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中庸心解】正己第九(下)
日期:2015-01-01 09:44:17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天天讲客观环境的决定性、必然性,那只能培养小人。所以,西方文化是小人文化,是由它的“物质决定论”、“环境决定论”所导致的。我们讲意识的重要性,思想的重要性,精神的重要性。我们讲着讲着就改变环境、影响环境、主导环境了,我们的心之力就越来越强了。

  【中庸心解】正己第九(下)

              

《正己第九》原文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以下为讲座文字稿: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

  第二段叫“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这段话也挺可以讨论的。首先要讨论的就是为什么一定有上有下?平等嘛,干嘛要有上下?按照“夷狄”的眼光,这句话本身就有错误,什么上位、下位的。但是,我们学过《矛盾原理》,我们真经历过人生百态,真知道人心的微妙和复杂,那就会知道有上有下大概是难以避免的事情。我们中国老话批评一个孩子没教养,是怎么说的?说这个孩子没大没小,没上没下,这是没教养,不明白事儿的表现。可是在“夷狄”看来,没大没小、没上没下这不就是“普世价值”嘛,说明他接受西方自由平等的观念接受得很好。双方的对立就这么强。

  大家现在都知道,反腐败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可是,如果说没有一个上位的习近平出现,如果他真的跟徐才厚、周永康没上没下的话,谁反谁还难说呢!徐才厚可能说:“我有问题,你就没问题吗?我的问题是100,你就没有1的问题吗?抱歉,100是犯错误,1不是犯错误吗?”弄来弄去就会发现,真要是完全没上没下,我们就乱成一锅粥了。我们过去做过很多事情,都吃过这个亏,因为我们太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了,什么事情动不动就是平等自由地讨论,我们对有经验的人、对长辈往往给与的尊重就是不够的,结果,等碰了很多壁了,头上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包了,才明白自己还是少说两句为好。所以,我们生活的无数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实际上是有上有下、有内有外、有核心有外围、有深有浅,再美好的社会都会有这些差异,不可能没有。

  那现在的问题是:处于上位的时候怎么办?处于下位的时候怎么办?当老师怎么当?当学生怎么当?当领导怎么当?当群众怎么当?这些是要害。我们假设有这样一些“夷狄”之人,他们不知道上位和下位如何相处,只是追求自身利益,进入了一个体系,进入了一个结构,成为其中的上位会怎么样?成为其中的下位会怎么样?

  我们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考虑的时候,我随便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有很多保险公司在招销售人员。这些销售人员招到保险公司之后是无底薪、有提成,现在基本上是这套逻辑,或者是低底薪、高提成。实际上,因为工作能力不够,那些提成看着很高,但都是拿不到的。无底薪或者低底薪是真的,结果3个月、6个月下来,基本上一分钱提成都没有,因为一个单子都没有拿下来,然后又是零底薪。最后,招进来的新人就会觉得骗我,就是剥削我、压迫我,会这样思考。这是毫无疑问的,这真的是保险公司用来盘剥新手的一种方式。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假设你就当了保险公司的推销员,遇到了这么一个零底薪、高提成的环境,虽然没有底薪,但是有领导,有管你的片区经理,最后发现与其去开拓客户不如开拓领导。可能这个销售员单子没有卖出去,但是他特听老板的话,可能还不时给老板拍点马屁、送点小礼物,最后考核没通过,但是一讲人情他就留下了,没准儿也当个什么经理助理,这种情形有吧?这种情形就叫做“在下位而援上”。也就是说,不是努力去工作,而是千方百计取悦于领导,取悦于领导的方式不是说把工作给干好,而是用其他的方式取悦于领导。这就叫做“在下位而援上”。

  一旦这样做的人比较多,比如,张三去“援上”、拍马屁,李四去“援上”、拍马屁,王五也这么干,那么这个上位者会怎么想?上位者可能就会“陵下”:既然这些人都来拍马屁,他拍得好,把你踢掉,你拍得更好,把他踢掉。“陵下”是这么来的。所以,“在下位援上”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在上位陵下”也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只要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进入一个体系,有上位、有下位,必然是“在下援上”、“在上陵下”。“陵”就是欺负,谁送的礼多,我提拔谁,这不就是欺负人吗?最后是谁给我跪下,谁干脆舔我屁股,我就提拔谁。我们今天官场腐败的核心逻辑基本上就在这。

