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上)
日期:2014-12-24 09:41:24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夫妇关系是中国人讲的“五伦”之一,“五伦”是指“君臣、父子、夫妻、兄弟和朋友”这五种人际关系。这五种人际关系实际上概括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实际上我们的幸福与痛苦全来自于这五种人际关系处理得好或不好,还真不来自于我们有多少钱、我们有多少快乐。

  【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上)

         

【夫妇第七】原文

  君子之道,费而隐。

  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

  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

  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

  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以下为讲座文字稿:

  《中庸》讲座讲到第七部分。第七部分叫“夫妇”更合适。

  整个下来大概是这样:前四讲《天命》《慎独》《中和》和《中庸》是总纲性质的。接下来三个,一个是《问强》,说的是怎么认识外部世界强和弱的问题;《遵道》讲的是不遵道的人会怎么样,是“素隐行怪”;而今天讲的这一部分实际上要讲日常生活。“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这一部分讲起来,其实就是日常生活的故事。

  本来我们可以换个角度讲,因为这部分的第一句话叫“君子之道,费而隐”。什么叫“费而隐”?“费”其实就是广大的意思,“隐”就是精微的意思。《中庸》讲到最后,有个说法是,“君子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后面专门会有一部分去讲怎么样叫“致广大而尽精微”,所以第一句话“君子之道,费而隐”,我们留待后面再展开。

  道不远人,夫妇之愚可以至焉

  真从“费而隐”的角度,《矛盾原理》讲到了“隐”的部分,是分解分解再分解,一直分解到原子里头还有结构,分解到质子里头还有结构,这个是“费而隐”中“隐”的部分。广大的部分一直可以广大到宇宙。这实际上就是说,“费而隐”的两个极端是现代自然科学帮我们探索的,而在古代社会,这两个极端都没有探索到。所以理论上来说,其实我们比古人更有条件去探索两个极端,可问题是说,现在我们主要探索到自然界的两个极端去了。

  对于我们最大多数人日常生活而言,“费而隐”中广大是什么,精微是什么?它主要是指日常生活当中的人伦关系。最简单的人伦关系,当然也可能是最复杂的人伦关系之一就是夫妇关系。其实中庸的道理,说高明很高明,说精微很精微,到日常生活当中怎么去体现,其实就是怎么处理好比如说夫妇关系。

  所以说,“夫妇之愚,可以至焉”怎么会这么重要呢?这个重要就在于你没准生出个孔子或毛主席来,或者像“孟母三迁”这样教育出个孟轲来。也就是说,夫妇关系实际上意味着参与了天地之化育,有一个孩子,从无到有,要从夫妇关系当中产生,而这个孩子可能未来还会参与社会历史的进程,去影响、改变历史。你说夫妇关系重要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在孩子面前,父母是造物主。我们《国际歌》里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其实也可以翻译成“从来就没有造物主”,可是在孩子面前,父母就是造物主。大家来到这个世界上,可能是因为一次偶然,可能是一次安排,可能是因为一次理智的选择,也可能是因为一次激情的冲动……都有可能,但是,身为父母不知道这个事情的重大意义,对孩子可能就惨了。这个就叫“夫妇之愚,可以至焉”。

  通过一系列的交流,我们都能感受到:今天这个时代会做父母的是不多的,生孩子一般都会,但是会养孩子、会教育孩子的确实不多。那么有没有呢?我倒想起来,也是有的。我身边就有一家。

  我二舅妈这一家,基本上可以称为模范家庭。但是是有局限的,我们先说他模范的一面,再说他有问题的一面。这一家的特点就是我舅妈跟舅舅都是老实人,特别本本分分,不攀、不比、不骄、不躁。舅舅在外工作,舅妈在里头伺候一家,上有老、下有小,从来不知道累,从来不叫苦,真的是任劳任怨,带出来的儿子就是我表兄。我这个表兄好像是做了三十多年的生产队长,开始是生产队长,后来是大队长, 再后来是村长,一路没有贪污腐败过,一直是很勤俭节约的。如果说他是不是大公无私的干部,那可能还不见得是,但是他肯定属于本本分分干的,这个毫无疑问。南方天亮得早,每天基本上四五点就起床,就这么一直三十多年、四十多年坚持下来,他有个绰号就叫:老山羊,特别老实、特别能干。然后他们又生孩子,他们有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也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样子,也没走远。这一家人到现在为止,上有老、下有小,这一大家子还是和和睦睦的,很融洽。比他们富或者贵的都有,但是感觉都不如他们这一家和睦,周围所有的亲戚比来比去,最后发现还是他们家好。但他们家受没受过教育呢?好像是没受过教育,这个就叫“夫妇之愚”。

