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中庸心解】思神第十一(下):君权哪里来?
日期:2015-01-22 14:42:03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只要是对精微的、广大的事物保持敏感,只要你去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诚实地面对这个世界,“诚之不可掩,如此夫”,这种诚心就是内在的神性,我们的良知就是我们内在的神性,它不断地积累就可以至神,这个就叫至诚如神。

  【中庸心解】思神(下):君权神授和君权魔授

              

  【思神十一】原文

  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

以下为讲座文字整理稿:

  神性与鬼性

  讲到这要把神性和鬼性做一个区别。因为在孔夫子的这段论述当中,“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他把鬼和神相提并论,但我的意思,可以做点区别。

  我先说为什么孔夫子是把鬼神相提并论,因为周朝那个时候,可能就没怎么分。在周朝以前的殷商,殷商是尚鬼的,周以后才尚神。所以鬼和神当时可能就区分得不会太清楚,反正是一种神秘的、冥冥之中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奇的力量,叫鬼神。但是我们后世逐渐把鬼和神做了区分。我的意思因为我们现在毕竟是后世,我们要做一点区分。

  我们经常说一个人说他鬼点子多。什么叫鬼点子?鬼点子就是坏点子。说这个人鬼机灵,鬼机灵是说他很机灵但是这家伙坏。所以实际上我们是会把神跟鬼做区别的。如果说要用佛家的逻辑的话,药师佛是过去佛,弥勒佛是未来佛。那可以把鬼理解为是面向过去的,它是已经死去的人缠绕着现在活着的人,那叫鬼。那么神是什么呢?神是开启未来的,是指导我们走向光明之路的。过去的那些冤鬼,它们的那些愿望,它们的经历它们的想法可能比较狭隘地缠着我们今天思想和行动,那个叫鬼。能够让我们放下这些过去的冤屈、过去的狭隘,让我们走向开阔,走向光明未来的,那叫神性。我们可以做这种区别。这区别确实还是得做。做这个区别之后我们才能更好地去理解社会生活的复杂。

  体会到这个“神秘性”,掌握规律、体道悟道之后,一旦这个规律掌握了其实可以为不同的目的而服务的。掌握这个规律既可以为人民服务,其实也是可以为人民币服务的。既可以是追求人类共同体的长远整体利益的,也是可以去追求个人的整体利益,个人的长远利益,然后置整体于不顾的,就是把个人利益给最大化。也就是说有些人因为有了智慧之后,他可以坏到极点,这种坏,一般人坏不出来。智慧这个东西,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这个智慧不到佛性的智慧,小智慧绝对是可以伤人的,大智慧才让人解脱。但我们常常会有一些小智慧、小聪明,自以为可以把别人钱都给算过来,把别人给害了。但实际上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像徐才厚周永康这样的,你说他聪明吧也聪明,能够混到这么高,积累这么长时间,把半个中国的财富弄到自己的手里,他没点聪明劲,不可能。但是从根本上来讲,他又是极傻极蠢的。半个中国都弄过来了之后,他准备睡几张床?吃几碗饭?不还是这点东西吗?最后为了那堆数字,今天就跑监狱里头去聪明去了。所以根本上他是傻的,是蠢的,他没有大智慧。但那些小智慧还是有的, 他把那些小智慧调动起来、积累起来,就可能让整个社会受到伤害。

  所以我们今天这个社会也可以叫鬼和神斗法的世界,也可以叫魔和道斗法的世界。悲观地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乐观了说,是魔高一丈,道高十丈。那到底两个谁厉害呢?这还真不一定。为什么?因为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毕竟是在无神论把神破了的情况下,把魔都给释放出来了。无神论的作用是,他们以为破掉了神就都是人了,结果破掉了神之后,无数的人成了魔了。所以结果就是今天这个社会有神性,体会到神性,能够积累起神性的人实际上是比较少的。而积累起魔性的比较多,魔与魔相互勾结的力量非常巨大,人类社会危险就危险在这,现在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一批真的体道悟道,能够跟魔斗法,还能够斗赢的这批人出来的话,实际上我们这个世界非常危险,真的会通向毁灭了。