  这个官场是有上位、有下位的,而这个上位、下位当中,大家去体会,有2650人去考一个职位的时候,当竞争这个职位难度这么大的时候,竞争者是五花八门、各出奇巧,千方百计去竞争这个岗位的,“援上”这是免不了的事情;反过头来,录取者不“陵下”,也是不容易的事情。然后,一旦进入这个体系之后会发现,这个体系的下层、基层还算是比较有制度、比较有章法的,越往高走制度和章法也有,但是空间越来越大;空间越来越大,支配的资源和权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下面的人会怎么想?你“陵”我吧,你“陵”我吧,就是巴不得他来“陵”你,他要是都不理你,你就更惨;他欺负你了、踩你了,这没准还说明有机会往上走了。所以,在上位越往高走越容易“陵下”,越往高走会发现,比如,从处级到副局级难,可副局级到局级更难,每往上走一步路是更窄的,到了最顶端,很抱歉,只有一个人。这个体系是这样一个体系,这样一个体系对于最高端来说,支配的资源,支配的人事大权、财权越来越多的时候,下面有无数人要去“援上”,上面可以任意“陵下”,就会达到这个地步。为什么和珅这样的人在皇上面前就得“喳,喳……奴才,奴才……”的?就是让皇帝来“陵下”,谁把奴才相表现得最充分、最淋漓尽致,让皇上“陵”得更畅快,完了越可能受重用。所以,一边是“援上”,一边是“陵下”,都是由于人人追逐利益最大化造成的。

  这样听上去,我好像说的是权力体系,其实大家要知道,市场机制也是这样的。比如说,一汽大众最近出来了一连串腐败官员,其实他们不是官员、不是干部,他们是经理,他们是一汽奥迪销售部的经理或者是一汽奥迪广告部的经理。大家要知道,一汽奥迪广告事业部的经理,在他手里头支出的经费可能有300亿人民币。所以,可能中央电视台找上门去了,可能青海卫视找上门去了,都求着一汽奥迪到我这个媒体来投放广告。而作为一汽奥迪广告事业部的主任,手里权力大不大?权力很大的时候,就有无数广告商去“援上”,广告事业部的经理就可以对那么多的广告事业商“陵下”。再比如说,一汽奥迪销售部的总经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让这个4S店来销售奥迪,或者让另一个店销售,可以把销售权给你。一汽奥迪的销售权基本上就意味着有一套相应的销售利润,谁拍他的马屁拍得好,送礼送得多,销售优惠政策就给谁的多。

  所以,商场与官场在这个意义上有区别吗?其实没有区别。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官商勾结,商官勾结,为商的可以为官,为官的可以为商,全是这样一套有层次、有结构的腐败。当他们每一个人都追求利益最大化时,对这帮人用制度去约束,又约束不住怎么办?然后我们看到整个就是“夷狄”的世界。所以,今后经过某栋大楼,里头灯火通明,你一看就是一堆“夷狄”坐在里面;看到马路上汽车来来回回,里头都是“夷狄”,他们的行为一定是“在上位陵下,在下位援上”。

  反过头来,如果你要做得到“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该怎么办?“在下位不援上”就是敬业,就是干好工作,当好老师、当好医生,这是“在下位不援上”。“在上位不陵下”就是,作为一个医院的院长,或者作为一个学校的校长,或者作为一个班主任,班主任不欺负孩子,校长不欺负班主任,在上位就不“陵下”;不但不欺负,还满怀我们的良知、我们的真诚去关心孩子、爱护孩子、培育孩子,作为校长是关心班主任、关心每个任课老师,帮助他们成长,这叫“不陵下”。

  但是,这就接近我们前面讲过的“慎独”了,思路就是这么相通的。当我们能够“慎独”的时候,慎重地运用好我们的独立裁判权的时候,就意味着我们能够做到“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把这句一旦跟“慎独”联系起来,我们就可以从简讲。