  我舅舅大概还是受过一点小学或初中的教育,我舅妈就是文盲。可是这个文盲的舅妈操持这一大家,她反而使这一家上上下下特别勤劳、特别团结、特别和睦。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家人太老实;按照世俗的角度看,这家人发不了财。但是,这家人实际上很可能不但是在我这个家族系统当中,而且在整个村子里头都是大家羡慕的榜样。这就叫“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

  我小时候其实就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小时候就想这个问题?我替我舅妈抱不平,觉得她太辛苦,而且男主外,女主内,这个家里头还不见得是她说了算。我觉得这是男女不平等,当时就想替舅妈争一个平等权。因为我受了西方的教育,我就觉得那是属于封建愚昧,现在想起来,似乎是这种感觉。到底谁对?因为我舅妈不工作,按照我这个男女平等、经济自主的西方观念,只要女方不能够拥有独立的经济基础,自己不挣一分钱、不干一份活,在家里头就容易受欺负。所以要男女平等,第一条要经济独立。但是我发现,我舅妈好像从来没这方面的抱怨,这是我按照西方观念强加给我舅妈的。

  这是我后来慢慢反思到的。有时候也会替她抱不平:天天围着锅台转,围着灶台转,围着孩子转,这一辈子有啥出息?后来她的儿媳妇,就是我的表嫂,基本也是这个状况,也大字不识几个,但是也是围着锅台转,围着灶台转,围着孩子转。我觉得这一辈子就没什么出息,就瞧不上。

  但我现在在反思,如果她们出去工作了又怎么样?出去工作是什么工作?出去工作有可能到生产线上去挣一份钱去了,假设是这样啊;或者到医疗流水线,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医生;或者到教育流水线,做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师;或者到政府公务机关的流水线里头,做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公务员。那又怎么样?做了公务员,或者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就真能够做主了?做公务员有长官,有长官的长官的长官,一样是有人管。到了医院里头,护士上有护士长管,医生上面有主任管,主任上面有院长管,实际上你也还是做不了主。除非做了国家主席,那还有人管呢!总之,我们希望没有人管着、完全自己做主的这种概念,可能不对。完全要自己做主,那其实很可能你要完全做主、我要完全做主,凭什么听你的、凭什么听我的,这两个“主”就撞到一起去了,这个恰恰就是争权夺利。但是,我舅妈她们好像没想过权力上平等不平等,是不是一定要去做这个主。

  我就进一步去反思,是不是西方的逻辑有问题。再进一步反思,比如,到了医疗流水线或到了教育流水线去干活、去挣一份钱,对工作不上心、不认真,既害了学生,又害了自己,既害了病人,又害了自己,是不是好?可能挣了一份钱了,但对社会是不是负责?可能也不见得负责任。她在家里头不能对锅台负责,不能对孩子负责,到了工作单位可能也不见得能够对病人负责,对学生负责。所以,我们所受的西方教育是争权的教育,可是中国的教育,最核心的是尽责任的教育。

  咱们在园区里头,现在这个问题逐渐就能够体会得到。比如说,我们的厨房。厨房重要不重要?厨房我觉得可能比大田还重要。因为大田养的是草莓、蔬菜,厨房养的是人。那可不更重要?厨房工作我看不是简单的后勤,没准也是前线。站在生产的角度看,它是后勤;站在人的角度看,它可能是前线。

  到了生产流水线、教育流水线或者说公务员流水线去,你是照章办事。可是,厨房里头是什么?是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上来,你要千变万化出各种各样的菜来。厨师是个艺术家,厨师恰恰有他的主动性,恰恰有他的发挥空间。你到了生产线上可能还缺乏发挥空间。厨房里体道、悟道的可能性比在生产流水线上要强烈得多、丰富得多、复杂得多。所以,我们这些同学们别说是从炒菜当中在体道、悟道,从烧火当中,他都能够体会到人生的大道,都能够体会到矛盾的综合体,体会到结构的重要:一个炉子烧柴火的时候,都是小柴火,它很快就烧没了,可是都是大树枝,它又烧不起来,所以得大小搭配。从这里头我们同学们就体道了。