  当我们去赞美手机,赞美电脑,赞美高铁、飞机的时候,你要知道这一切都可能会加速人类对资源的消耗,对环境的破坏。加速我们享乐主义、消费主义、物质主义的社会风气,而使得人的魔性借我们手里头的工具得到大发扬。

  那怎么办?当然就得有大批的新人出现。这些新人新在什么地方?其实无非就是对这种“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悟而不可疑”的道或者神,有更加强烈的敏感,能够自己肉身成道。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这个逻辑很容易遭到质疑,人类五千年历史说明,这样的人有吗?就算有,多吗?魔多不多先不说,魔不见得多,但是鬼毕竟是很多的,魔是大鬼,鬼是小魔,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鬼性、都有魔性啊,这个鬼性魔性也还时不时地出来干扰我们的前进,毕竟这样的人还是多数,那怎么办?

  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如果让这样一些能够体道悟道、肉身成道的人放到社会的关键位置上去,他就可以以少数人的力量甚至一个人的力量去带领整个社会向上向善,这个就叫“君权神授”。最好是掌握最高领导权的那些人或者那个人,是肉身成道者,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大智慧的体现,大智慧的产物,都是大智慧的积累过程,这个逻辑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逻辑,核心地带是要出现新人,出现神人,出现道人,出现真人,出现佛人,然后这些人是到社会历史的关键地带去发挥作用,改变社会风气,改变社会面貌,逐渐使得每个人内心的神性,每个人内在的人性至善至美得到激发。但是还没有激发的时候怎么办,还是在成长过程中怎么办,他就有一定的制度,有一定的规章,这个规章和制度是束缚我们内在的魔性所使用的,规章制度是让我们不要往下走,神性是让我们往上走。这就讲制度的作用是什么,制度的作用就相当于我们推一辆车上山,每推一步,下面都给他垫上石头,你不能往下走,往上走我们把要它推上山,制度就是制动的,神性的力量就是驱动的,这样慢慢就使得人魔性逐渐减少,鬼气逐渐减少,神性逐渐上升,这就是世界的改造过程。

  君权到底来自哪里?

  说到这个地方,争议会特别大。因为革命者会认为君权神授的逻辑是个反动的逻辑,是个反革命的逻辑,但凡革命者都反对“君权神授”。比如说,法国大革命或者英国革命的时候,那些革命者是什么人,首先往往都是一些大资产者或者资产者,那些国王要跟这些大资产者收税,大资产者说钱我可以交,但是你得跟我说清楚钱用哪儿去,国王的意思是说“甭管我用哪儿去,老子缺钱,你给吧”。资产者说:“无代表不纳税,你不让我参政议政我不交钱”,往往革命的导火索都是这么爆发的,英国革命是这样,法国革命是这样。国王怎么为自己辩护呢,国王说:“我的权利是神授的,你甭问我为什么跟你要钱,为什么你辛辛苦苦干活,钱我来花,抱歉,神给我的权力,或者我老爹打下来的江山,总之就是‘该’”,那这个“该”就很不服气,这样就爆发革命。然后革命者会说什么“神授”,压根就没有神,基督教的教皇给你加冕,你们俩是相互勾结,相互利用而已,你们这是装神弄鬼,这种逻辑和人们受剥削压迫的感受一结合起来,形成摧枯拉朽的力量,就把国王给推翻掉了,也把君权神授的逻辑给推翻掉了。

  这儿我就特别想讲一个东西——君权到底来自哪里?其实君权极可能是神授的也有可能是魔授的。实际上我在体会,历来讲的都是“君权神授”,实际的政治现实往往是“君权魔授”。