  这一部分就到此为止了。

  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第三要说的是“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去理解这句话的时候,首先就要搞清楚一个概念叫“正己”。“正己”是什么?端正自己的动机,端正自己的品行叫“正己”。我们讲“勤、诚、敬、谦、和”,这五个字做到了就是“正己”,端正自己。

  那为什么把“正己”和“不求于人”连在一起呢?我们中国传统思想里有一条,其实也已经变成民间的俗语了:万事不求人。什么时候做到万事不求人了,我们就容易“正己”;什么时候我们“正己”了,就可能万事不求人。但是这里头又有问题,比如说,我们讲相互帮助,不就是相互求人吗?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网络当中能真的不求人吗?当我们处理上下级关系,处理父子兄弟等等五伦关系的时候,他们之间有复杂的相互关联,真的能够不求人吗?我看我们这倒有一些人真的不求人。比如说,有人病了,我们觉得病了就该治,但是他心不安,觉得麻烦这个集体、这个整体了。万事不求人,最好我不生病,这个想法不是有问题吗?也就是说,他想独立于这个整体,他不希望这个整体去帮助、关心他,他哪天也就不见得为整体做贡献。这个两清,谁也不惹谁,不求人,这样行么?不行。我们只是“正道直行,不避风险”,我们跟这个整体的关系,一切都是该工作工作,也别觉得做了多大贡献,该治病治病,也别觉得求着别人了,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实际上相互是个自然而然的关系。那么,这里说的“不求人”是什么人?实际上我们要搞清楚一个前提:我们这个社会大多数人是“夷狄状态”,是“小人状态”。所以,万事不求人,一旦求人往往求到小人手下去,这是要害。人家有钱、有权,有这个、那个,你一旦去求他,你的主动权就丧失了。他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附加条件,这些附加条件你还说不清楚,不知道啥时候冒出来了,所以,这种情况下“不求人”的确有道理。

  有一些比较正直的朋友在今天这个社会里,他就不想干了,为什么?一旦干事,难免求人,一旦求人,总是失去主动权,总是落到小人手里去,总是得接受小人的游戏规则,难受,所以干脆不干了。比如说,我们这儿的刘总就有这个意思。按说他找找政府,弄点农业资源资金、三农资金什么的,比如修个沼气池、弄个两百万的补助款什么的,这些事儿完全可以干。但是,你要去拿那个两百万,你不知道要投多少钱进去,没准你得投入一百万或一百五十万,好不容易有五十万到手,第二天人家说你行贿,连同受贿者一起抓进去,你说这不是很麻烦吗?所以,这个求人有很多的风险,有很多的不便,所以要不求人。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求人求到君子手里,行不行?君子什么特点呢?施恩不图报,是谓君子。宁可得罪君子,别得罪小人:得罪小人他记恨你,他天天惦记你;得罪君子,他都忘了。所以说,如果我们是一个君子环境,而你又不是出于私去求人,这个时候尽管开口,这就叫“相互帮助”。

  我们果园苹果下来了,要求流通部卖出去,这能不求人吗?不但求人,还要要求人:“干嘛去了?这段时间苹果这么多,你们心思都不用在这上面!”这就不但可以求人,还可以要求人,因为我们出于整体事业的需要,不是我个人去做事情,不是为了我个人利益才这么去要求。所以说,这个所谓“求人”,主要是在一个自私自利环境里面,牟利、谋生的需要去求人,这个比较被动。但是在一个相互友爱的环境里面,又不是为了自身利益而去求人,这个是正常的,也没有什么欠谁的或者内疚的;反过头来讲,甚至可以去要求别人,甚至再不行的话还可以责怪、还可以去命令。但是这个有前提,就是得理解整体。可能人家有人家的事儿呢,可能你这个事儿不见得应该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另当别论。

  所以,“正己而不求于人”跟我们讲的“为人民服务”又可以贯通起来。“为人民服务”就不求于人,就端正自己了。这样也就会达到一种状态,就叫“无怨”。不怨,既不怨天,也不怨人——“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所以,这个“尤人”就是抱怨别人。因为按照我们《孙子兵法》的讲法,说成功靠什么?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你要失败了呢?失败就是上天不帮助,“地利”不好,环境糟糕啊,别人不配合、不帮助啊。所以,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逻辑,要是失败了,肯定是上怨天,下怨地,中间怨人。大家这么一想,难道“天时、地利、人和”不对吗?对的,但是它有一个要害: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和不如正己。“己正”则“人和”,“人和”则“地利”,“地利”则“天时”,真操作的时候是倒过来的。

