是考虑中国如何和平崛起,别惹美国,别惹日本,别惹邻国,当一个西方定义的好孩子,即所谓负责任的大国。

  醒醒吧!中国。你已经为全球治理提供了一个善政的初级模板,怎么就不敢叫卖呢?在中东、非洲、拉美,许多混乱、贫穷、落后的国家举目四望,发现中国而不是美国可以作为他们的榜样,希望向中国学习,希望中国派人能帮助他们平息争端,提供秩序,发展经济,中国怎么就不敢接纳回应呢?十九世纪中叶,美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时,已经敢举起自由的大旗,号召世界各国投奔自由世界。为什么到二十一世界初,中国已经是一个世界大国,还不敢举起为人民服务的大旗,为世界人民提供好领导服务呢?这个世界最缺乏的是好领导,中国文化恰恰是呼唤、培养、锻炼、造就好领导的文化。焦裕禄式的好干部,牺牲自身,服务民众,提供优质廉价的公共服务,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哪一个企业,哪一个村落,哪一个部族,哪一个政党,不期待、不呼唤、不喜欢呢?

  中国文化的主体是儒家文化,所培养的是修齐治平的领导型人才。“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不好吗?有了佛家和道家,人民甚至可以不需要交多少税来养活这些谦谦君子,因为他们无需高薪,无需豪宅,清心寡欲,自得其乐。他们乐什么呢?从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享受成就感、幸福感,这就足矣。

  因此,从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到文化精神,中国本来已经可以自洽地解释中国模式,传播中国模式,输出中国模式,相应地,则是解释西方模式、批判西方模式、阻止西方模式所引发的世界大战。

  当然,中国现在还问题多多,危机重重。但是,这些问题和危机恰恰要归咎于自由主义文化的深重影响。政府官员本该为人民服务,但是他们现在忙于追名逐利,忙于安逸享乐,象商人一样惜金如命、爱财如宝,没有多少中国文化的气息。知识分子天天忙于买职称、买房子、出国旅游,全然没有家国情怀。商人也不好好经商办企业,忙于炒房子、炒股票、拉关系、批条子。新闻界变成了娱乐界,黄色暴力,纸醉金迷,以自由、人权的名义,以欲望本能的名义,引导整个民族精神无底线堕落。

  醒醒吧!中国。守着自家的文化宝贝当垃圾,守着西方的精神垃圾当宝贝,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如此下去,怎么不与西方各国同归于尽?怎能挽世界狂澜于将倒?
 

醒醒吧!公民

  公民,多么令人自豪的称呼!这是法国大革命赠送给每一个人的政治礼物。从此,每一个年满十八岁的智力正常者都是当然公民,享有签订社会契约的政治权力。只要多数公民愿意,就可以发动战争或缔结和约,可以结盟邦国或分裂国土,可以制定法律、剥夺财产、判处徒刑,可以改变传统道德习俗,宣判某些宗教为邪教,倡导某些宗教为国教,可以镇压一些人的反抗,而神圣化另一些人的反抗,可以将同性恋合法化,可以让克隆人合法化。公民的政治权力如此巨大,实际上代替着古代社会的神决定着人间的一切事务。

  但是,多数公民的意愿天然正确吗?或者说,人民天然正确吗?正如每一个具体的无产者都自私狭隘浅薄一样,每一个具体的公民也都自私狭隘浅薄。集合起来的无产者容易被极少数人操纵左右,集合起来的公民也容易被极少数人操纵左右。结果,这极少数人或者以无产阶级的名义,或者以公民的名义,将自已的狭隘、偏见与无知打扮成多数人的意愿,发动阶级战争或民族战争,徒增人间无数纠纷,造成无数人间悲剧。

  自由主义者控诉极权社会。然而,所谓极权社会,无论何种类型,都是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必然产物。极端自由导致极权社会,这就是物极必反。不但法西斯主义国家是极权社会,共产主义国家是极权社会。就是三权分立的美国,也是极权社会。当母亲打孩子被当作家庭暴力而受到法律制裁时,法律的触角就伸进了从未被触及过的母子关系。当同性恋被允许合法化时,法律的触角就伸进了天经地义的男女关系。这不是极权社会的典型案例吗?任何古代社会的君王都没有制定过如此法律。这些是属于风俗习惯的神秘领地。君王们还是知道一些权力的边界,懂得敬天法祖,替天行道,对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和神秘性保持敬畏。因此,其权力受到习惯法和自然法的约束,不敢如现代极权社会那样为所欲为。

  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每一个参战国家都以公民国家的神圣性动员公民参战,爱国主义是每一个参战士兵的热忱。但结果如何呢?战争变得更加惨烈,更加野蛮。因为这一群公民自认神圣,与另一群自认神圣的公民发生了激烈冲突。诸神之战争,变成了诸公民国家之战争。中国的抗战将士,和日本靖国神社所供奉的战犯,都是本国公民中的爱国主义者,但彼此仇视,难以和解。