  可是,如果你到生产流水线上天天拧同一颗螺丝钉的时候,365天,天天拧同一颗螺丝钉的时候,能够有这种体会吗?在厨房里头,盐怎么把握,火候怎么把握,油温怎么把握,这实际上都是一个分寸的掌握,都是要慢慢学习、历练和体会的。比如说,做一个医生,根据特定的诊断结果给出特定的处方,这实际上是一个标准化的动作,你学不到什么东西。那么,为什么会形成一种对于家务工作反而看不起的特点呢?按说,我认为家务工作是劳心的,外面挣钱的工作很多是劳力的。不是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吗?那家务工作它应该是是劳心的吧?因为带孩子多费心,是吧?但是不挣钱。你最后就发现,整个社会真正的要害在“钱”字上,不在社会分工上。如果我们今后根本就没有“钱”这个概念,都是为了一个和谐社会而各自分布在不同的位置上,在体道、悟道,这个其实才是世界大同,才是和谐。所以,钱的这个魔力一直发挥到家庭内部,会挣钱的似乎就是有本事的,不会挣钱的似乎就是没本事的。所以,资本就这样扭曲了我们的人际关系,资本就这样扭曲了我们的生活意义和价值。

  我反复去体会我舅妈的生活,当她谦虚、踏实、勤奋地在那里任劳任怨劳动、工作的时候,她其实对于生活、对于人生的体会是非常丰富的。从小时候到慢慢长大,我慢慢愿意去跟大人交流,我发现她挺明白道理的,或者至少她明白的很多道理我都不明白。家里头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什么是轻、什么是重,什么是缓、什么是急,人家是井井有条的。哪些话是家丑不可以外扬,哪些话通过什么人去传递更加有效……这些道理在一个大的组织里头也是适用的,但是,她被贴上“文盲”的标签之后,似乎她啥道理都不懂。我们这些非文盲的人,学了一套道理都是破家的道理、败家的道理;她那个“文盲”体会的道理都是让家庭和睦、让孩子健康的道理。你说这个事儿咋说?所以,“道不远人”,它就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只是不注意观察、不注意体会、不注意思考而已。

  进一步说,夫妇关系是中国人讲的“五伦”之一,“五伦”是指“君臣、父子、夫妻、兄弟和朋友”这五种人际关系。这五种人际关系实际上概括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实际上我们的幸福与痛苦全来自于这五种人际关系处理得好或不好,还真不来自于我们有多少钱、我们有多少快乐。你挣的钱再多,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兄弟失和,朋友背离……这个都是很痛苦的事情,它跟钱其实没有多大关系,甚至有了钱还把这些关系都搅乱了。有了钱之后,作为孩子就觉得可以在家里头耀武扬威了,似乎就可以不把父母放在眼里了;父亲有了钱有可能包二奶、三奶了……当然,出现这种情况也只能说明在没钱的时候已经有问题,有了钱只不过是放大了这些问题,有条件去放大那些问题。但是你就会发现,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各种人际关系都发生紊乱,被什么给搅的?就是被钱给闹的,被权给闹的。

  最近,我看关于徐才厚的报道,《凤凰周刊》上有一个关于徐才厚的报道,可有意思了。徐才厚大概在十六大的时候当上军委委员,十七大的时候成为政治局委员,然后他就回老家立碑去了,修祖坟去了。他去体会“光于前,裕于后”,让祖宗变得有光彩,光宗耀祖是第一条,“裕于后”就是让后人有钱了。但是他不知道,实际上这种“光于前,裕于后”的方法是通过贪污腐败而来的,一旦倒台整个是树倒猢狲散,是“辱于前,没于后”——辱没呀,让后代全都进班房,是不是“没于后”?“辱于前”就是有辱祖先了。

  所以说,万事万物慎于始,始在哪里?始在家庭教育上,甚至始在家庭教育之前结婚这个环节上,甚至在结婚之前选择对方的家庭背景这个环节上。所以,过去相亲的时候相一条,就是相对方的家庭是和睦的家庭、团结的家庭,还是混乱的家庭——父母是勤俭节约的、本本分分的父母,还是胡吃海喝的、挥霍排场的父母,这叫“选娘种,选父种”。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一个人等到结婚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岁了,前面已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了,此后再去教育、再去改变就难了,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那就更难了。也许二十岁上下、二十五六岁的还有可能变化,但越往后面,他就越固化,性格越固化越难以调整。