  我们成长过程当中,通常会犯这个错误,就是出了错误怪环境。听说过一个说法吗?大概是说:有能力的人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能力的人困难总比办法多。可是,问题是我们的能力在提高过的程中就有困惑了,到底该怎么认识它?当我们遇到草莓白粉病的时候,怎么办?我们当然得怪天:这段时间天气比较潮湿,这段时间雾霾,这段时间这个、那个,我们就容易怨天;我们也容易怨人:你看张三出的这个馊主意,李四的这个笨办法,你看最后都死光了。这个就叫“怨天尤人”,这个是最通常的事情。不怨天该怎么想?雾霾可能是正常的,至少我们目前暂时改变不了;至于张三、李四出错主意,他的心思也是好的;主意出错了也是我们学习摸索的过程,他的摸索过程也是我们自己的成长过程,我们共同来摸索就是了。所以,什么时候说草莓真种不好了,我们拉秧,明年再重新种,要有这个豁达的气势。那我们这么多次的摘老叶、移苗、喷菌岂不全都白费了?也没白费。经验教训这么获得才显得可贵,别老指望着喷了多少次菌就一定有效,可能就没效啊!这叫“既不怨天,也不尤人”。要怪就怪我们是一群初学者,不单是我们参与者是初学者,我们的领导者也是初学者,不单是参与者不了解,领导者可能也不了解。至于什么是最好的,讨论来了讨论去,可能还找不出个办法;如果我们碰巧找到办法了,这是我们的幸运,找不找办法很可能是正常的。这么去思考,就不“怨天尤人”了。

  所以,我们急于把每一份努力都化作结果的时候,就很容易相互埋怨。其实,有一些努力可能不见得能化成结果,可能还被浪费掉了,还失败了,这是有可能的,那你怎么办?像东升父亲养猪,死了那么多头猪,你说怪谁?天不好、猪瘟流行、哪个饲料商给提供的饲料不好等等,这些可能都是原因。可是反过头来讲,就是一个生手想去养猪的时候,他许许多多的情景、条件真的不熟悉,所以,其实要怪什么?怪你要急于致富。一下子看别人养猪挣了钱、发了大财,凭什么人家能养一百头,我就不能养三十头?但是你不知道,人家养好的一百头前面不知道死了多少头,从小到大,慢慢才养出经验来,才可以不发生这些事情。这叫“正己”,总是反过头来去思考,自己其实可能思考不充分,我们可能有些环节忽视了,所以造成这个结果,那么接受失败,重头再来。这是我们的态度,有这个态度我们就“上不怨天,下不尤人”。然后我们也会变得更谦虚,去认识大自然的奥秘,去认识草莓的奥秘、猪的奥秘。而这个奥秘怎么来?真的奥秘只能在失败中学习,你们同意吗?所有人给你讲他的经验教训,化不了你自己的经验教训,只能说别人失败的地方我们可能也要失败一两次,只能说我们尽可能少失败,多总结经验教训。吃一“堑”,长十个“智”是有可能的,一个“堑”都不吃,就一个“智”都不能长,一定是要用错误来学习的。这叫“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

  第四个要点是“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什么叫“居易以俟命”?其实,我们讲的“修学储能”就是“居易”,认真踏实地做好我们手头的每一件事情就是“居易”,从每件小事当中去体道、悟道、践道、乐道就是“居易”。我们认真把菜炒好,把火烧好,事情非常频繁,频繁才叫容易,才叫“易”,“居易”是这个意思,这样逐渐地积累。那我们将来怎么去改变这个世界呢?“俟命”,随着你能力的增强,心性的坚强,落到你面前的各种各样的机会就是“命”。落到我们这个整体、落到每个人手里都会有一些机会,虽然可能是很小的机会,但是逐渐从小机会到中机会到大机会,这就叫“居易以俟命”。所以,为什么我们叫“欢声笑语达天堂”呢?“欢声笑语”就是“居易”,其实我们无非是种田,无非是烧火,无非是做饭、吃饭,容易吧,叫“居易”。为什么叫“达天堂”呢?“俟命”,天的命,天命会降下来。再想一想,这个逻辑是不是跟我们讲“龙抬头”时候的逻辑是一致的?先是“潜龙勿用”,那个时候他其实在烧火做饭,这叫“居易”;然后慢慢就是“见龙在田”,这个就逐渐有更大的“命”来了;逐渐积累,慢慢就达到“飞龙在天”;别到时候“亢龙有悔”就行。所以你看,“居易以俟命”这句话就是这么去理解,其实就是“欢声笑语达天堂”。