  要避免这种公民间战争的荒谬,唯一的出路是形成世界政府,每个公民不再是民族国家的公民,而是世界政府的公民。

  然而,避免了公民间的民族战争,还难以避免公民间的阶级战争。即使是在一国内部,公民与公民间如何相处?每个公民都拥有自己的身体、家庭、财产、土地、名誉或职位、权力,按照市场规则,这些都可以在市场上交易买卖,其价格起起落落。每次交易,由于信息不对称、力量不平衡等因素,或者贵卖贱买,或者贱卖贵买,都是服从弱肉强食的逻辑,长期积累的结果,就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形成经济上的两极分化。经济上的两极分化积累日久,必然形成阶级偏见、冲突和战争。

  因此,世界政府必然需要调节公民间的贫富差距。但是,富者会认为,正当积累和拥有的财富是人权的一部分,侵犯私有产权就是侵犯人权。围绕着税制、税种、税率,以及财政转移支付的项目种类、力度、使用妥当程度等,贫穷公民和富有公民间将展开无休无止的争夺战,世界政府每充当一回调解者,或者会与贫穷公民结仇,或者会与富有公民结仇。最终,调节矛盾的政府会被拉进矛盾。穷人会责问,是不是富人的政府?富人会责问,是不是民粹主义的政府?如此,政府权威不断流失,穷人和富人各自争夺政府的武装,形成形形色色的政府武装与反政府武装,爆发阶级战争。

  因此,公民们需要醒醒了!法国大革命送给每个人的政治礼物可能是有毒礼物,是会加剧人与人之间冲突和斗争的礼物。高举着“自由、平等、博爱”大旗的法国大革命,导致的是从国王、僧侣、贵族到大资产者、中资产者、小资产者的人头滚滚落地,最后以拿破仑复辟帝制而告终。其后,每一次大革命的轨迹都大体如此。美国也是革命起家,颠覆了英国国王对北美殖民地的统治权,从而宣告了人民主权,并落实到宪法中,突出表现为拥枪权。结果怎么样?拥有枪支的美国公民相互残杀,每年约三万公民死在其他公民的枪口之下,而经法院判定为死刑者却不足一百人。用法言法语说,当公民个人拥有枪支时,意味着每个拥枪的公民都是一个主权者,可以认定他人犯罪、判处他人死刑、立即执行。然而,一个公民的主权侵犯另一个公民的主权,这不就是回到了没有政府的“人对人是狼”的自然状态吗?这种状态下,公民可以不再怕政府,却需要怕身边的每一个公民。

  醒醒吧!公民。
 

各大宗教,捐弃前嫌!

  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后,各部落的活动范围不断加大,能力不断加强。也因此,部落战争连绵不断,逐渐进入小国林立的青铜器时代。小国间的战争连绵不断,逐渐进入区域性大国战争的铁器时代。此后,大国间合纵联横,又合久必分,战争规模越来越大,每每流血漂杵,十室九空。直至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文明的欧洲两度成为野蛮的“荒原”。

  这部竞争与战争的历史,也催生出了有智者的反思。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希望摆脱竞争和战争,使人与人变得友爱互助,使人的内心不再浮躁,不再追名逐利,而安于平淡朴素的生活。这就是世界各大宗教的共同来源,共同梦想。

  为了吸引世人放弃竞争心,放弃各自的狭隘和偏见,宗教的创始人们往往不得不借助神迹,虚构万能的造物主,建造独特的宗教建筑或塑造神奇的偶象。靠了这些神迹、神话、偶象,的确有无数人放弃世俗的安逸,忏悔、祈祷、修道、苦行、念佛、坐禅,平息躁动的欲望。也因此,的确有无数部落间、国家间的战争或者得以延缓,或者得以避免,有无数家庭、伙伴间的争吵得以消弥。

  然而,借偶象、异象而吸引世人,后世却容易被无神论者攻击。科学技术不断进展,无神论就越来越有说服力,潜移默化地俘获着一些宗教精英的心灵。但是,宗教的本质是普世之爱,是对人心美善的提炼和升华,是对沉重肉身的征服和驾驭。无神论者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以致自身沉迷于技术,醉心于物欲,狭隘偏执而不自知,伤害他人而不自省,拥有金山银山而焦虑躁动,忙忙碌碌,自寻烦恼,自找疾病,自寻死路。

  对宗教界最核心的打击并不是无神论,而是沉重的肉身和相应的金钱拜物教。即使在古代社会,甚至在创教之初,无数被宗教异象所吸引的信徒,又常常受欲望的驱动,将清净的修道院、寺庙、道观变成争名夺利的滚滚红尘,使宗教之间相互敌视,互为异端,甚至使同一宗教不断分裂,歧见百出。更有甚者,或借宗教之名发动战争,或借宗教之名发动自杀式攻击,使战争变得更加惨酷和无法预料。