  我体会到,实际上这些道理是中国农村社会广泛流传的道理,被我们后来“自由恋爱”的思想一冲击,就好像啥都没有了。我们大概会相信,只要双方海誓山盟、情真意切,后面就一定是白头偕老、幸福美满。其实不是这样的。海誓山盟、情真意切的时候,很可能是一时的冲动,真的日常生活一展开,在婚后的生活当中发挥作用的都是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这个逻辑是这么一步步演绎过来的。这些道理概括起来,就叫“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

  ​“夫妇之愚”可以通向“天地之大”

  我们现代人的特点,什么东西一定要变成文字、写成书,你看得懂、看得明白了,你才有可能去做。可是,你遇到另一种学说、另一种思想、另一种逻辑,你又动摇了。所以,我们现在人的特点,其实是祖宗不相信,父母不相信,舆论不相信,我们就希望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自由的思考,然后我们去认识应该怎么办。

  那我就跟大家说一个极致的人物,这个人就是法国存在主义的哲学家保罗·萨特的妻子,叫西蒙·波伏娃。波伏娃写了一本书叫《第二性》,就是讲两性关系的,讲男女关系的。那本书很厚,要是看完这本书夫妻之间才会过日子的话,那基本上就没有会过日子的了。

  而这本书实际上看下去之后,越看日子是越不会过的。为什么?她认为现在社会的夫妻关系其实就是一场两性之间的战争,这个战争就非常深刻,时时刻刻存在着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由此使得,最后这个结论就是说,最好还是各过各的比较好,因为你处在一起就是战争,然后造成各种各样生理和心理的疾病。

  那么,战争一直深入到生理过程当中,这种描述应该是观察得非常的细致。但是,她是带着魔眼去看的,带着魔眼去看之后,双方就都变成魔鬼了。可是,这是自由。你要是相信对方,无条件的相信对方,这就变得愚蠢。万一他不对呢?万一他不是好人呢?万一他不是这么想的呢?哇,你就惨了。看见没?所以,为了要时时刻刻不受骗,你时时刻刻得保持警惕。这种力量,你说是聪明还是笨呢?当你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保持对抗,时时刻刻处于征服与被征服的过程当中,这是不是愚蠢呢?所以,不是聪明,是愚蠢。

  反过头来,他对对方是天然信任的,对父母是天然信任的,对孩子是信任的;因为他没有防备之心,是一种什么情况下都宽容理解的、原谅的这种状况,看上去很傻,但实际上我看是真聪明。所以,现代社会的特点,正应了一句话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夫妻关系大体来说可以有三种状况,第一种叫战争,第二种叫和平,第三种叫和谐。大体上说,真的按照西方自由主义的逻辑,夫妻关系只有两种可能,就是战争与和平,和平是两次战争之间的间歇。只有中国的思想“一阴一阳谓之道”,承认有阴有阳,阴阳双方是为对方着想的,这个才叫“一阴一阳谓之道”,这个有可能出现“和谐”。

  所以,我们今天这个社会不断地在讲“和谐社会”,可是殊不知,真的被西方自由主义的眼光洗过之后,是根本不可能有和谐社会的,只有战争或和平两种状况。

  最近,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儒学联合大会上有一次讲话,也是纪念孔子诞辰2565年的一次讲话。他希望国际关系有“和谐”,但殊不知,实际上我们现代社会、近代社会的国际关系只有两种情况,就是战争与和平,而且那个和平是冷和平,时时刻刻其实处于较量当中。所以,小到夫妻关系,大到国家,西方社会都处于战争与和平两种状态当中。中国社会,无论小到夫妻关系,还是大到国家,都希望要实现和谐。你说这个道理是不是可大可小?小就可以小到夫妻关系,大可以大到国家社会。

  习主席这个讲话第一是值得肯定,作为中国国家领导人在这么一个场合去阐述我们对于世界和平的想法,把中国传统文化到世界上去发扬光大,其实是为中国外交奠定了一个新的价值观的基础。中国外交有了自己的的核心理念,这是非常优秀的,实际上是开创中国外交新局面的时代。别看这是在世界儒学联合大会上的这么一次讲话,但真要这么做下去,我们会让世界逐渐远离战争,回到和平,进而通往和谐。