  这话有人听着可能就不舒服。比如,今天上午我们开了一个菜地和叔叔阿姨们的交流会。我们请叔叔阿姨们讲话,田师傅说“不会不会”,韩师傅说“这个真不会”,方阿姨说“你们说吧,我就听”。这件事该怎么思考?他们也在劳动,他们也在做饭,他们也在过日子,怎么就没有“居易以俟命”的感觉呢?要害就在于,“居易以俟命”也有前提,叫“君子居易以俟命”。就是你得能够体会到小事中的大道,这才有可能“居易以俟命”;如果你干事都不思不考,不想不念,干活就是干活,不把干活中的小道理跟人生和世界的大道理贯通起来,你就既不会讲话,也无法“俟命”。所以,我们种田跟别人种田的区别就在这儿,君子种田是“居易以俟命”。

  那反过头来讲,另一句话叫“小人行险以侥幸”。什么叫“小人行险以侥幸”呢?侥幸心理、赌徒心理,不是说自己怎么千方百计提高自己、修炼自己,怎么修学储能、做好每件小事,总希望天上掉馅饼,总希望一夜暴富、中个彩票头奖。或者,股票现在牛得很,一家伙牛气冲天,怎么我就没买股票呢?怎么我买的股票跑得这么慢呢?人家都跑赢大市了,大市涨了百分之十,有人的股票可能涨了一倍,我的股票不但没往上爬、还往下掉,惨不惨?这时候就天天想办法去找高手,听讲座,花了好多钱,股票还是往下掉。这就叫“行险以侥幸”。

  我前两天听到了一个关于股票的故事。我们一个朋友的侄子,93年炒股票,10万起家,一直炒到180万。一个年轻人从10万炒到180万,就是“侥幸”了嘛,那一波行情就真让他给赶上了,稀里糊涂就挣了钱。你想,180万在93年可是天文数字,相当于现在后面挂两个零——18000万。他就拿了这一大笔钱,吃、喝、嫖、赌啥都干。年轻人还喜欢飙车,这哥俩就飙上去了,一下就飙到大卡车下面去了,最后一个死、一个残。他那个侄子是残,那个侄子的朋友是死,完了在医院里面反省。这就是整个人都飘起来了,不是钻到卡车底下,就可能钻到沟里去了,或者撞到悬崖峭壁上去了,就只能有这些结果,不在这儿犯错误,就在那儿犯错误。然后再想一想,这半年时间挣了这么多钱,其实就是票子涨了,真的没啥本事。股票这个东西,今天是你的,明天是他的,虽然有时候真有钱了,真有钱就往车轮底下钻,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这个就叫“小人行险以侥幸”。

  可是,不但赌博、彩票、股票上是无数小人在“行险以侥幸”,而且真的是满大街都是。现在这个股票市场,沪深两市股票一天的交易额,据说已经从过去的一千多亿上涨到一万多亿,现在股市都疯了。可是我要说,不简单股票市场、彩票市场或者赌博都是在干这个事,而且我们上大学就是“行险以侥幸”,我们找工作就是“行险以侥幸”,考公务员就是“行险以侥幸”,出国留学就是“行险以侥幸”,每天干的事统统都是“行险以侥幸”。为什么这么说呢?