  怎么叫“君权魔授”呢,这个“魔”是什么呢,这个“魔”实际上是对利益的争夺追逐,是弱肉强食的力量产生了君,或者产生了专制独裁者,历史大概会是这样的。这就是刘邦、项羽的故事,或者西欧一个又一个的帝国的故事,或者罗马帝国的故事,或者波斯帝国的故事。实际上这些故事背后真正的逻辑,就是假设没有这么一个统一的中央政权,会有无数的小国,无数的小国会发生战争,因为无数的小国会发生战争,哪怕统一集权的制度有多少问题,至少带来了和平,这个逻辑就叫“君权魔授”。由于人性内在魔的一面会使得社会变得无政府、无秩序,会使得社会血流成河流血漂杵,会让人间变成地狱,这个力量是什么,是人性中的魔性部分,这个魔性的部分使得哪怕再坏的君主,只要能够提供社会秩序,能够带来和平,那就接受他的统治,这个逻辑实际上叫“君权魔授”。每个人内在魔性部分积累和放大,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国,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利益集团、军事集团,然后给无数人民带来痛苦,而为了摆脱这种痛苦,寻找稳定和秩序,寻找和平,进而权力才集中到一个人手里去,但是这个逻辑就叫“君权魔授”。

  区分“神”和“魔”特别重要的地方就在这儿。那什么是神呢?其实是为人民服务,他靠的力量不是恐惧与威胁,靠的力量是向往,是追随,是认同,是享受,是这个力量让人类社会逐渐团结起来,让这个力量去建立社会秩序,这就叫“君权神授”,所以严格来讲我们现在历史教科书上讲的“君权神授”都是魔鬼为自己辩护,盗窃了神的名义。

  这么讲,许多马克思主义者是不太同意的,他们会批评这个是封建思想,甚至会说这是奴隶社会的思想。比如说殷商时期,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中国的殷商时期是什么社会——奴隶制社会,他说这个“君权神授”的思想是奴隶制社会的思想,跟我们今天没关系,我们今天都是现代社会了,都民主了,都是资本主义社会了,“君权神授”的思想就已经可以废弃掉了,魔授和神授都可以废弃掉了。

  但实际情形是什么,就看我们今天的国际社会,国际社会相当于是个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世界上有两百个国家,每个国家内部还有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有各种各样的掌握武装的集团,比如说地区分裂主义势力、原教旨主义集团。甚至私人保安公司,都掌握武装,比如说伊斯兰国(ISIS)掌握武装吧。所以就会发现我们今天这个社会,不但国家可以掌握武装,实际上战争也在私有化,私人也可以掌握武装。这就是我们从八十年代以来的自由主义把国有企业私有化之后,进一步也把军队私有化、警察私有化了。

  诸位什么叫保安,保安就是警察的私有化,听得懂吧,当然中国的保安现在还不能配枪,但是今天美国的那些退伍军人是可以持枪的。这些退伍军人就形成了比如黑水公司,他们可以到非洲,去为非洲的某个反政府武装服务或者为某个政府武装服务,这个就叫军队的私有化。而且今天我们这个社会,军队私有化实际上还意味着导弹的私有化,因为我们今天这个军队不但是拥有AK47的,一旦拥有武装就很容易向拥有导弹进军,首先弄个飞毛腿导弹,弄个蚕式导弹,这完全都有可能的。现在军火商、导弹的生产商不就是为了利么,所以千方百计开拓各种非主流客户,开拓政府以外的武器购买客户,结果大量的武器就流入到各种各样的私人武装或者某些极端组织手里去了。