  但是,我也有些不满意的地方。不满意在哪儿呢?他的意思,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文化没有高低优劣之分,不要争了,都是好的,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各国有各国的传统,各国有各国的历史,各国有各国的文化。所以,你美国强调“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很好,我中国强调“和谐”也不错,咱谁也别说谁高谁下。这话说得和而不同,客客气气,谁也不伤。

  美国人的意思是,我这个就是“普世价值”,应该是统一全人类的。习主席的态度比较谦虚,你说好那是你的事儿,我说好这是我的事儿,咱各干各的还不行吗?各自尊重对方独特的历史。但是,问题叫“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说咱这个和谐理念、和而不同的理念有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不是普世价值,你也别普世价值,但是人家不是这么想的呀!美国琢磨的是,你是地方文化,你是有待开化、有待启蒙;它要用波伏娃这套战争理论来改写中国和谐的人际关系,要用西方弱肉强食的理论来改写中国和谐社会关系的理论。人家不停地向你进攻,你如果不给予相应的解释和回击,你守不住,就处于下风。所以,实际上文化的战争好像是难以避免的,当然文化也可以不是战争,或者文化战争是最文明的战争,就是思想交锋。你说你的好,可以,我说你不好,也行吧。你说我不好,可以,你说我好,也有可能啊——但实际上应该是掀起一场文化辩论。

  比如说,按照美国“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理念,美国一群妇女游行。游行的理由是这样的:大概有一个女子穿的比较少,警察跟她说了一句“回去多穿点儿啊,穿得太少了有伤风化”。大家一定要知道,美国社会也有保守的力量,比如基督教的力量,对穿得太少的也是不满意的。这个警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结果这事就报到美国媒体上了。美国媒体一报之后,就干脆脱光了游行,身上写满了字,大概就是说:我们就是荡妇,我们爱荡妇,怎么了?这是我们的人权!这是我们的自由,你管得着吗?

  其实,中国领导人应该把这种故事拿到APEC会议上去讲一讲,说“您就这意思吧”,他就不好意思了。比如说,西方拿什么做文章啊?说我们打孩子屁股,这是家教,这是暴力。没打孩子脸就不错了,打个屁股你还觉得咋样?那孩子这个小动物,他就有需要打屁股的一面,轻易不用打,但是该打还得打。这些道理应该放到国际场合去辩论辩论。这才能够真正体现出中国文化内在的合理性、内在的价值。人家可以批评我们打屁股,我们可以批评你是不衣服得多穿点。就这么简单,这批评也是有效的啊!最近,这次广州车展上裸体车模就据说不见了,因为现在整肃的风气正在抬头,现在网络上一些公知、大V被逮起来了,一些人被开除了,我认为是大快人心的事。我们的社会风气在往“和谐”方面迈出重要一步的时候,那些自由派是如丧考妣、强烈不安。

  当然,这里头还是有些问题,问题在哪呢?比如说,这段表述当中它叫“夫妇之愚”,自由派听了就特别不高兴,怎么叫“愚”呀?你又说“上智和下愚不移”,你又说“愚民”,你又说“夫妇之愚”,那不是瞧不起人民、瞧不起人、不尊重人,显示你高高在上,说人家“愚”吗?可是,说“愚”还有另一面,“可以与知焉”——其实是可以变得懂事的。别看可能大字不识,但是尊老爱幼的道理,大字不识的人也是可以懂的。中国的道理就是这么既深刻又浅近。

  所以,虽然是有“愚”这个表述,但是一定要知道,儒家还有一种思想——虽然是“夫妇之愚”,但是“人皆可以为尧舜”,只不过是要一个逐渐教导、引领的过程。人的起点有谁不是“愚”的?我们作为起点都是“愚”的,这个不算是什么问题,但是,你要抓话柄、抓把柄,说“你看,圣贤经典整个就是不平等,就是高高在上,就是贵族心态”。他殊不知,从“夫妇之愚”到“天地之大”,最后逐渐贯通起来,通向神明,这是对人性的赞美呀!这是对人的潜力最大限度的理解、领悟和尊重!