  比如,上大学这个事。我早就和他们讲过这个道理。我说,上大学已经变成了股票市场的牛市后期:78年的时候上大学,成本非常低,因为你只要会考试,真考录取了,学费是免的,还有生活补助,出来以后国家分配,一分配是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还是在中央,基本上是只要考上了就很稳当,这一路就上去了。那时相当于股票市场上买了原始股,原始股一路飙升的时候,吸引无数人都买大学这只股票去了。可到现在呢?等到10年、11年、12年、13年上学的这批,你会发现学费是越来越高,门槛是越来越低,你学到的东西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假,毕业出来时也找不到工作。如果考公务员只能是到基层去,到乡一级当个公务员;你如果到中央国家机关去考个公务员,3000人抢一个岗位,没有票子、没有条子,你根本进不去。就是说,现在上大学基本上是等着亏钱,如果万一上大学有什么好处,那都是侥幸。现在是这个逻辑。正因为这个逻辑,所以,无数农村的家长们不想让孩子上大学,上大学就是接着赔,赔到啥时候不知道。这是我们无数的农民兄弟,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在证明:现在上大学已经是“行险以侥幸”,还不如老老实实打工更踏实。所以,“读书无用论”根本就不是说农民兄弟眼界不开阔,他们是眼界太开阔了,见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送到大学都被废掉了,才不送自己孩子上大学的。

  再比如说,找工作,现在找工作也是“行险以侥幸”。我刚才讲保险公司,保险公司说无底薪、高提成,但很抱歉,那个高提成绝对是中彩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儿,无底薪是真的。传销岂不就是“行险以侥幸”吗?可保险公司学的不就是传销这个逻辑吗?但凡比较可靠、比较稳当的那些工作,全是要关系、要门子的;但凡到了这一个环节,全都是要托关系、走门子。可你要知道,托关系、走门子本身也是侥幸,因为你不知道你那条门子是啥门子。有人就说我有门子,你给我钱吧,最后没办成,他说这门子现在关掉了。最后一道缝关掉了,你还就真没脾气。所以,找工作成了“行险以侥幸”。买房子岂不也是“行险以侥幸”?今天房价上去了,明天掉下来了,你说你是买还是不买啊?买,那它可能掉下去了;不买,它可能价格升上去了。所以,我们天天生活在一个赌博市场当中,可不是“行险以侥幸”吗?

  当然还有出国,那中国国内环境不好,咱出国怎么样?你要知道,出国就到了“行险以侥幸”的源头去了,那就更麻烦了,因为当今中国这套全都是外国传来的。当然还有险上加险的,是现在把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都送出国去了。这些人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都不知道中国本身是咋回事,日常生活都不见得能自理,更何况要认识复杂的社会现象、处理复杂的社会关系。啥都不懂的人,跑到英国、跑到德国,只能做小混混。然后你花一百万,买个小混混回来。我们无数的干部家庭,无数的商人家庭,都在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国,花一百万、两百万买个小混混回来。回来之后,你还得帮着他接着在国内混,“海归”变“海带”,是吧?所以,你发现孔夫子的书不读不得了。一读你会发现,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太惨了。这个社会上,实际是不读圣贤书,苦头随便吃。

  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第五点要说的是“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这比较好理解,“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就是射击、射箭,这个道理很能帮我们去理解怎么样当一个君子。

  这个箭射出去,“梆”,脱靶了;“梆”,就是一环、两环。你能去怪那个靶吗?靶心怎么不落到我箭射过去的地方?一般人不会这么想,但也有人这么干的,这时候你就没办法了。据说甲午海战的时候,满清政府就是这么训练北洋水师的。比如说,李鸿章要检阅北洋水师了,北洋水师就搞个移动标靶。什么叫移动标靶呢?就是炮发射出去其实根本没中靶,让那个靶自己爆炸。那就是说,当那个炮弹差不多要落到靶附近的时候,靶自己就爆炸了,看上去像是被炮打中的。所以,现在也有人干这种事情。但是一般来讲,你射箭的人真想练箭,不会说我箭射到哪,把靶挪到什么地方去。

  所以,这个比喻大家也可以接受,叫“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你会去反过来检讨,是不是我手拿得不稳、瞄得不准呢?你一般都是会怪自己。因为这种情况下,环境和努力的关系特别清晰:环境是确定的,是不变的,你没法怪环境,只能怪自己。但是,我们许许多多的工作,环境在变,人也在变,所以,办不成事容易怪环境。但我觉得,这句话正因为太简单了,所以,我们可以给它补充一些。