  我们去体会,按照这个逻辑下去,才可以理解比如2014年有六驾飞机失事,其中比如马航370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亚航现在又出事,中间另一架马航在乌克兰上空被击落。谁击落的,谁干的?没人承认。这就意味着坐国际航班就有一个问题出来了,国际航班飞越的领空,下面就有各种各样的导弹在瞄准你。比如往西飞要经过阿富汗,那个上空危险啊,再飞过去是伊拉克,又是危险地区,再飞过去是叙利亚,还是危险地区,飞出地中海还好办,到大西洋安全了。可是对面还有美国呢,美国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么,那也是个问号。往北飞好一点,俄罗斯好像不会把我们的航班击落,往东飞,也有一些危险,比如说日本,日本的某个自卫队员一不高兴,试射一下,你就麻烦了。他会说我在上空巡逻发现不明飞行物,顺便就把你给击落了。大家要知道,韩国大概有一架飞机,飞到俄罗斯领空去了,俄罗斯认为是一架不明飞行物,就给他发信号人家不回复,所以俄罗斯的战机就把南韩航空公司的这个航班给击落了。所以,地面上有各种各样的导弹在等着你,天空有各种各样的战斗机在给你“护航”准备击落你,还有大家要知道,飞行员也不可靠啊!这个飞行员可能是属于本拉登组织的,那个飞行员是属于ISIS组织的,那个飞行员可能属于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组织的,还有可能啥组织都不是,飞行员他本身可能就是个赌徒,可能赌输了不想活了,准备拉一帮人垫背,这些情况都是可以的吧?

  所以我们今天其实是这么一个无政府主义的世界,它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这个世界每个人他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去行事,不需要怕鬼怕神了,也不需要有什么大智慧了,反正他自己乐意其他人管得着吗?说那你死总不能死吧,谁说我不能死了是吧?他就是死,他还觉得是涅槃呢,是解放呢!咣的一下他就带着一群人死了,就叫殉葬了。一些人觉得殉葬这是奴隶制社会的事情。很抱歉,殉葬,这六架飞机那上头的人全是殉葬品,没错吧?实际上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把特定的词汇跟特定的社会制度,跟特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联系起来,总这么联系时恰恰不是有思想有智慧的表现,恰恰是属于脑袋教条化的表现、标签化的表现。所以真要让未来世界能够走上和平,摆脱危险的无政府主义蔓延的状态,摆脱这个世界越来越碎片化的危险,实际上人类恰恰需要神性的积累,恰恰需要懂得“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

  进步一说,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人懂得这种神秘的力量,也是有的。实际上大家要去体会一下,比如说我们到南方的许多餐馆去,经常看到南方的餐馆饭店里头供奉着财神爷,香还点得挺旺,蜡烛还烧得挺通红,看见到过吗?为什么?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挣钱什么时候赔钱,也就是说但凡在今天这个市场上活动的人都感受到市场风浪巨大神秘莫测,都觉得自己能挣钱其实说到底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钱哪天就没有了。一场大火,多年的奋斗就可以化为灰烬;养殖业的,一次赤潮就可以让海里头养的扇贝什么的统统都死光光,养殖业,种植业风险巨大。可是采矿、工业、运输等等哪个行业不是风险重重,是吧?躲都躲不及。沿海地区在过去三十年里头出现了大批的小企业,雨后春笋一般地出现,雨后春笋一般地长大,一个个都发了财了,现在一个个都倒了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订单就没有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有订单也是要赔钱赔本,干得越多赔得越多,就不明白当初钱是怎么挣来的,现在也不明白钱是怎么就出去了。那些炒股票的人更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听说有的人是金手指,指哪个股票哪个股票涨。人家跟他说这次买这只吧,刚跟着他去买它就掉下来了。然后正当大家都觉得灰心丧气,觉得中国股市完蛋了,再也没有人玩了,这里头全是一堆垃圾公司的时候,呼地一下它又蹿上去了。你说这是什么力量——神秘的力量。

  再比如说今天抓出来的那些贪官污吏和还没有抓出来的那些贪官污吏,你们知道他们都在干什么吗?他们都在求神拜佛.我们有一位前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在河南某地修了一个一百五十八米高的大佛,大概是世界第一高的佛。为什么修这个佛,他真信佛吗?他不信!因为他遇上了一个算卦的,这个算卦的给他指点说要当省委书记,得把他那个家门怎么改。他改了之后,真当省委书记了。问算卦的还要升怎么办?他说要在某某某地修一个大佛,他就接着修。直到他当了中央政治局委员,还是常委。

  所以就会发现,就是越是接近生产还比较踏踏实实,虽然有风险,但是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只要人勤快,经过多年积累的结果,总还是能吃饱饭的,还是比较踏实的,耕耘就会有收获。可是到了政治高层,越往高层走命运就越变得无法捉摸,越不知道是哪句话说错了就被撸下去了,又不知道哪次微笑对了它就上去了,都特神秘。