  因此,各大宗教之间并无本质的区别,完全可以剔除为传教方便而借助的偶象、异象、神话,直指人心向善的本质,联合起来,共同驾驭沉重的肉身,共同降伏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和斗争,降伏人的攀比和虚荣之心,使人类社会四海一家,天下大同。

  如果宗教之间能够消除歧见,劝人向善,则宗教对政治事务的影响一定会逐渐增强。近现代以来,自由主义政治思想要求政教分离。其结果,政治完全成为争权夺利,政治家自然失去了劝人向善的内在影响。普通民众有样学样,视追名逐利为当然。宗教只能龟缩于教堂、清真寺、庙宇,自言自语,自娱自乐,对大众产生不了多少影响。甚至相反,大众社会的世俗气息不断地侵蚀宗教人士,使无数宗教人士虚伪堕落,成为大众的笑料。

  况且,宗教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各地各派的宗教人士往往被卷入当地的政治事务中,特别是在战争爆发之际,保教还是保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面对一再发生的艰难选择,为什么不是直面政治,敦促成立世界政府,使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无从发生呢?宗教本质上是无国界的,因为心灵是无国界的。宗教往往都具有普世情怀,为什么不将此普世情怀用于普世政治呢?

  捐弃前嫌吧!各大宗教。
 

如何形成世界政府?

  当越来越多的各国公民清醒过来,意识到成立世界政府的必要时,世界政府就在人们心里成立了。

  清醒过来的各国公民实际上就成了世界公民。世界公民站在世界的高度思考和议论各国时政和国际时政,一个世界政府的议会就形成了。

  在世界议会的议论纷纷中,世界政府和各国政府的关系应该如何处理,主权和人权的关系如何处理,边界就会越来越清晰。世界宪法和法院就形成了。

  在议论和执法的过程中,道德高尚、善解众意的才干之士自然会被识别和推崇。这些人越来越多地参与各国事务的调解和处理,得到各国各方的赞同,世界政府的执行机构就逐渐出现了。

  所以,形成世界政府并非只能通过称霸战争一途,而是可以通过人性之善的充分激发而达到。

  自由主义者可能会说,如此形成的世界政府不正是遵循了程序正义原则吗?这样的世界政府谁会不赞成呢?问题在于,这可能吗?

  欧盟不就是遵循了程序正义原则,通过协商讨论逐渐形成的吗?欧洲各国可以牢记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联合起来。世界各国为什么不能同样牢记战争教训联合起来呢?

  当然,欧盟的形成过程很漫长,而且欧盟的中央权力还很微弱,盟内各国的主权意识还非常强。今年,强调英国主权的民族主义者胜利了,英国退欧。下一个会是谁?希腊?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都有可能。

  借鉴欧盟形成的成功经验,可以增强形成世界政府的信心。借鉴英国退欧,欧盟涣散、前途暗淡的教训,就得对欧盟形成过程中的强烈的自由主义政治思想加以反省。

  世界公民必须得明白,要形成良好的世界政府,必须转换政治思想,从强调民主到强调为民;从强调人权高于主权到强调主权高于人权;从强调人权的联合形成主权,到强调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从强调程序正义到强调实质正义;从强调至高无上的个人自由到强调换位思考、克己奉公;从孩子般的我要、我要、我要心态,转换到大人般的我给、我给、我给心态。

  世界公民必须得明白,一个良好的世界政府,必然是中央集权型的政府。世界政府如何增强公平性,提高效率性,是第二位的事。要每一个人、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国家都时时刻刻感到公平,等于不要有世界政府。要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产业都时时刻刻感到效率,等于不要有世界政府。想一想没有世界政府,就会有世界大战,许多问题就都好商量了。

  中央集权不等于中央事无巨细地独裁,而是依法分权。这方面中国有着丰富、悠久的政治经验。中国历代政权的根本问题不在于实行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而在于缺乏相应的政治灵魂,即各级执政者未能贯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精神。为什么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因为政权是通过战争形成的。

  如果今后世界政府是通过议论形成的,是通过充分激发人性之善而形成的,那么越是位高权重者越是道德高尚、智慧圆融,则中央集权体制将能释放出难以想象的神奇力量,使人类社会真正成为人间天堂。
 

结束语

  感谢科学技术的进步,使人与人的外在联系变得如此丰富、如此快捷、如此紧密,为人与人内在联系的丰富、友善、和谐提供了物理可能。

  感谢自由主义者的努力,使人人自由参政议政成为可能。

  感谢各大宗教的努力,使我们懂得人性可以多么美善,人生可以多么幸福,小我可以如何成为大我。

  感谢那些在民族战争、阶级战争中死难的各国英雄们,你们崇高的牺牲精神将在世界政府的形成过程中升华。

    全世界有大爱者,联合起来,共建美好世界政府!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上一篇:慎独:用好手中的独立裁判权

下一篇:没有了

顶一下
(27)
65.9%
踩一下
(14)
34.1%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