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孔子怎么看?(上)
日期:2014-11-18 21:30:34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我们今天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一个确保相互摧毁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需不需要有一个好的、和平的、统一的、稳定的秩序?这就是孔子的重大意义,这就是孔子跟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重大关系。

  【视频】韩德强:孔子怎么看?(上)
 

以下为讲座文字稿:

    今天我准备讲点关于孔子的看法。昨天我们看了电影《孔子》,其实有一个问题,孔子这样一个2500多年前的老头子,早就烂掉了的,跟我们什么关系?电影院里看完电影,很多人出来议论,可能也就是镜头怎么漂亮,特别是颜回到冰窟窿里捞竹简,意境还是非常美的。如果跟我们没关系的话,就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一笑而已,或者偶尔感动一把而已。

  孔子作为一种世界历史的现象,作为一种重大的文化现象,实际上两个小时不可能真展开,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可能很精确,更不可能包治百病、包打天下。所以,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其实是对我们有可能有启发、有帮助的东西,可以供我们联想、类比和思考的东西,而不见得是严谨的学术考证。这是第一个要说清楚的。

  今天讲的有四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孔子跟我们现在有关系吗?”,第二个小标题是“孔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第三个小标题是“孔子有多‘高’?”,第四个小标题是“孔子有什么问题?”。

一、孔子跟我们现在有关系吗?

  奥普之争背后的政治思潮博弈

  首先讲,孔子和现在有关系吗?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首先从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批判开始。奥巴马最近在联合国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美国现在面临三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伊斯兰国(ISIS)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俄罗斯的问题、普京的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埃博拉病毒的问题。我说的不准确啊,大概意思是这样。这个话语一出让人很惊讶,等于是把俄罗斯和普京跟埃博拉病毒连在一起了,跟ISIS连在一起了。那基本上是说,普京是世界的头号敌人,是美国的头号敌人,是把普京的性质定义成跟埃博拉病毒、跟ISIS一样是反人类罪,是反人类的这种人物、思潮、倾向,要加以警惕和消灭。

  老实讲奥巴马真是说得忒过分了,所以后来世界舆论也感到不解,你哪怕心里头就这么想的也别说出来呀。所以,后来俄国发言人就出来说话了:嗨,这个家伙他说话不靠谱,别拿他当回事儿,我们俄罗斯就没拿他当回事儿,这个家伙神经有点不正常。这大概是俄罗斯这边的回答。

  反过头来讲,奥巴马为什么会这么说?奥巴马这么说确有他的道理。道理在哪儿?按照美国的世界观他理解不了ISIS,理解不了埃博拉病毒,也理解不了俄罗斯和普京。理解不了的东西就是异类,就要加以消灭。那话进一步去说,为什么奥巴马理解不了俄罗斯,要害在什么地方?奥巴马的要害在于他认为“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是普世价值,到处适用,怎么碰到俄罗斯这儿就不适用呢?居然俄罗斯还不买账呢?奥巴马的困惑是在这个地方。按照这个逻辑,奥巴马实际上会把北朝鲜放在他无法理喻的位置上,也会把中国放到他无法理喻的位置上。所以,如果说他现在只排列了三大对人类最大的威胁,那么他要再排列下去,很可能会把中国排上,把我们的习主席排上。大概就是这个逻辑。

  我们觉得无法理解的事情,他认为理所当然;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可能就有点不好理解。比如说,我们现在明显感觉到中国由于反腐败而带来社会生活的希望,这个老百姓是高兴的。但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这个就是集权的加强,是专制的复辟。普京也是这样的,对普京,俄罗斯的老百姓是高兴的、是拥护的,假设没有普京,俄罗斯是要继续解体的。可是普京是靠什么把俄罗斯团结在一起的?靠的是镇压车臣,靠的是镇压分裂、分离主义的倾向。在美国的角度,这践踏了车臣的人权。到底是谁践踏了谁?在俄罗斯看来这不叫践踏,这叫捍卫国家主权的完整统一;站在车臣的角度,这个就叫对车臣人权的践踏。我们要考虑一个问题的时候,两个方面都要说清楚。