  比如说,书法也是这样。书法写不好,你写出来的字歪歪妞妞,你没法怪环境。说我这个笔不好,他为什么写得好啊?人家用的是纯狼毫,我这里头掺了几根羊毛,所以我写不好。这样的人也有,但是少。说人家为什么写得好?人家的这个写字桌特漂亮,高度正合适,我这个就是高度低了点或是高了点。这都还有讲究,有些人还真得就是这样。

  我孩子现在学乐器,学那个单簧管——黑管。她就经常干这事儿,我就老去纠正她这个事儿。她说,不是我吹的不好,是这个单簧管不好,你给我买一根一万多块钱的单簧管。我说,很抱歉,钢琴也就一万多块钱,当初为什么让你学?就是因为便宜。现在你要这么贵的,就不让你学了,是这个道理。她吹不好,她会怪那个乐器不好。而她的老师拼命鼓励说,为什么吹不好?买那个贵的单簧管就吹好了。老师天天鼓励这个。为什么?因为老师是那个黑管的代理商。你买他一支单簧管,你不知道他提成多少。所以,孩子们很容易受干扰。

  因为环境有复杂多变的一面,人和环境相互作用有复杂多变的一面,所以,就会出了问题不是怪自己,而是容易怪环境。但是,我们的意思是说,回到人与环境的简单关系当中,你就会体会到,其实是谋定而动,是“正己而不求人”。所以,其实要怪自己。

  我们在这里种田,还可以再加一条:“根有似乎君子。”当我们产量低的时候,我们说是因为幼虫、蚜虫、白粉病,我们说这个、那个。这都是存在的环境因素,不是关键,不是主要,主要是我们是一群新手,主要是我们可能还不够努力、还不够认真。我们这么去思考,田会种得越来越好。我们有一些外面来的朋友,也经常帮我们开脱,说保定地区是重污染地区,就种不好菜。这不可能。我跟他说,重污染是保定重污染,我们离保定还远着呢。我们这个地方,南距保定五十公里,北距北京一百公里,其实是种得好菜的。只要离特大城市一百公里以外,环境就好了;保定是个中等城市,我们离它五十公里,我们这个地方恰好适合种菜。我得给他讲这个道理。我不能说他,你这个是“环境决定论”,你这个是“物质决定论”。我不好这么批他,我只能跟他去讲环境。为什么?“素夷狄,行乎夷狄”,我碰上“夷狄”了,怎么办?我只能跟他讲“夷狄”听得懂的道理。但反过头来讲,我们自己确实是说,同一个环境下,去年不会,今年就会一点了,明年可能就更会。这个就是我们“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所以我们才能做得好。

  这个话讲到深层次,就是马克思主义讨论的关键性问题:物质与意识的关系问题,客观环境与主观能动性的关系问题。你发现中国古代的这个传统,实际上都讲的是主观能动性,西方来的逻辑都讲的是客观环境的必然性、客观环境的决定性。也就是说,你天天讲客观环境的决定性、必然性,那只能培养小人。所以,西方文化是小人文化,是由它的“物质决定论”、“环境决定论”所导致的。我们讲意识的重要性,思想的重要性,精神的重要性。我们讲着讲着就改变环境、影响环境、主导环境了,我们的能力就越来越强了,我们的心之力就越来越强了。

  所以,在我们大学一年级的课堂,你去讲主观能动性的重要,你去讲精神的重要,你可能是讲不通的。为什么讲不通?因为实践出真知。你只要实践了,你去射箭了,你去练书法了,你去种田了,你马上就知道主观能动性的重要;你也不种田,也不射箭,也不练书法,天天在课堂上辩论环境与主观能动性哪个更重要,那说不清楚,一万年也没有结论。所以,农场书院多有意思,是吧?因为我们是在实践当中体会主观能动性的重要,所以,我们再来讲精神与物质的关系、阴和阳的关系,我们就可以讲得清清楚楚,感受得清清楚楚。

  》》请点击返回阅读【中庸心解】正己第九(上)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