  反过头来,失去了这些思想那才真“愚”。你说那帮游行的小姑娘们是“愚”还是聪明?这个风气影响到中国国内的一些大学,比如说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戏曲学院,那都是看了裸体游行也想模仿的群体。大家要知道,什么叫时尚?时尚就是这样的,比如,传媒大学的一些女生,她就可能会想,希拉里到中国来开“世服会”的时候还想裸奔呢,我们算什么,那是叫先进。她们是这么理解先进不先进——凡是外国人干的事,它就是好事,就是先进的事。你抱着这种想法,不说别的,首先先冻出病来,这总是“愚”吧;其次可能因为乱来,她得出性病来,这总是“愚”吧;再有可能,实际上你就会发现,当你把自己跟整个社会隔离开的时候,没有这“五伦”作为纽带跟社会联系起来的时候,既没有父母关系,也没有夫妻关系、父子关系、兄弟姐妹关系,统统都没有,只有一个自己的时候,冷漠、孤独,那种煎熬她受得了吗?最后,哪天看着自己反正是死了活了没人管,“嘣”自杀算了——这就是将来她的结果。图一时的痛快恰恰是不拿生命当生命。不但不把别人的生命当生命,实际上也是轻贱了别人,轻贱了自己。

  知识的傲慢是对智慧的不尊重

  真的具体到夫妇关系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别说是现在,即使在古代社会,让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去认识这个世界的复杂的联系、人与人之间复杂的联系,也是难的;要让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独立地处理人世间最复杂的一对关系——夫妻关系,他也恐怕是不会的;要让他去带好孩子,恐怕是更难的。

  如果有了“五伦”做纽带,从小《三字经》《弟子规》这么背过来,从小知道尊老爱幼,从小知道谦让、知道宽容,不知不觉他就会了,不需要什么婚姻学校他就会处理夫妻关系了,不需要什么家长学校他就会当家长了。后来,我们把“五伦”给斩断了,斩断之后办各种各样的学校,就会了吗?不会。这个就叫做我们现代人的傲慢,不尊重千百年总结沉淀在生活当中的智慧,老想撇开所有这一切独创一套,搞一个两性关系的理论,或者这个那个的,按照自己的想的去做。非常可笑的是,我们现在各级学校在进行的所谓“性教育”,真的很可笑,需要“性教育”吗?实际上是需要社会关系的教育,而不是“性教育”。不懂得谦让、不懂得尊敬、不懂得包容对方的错误,这些东西是真正要学的,真的生理关系我们园区里的狗都会,它接受过“性教育”吗?不需要,整个是方向性的极大的错误。我们越是受西方教育,越可能高估个体思考的力量,什么东西都是百度搜一搜、百科全书翻一翻,或者是哪本书可以教我怎么育儿。其实,这些都是属于知识的傲慢,都是对于智慧的不尊重。

  西医跟中医也是这个关系。西医说,你看,我给你说得清清楚楚的,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基因,拉掉哪个、补上哪个、搭上什么桥、填上什么窟窿,这都清清楚楚。它以为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才叫医学,才叫对人体的认识和理解,结果怎么样?结果前门是急诊室,后面是太平间,就这么一路过去了。它不知道人体其实有气血经络,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系统。不去接受、理解我们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关于人体和生命的智慧的话,想凭着自己的眼睛看得见、摸得着去摸索出一套常识来,那很可能恰恰是把你给害了。先自己害了,然后再去害别人,西医体系大概就是这样的。

  我们现代学校的教育也是这样的,那些老师们都不懂夫妇之道,然后给孩子们进行什么“性教育”。我以前也多次讲过,还可以再重复一下:这个世界上真正奥秘的、神秘的是思想,真正简单的是肉体。现在是简单的东西、漫天的图片乱飞,无数的东西摆在那里让你去搜索,然后把你吸引到黄色网站去。结果就让人从一个“社会人”变成一个“生理人”,让我们退化到动物界去。让人从“社会人”变为“生理人”,这个大概就是我们今天西方教育的基本特点。

  所以,所谓“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我们这个“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是从人际关系开始的,是从怎么做孩子开始的。因为孩子的状况下,懂得孝敬父母、换位思考、体谅他人,是学习人际关系的开始,真正开始独立地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是夫妇之道。

  》》请点击继续阅读【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下)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