  所以,政治、经济、人生充满了无数的风浪和不确定性的时候,这些东西自己都无法左右的时候,就归结为神秘的命运,就去算命卜卦,就去求神拜佛,可是这一切实际上恰恰都无济于事。没有思想,没有大智慧,想搞求神拜佛来获得平安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只能买个心理自我安慰。所以,别看这些人有很多钱,心里头可不踏实了。所以,我们大学网有句话叫“心在哪里安放?”,这些人就无处安放。没有神性,没有大智慧,心就无处安放。

  但他们要去寻求求神拜佛,算命看相时,社会又诞生了一个新的行业,就是骗子行业,这个骗子行业今天在中国各地生意还挺火的。因为这个骗子行业的发达,那些崇洋媚外的西奴就笑了,说你看中国文化,就是算命看相,卜卦风水这套东西。因为中国骗子行业的发达,使得类似方舟子这样的人就敢嘲笑中国文化,就敢否定中国文化。其实中国文化既不是骗子所掌握的那套东西,也不是殿堂里头供奉的偶像,也不是清东陵、清西陵、明十三陵,也不是这个纪念碑那个什么东西,其实中国文化的要害是人性内在的神性。因为它的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方舟子这样的人他无法理解。按这个逻辑说,我们不但要做生产的勤奋者,还要做思想的勤奋者。做思想的勤奋者,逐渐使得我们自身身上的神性增强去启发他人身上的神性,只有这样做了,我们才是中国文化的真正的传承者,真正的领悟者。也只有这样做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才能够让中国文化逐渐能够在世界上发扬光大。至于说那个时候,方舟子这样的人怎么办?很好办,他接着搞他的科研就是了。至于说人生社会方面,他就不会再乱发言了,因为那时候他才会知道他还很小,还太不明白事。但如果我们把中国文化理解成了算命、看相、卜卦或者说是理解成了一套祭祀的仪式,那方舟子这样的人一定还会大行其道,还灭都灭不掉。

  诗经里头这段话也可以体会体会,诗经里头那段话叫“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它字面解释是:神的存在或者神的降临叫神之格思,不可度思是说不可随便揣摩,不可用我们小孩子的无知去揣摩。其实五四运动以来,用唯物主义的眼光去曲解神性、曲解智慧就是想度思,就是乱揣摩,我看后来基本上中国教科书对于中国历史的解读就是胡乱揣摩,以小孩子的眼光想去理解大人的深邃,这怎么可能?以西医的浅薄想去理解中医的深邃,这怎么可能?所以说,神的存在、神性的存在或者它的体现不要随便猜,不要胡乱想象,要认真地去、虚心地去学习领悟,这叫神之格思,不可度思。那矧可射思呢?矧可射思是说,怎么可以怠慢,怎么可以随便,这就是“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用到我们今天中国政治当中来,毛主席这样的人确实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能够去揣摩的,你越揣摩越想不通。如果你要去否定他、去贬低他、去把他妖魔化就只能是自己吃苦头,只能使自己成为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这就叫“不可度思,矧可射思?”。

  在南街村的墙上有这么一句话叫“毛泽东是人不是神,毛泽东思想胜过神”,可是要知道什么是神?神就是思想,神就是智慧,本来就不是人,人只是它的载体而已,它这副对联的意思仍然屈服于一种普通的观点认为神就是某个具体的形象,其实神根本就不是形象。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怎样获得神性?在这段里头最后一句,其实是说怎样获得神性。“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揜,如此夫。”就是说只要是对精微的、广大的事物保持敏感,只要你去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诚实地面对这个世界,“诚之不可掩,如此夫”,这种诚心就是内在的神性,我们的良知就是我们内在的神性,它不断地积累就可以至神,这个就叫至诚如神。

  》》请返回点击阅读【中庸心解】思神(上):什么是神性?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8)
88.9%
踩一下
(1)
11.1%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