  在这个意义上说,你不用问奥巴马就知道他对现在发生在香港的“占中”游行怎么看。“占领中环”是香港的一部分民主派人士向中共争取民主自由的权力,要求普选特首而且是不加限制地普选特首。奥巴马怎么看?奥巴马显然会支持“占中”行动,只不过他可能不便于表态。他要是表态也是正常的,不表态说明奥巴马神经还健全。支持“占中”是他的内心想法,可是真表态的话会损害中美两国的关系。所以这里头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一种东西叫“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是有些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结果到了另外一些人那儿行不通,另外一些人不认账;另外一些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对方也不认账。这说明我们这个世界有没有真的“普世价值”啊?暂时还没有。

  普京说的这一套,如果哪天美国人也认同了,普京的做法美国人也照着做了,这就叫普京所代表的价值观、他的世界观成为“普世价值”了。当然,今天看上去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的领导层更容易接受的确实是美国的这一套,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会这么有信心把普京跟埃博拉病毒、跟ISIS相提并论。奥巴马确定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一旦有跟它不一样的,那早晚要消灭,不是被美国用武力消灭就是被俄罗斯人民赶下台。

  这种判断其实就是当年杜鲁门对新中国的判断。新中国成立了,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红太阳,中国突然间脱离了自由民主的轨道,在美国人看来这就属于自由民主大潮当中的逆潮、逆流,终会被自由民主的大潮给征服的,中国国内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终归会冒出来去摧毁你这个专制独裁的王国。这是美国一贯的价值观,它不简单是奥巴马的,其实也是杜鲁门的,也是艾森豪威尔的,也是更早的罗斯福、伍德·威尔逊等美国历届总统的。他们都可能会把自由民主的政治理念、政治思潮当做“普世价值”。

  那么,大家首先要理解这种“普世价值”确有合理性,如果它只是有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接受。它实际上首先是有它的合理性,因为与“自由民主”这套价值观相连的是私有制、是市场经济——所有制上是私有制,交换机制上是市场经济,政治上叫民主,然后是一整套的竞选、三权分立,是这一整套体系。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整套体制有相当大的合理性。比如说,私有财产的问题,私有财产、市场经济会被许多人看成天经地义的事情,国家、政府是确保交易秩序的。所以,这套“普世价值”在它通行的范围内确实创造了一定的和平与共识。今天很多中国人为什么纷纷出国旅行?为什么纷纷出国留学?其实也是对这套“普世价值”的理解和确认。比如,你到德国去,一般而言你不会担心你的包被抢了,一般而言你不会担心在那里办个企业被没收了。一般而言你不担心你在旅馆里住着,半夜三更地被手铐铐走了,没有这种现象,或者基本没有。一般而言你会发现,走到这些国家里,语言、风俗、习惯、思维方式有相当大的一致性、共通性,这叫所谓“普世价值”。你在中国学了这套市场经济的民主自由的思想观念,你带了这套平等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出去旅行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还基本上可以走遍天下,大多数地方是安全的。这实际上是奥巴马敢放这么些狠话的理由。而且这一套东西在俄罗斯也是基本上适用的,俄罗斯也是保护私有财产的,俄罗斯的经济制度也是市场经济,俄罗斯实际上也是有政党的也是有选举的。只不过俄罗斯的实质是普京掌握着说一不二的权力,但他其实并不滥用这个权力,就像我们今天的新一届中央领导在强调依法治国——真的权力确实是在领导者手里,只是领导者并不滥用权力。所以,这一套民主平等自由法制的市场经济理论构成了一整套看上去很优美、很完美的理念。

  那么这套理念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就在于它是平等自由地弱肉强食。所以,在这套理念之下两极分化越来越大,贫富差距也是越来越大。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那么在比较贫穷的人群那里就形成ISIS这样的倾向,或者形成比如说普京这样的倾向,或者形成我们当年新中国“打土豪、分田地”的倾向。就是这一套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走到头了之后,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可是两极分化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平等的、自愿的,具体到每个交易它恰恰是平等的。交易的结果很不平等,可是你的感受很好。比如说买东西,你可以不买啊,你可以讨价还价啊,你可以拍屁股走人啊,他不能强卖啊。所以,市场经济给人感觉是很舒服的,至于说你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已经晚了。

  杨朱的思想与“普世价值”的右翼自由主义

  所以,市场有着形式上的优美、形式上的平等自由。那么这套逻辑在中国古代社会有没有?我们的印象当中,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孔子、老子,就是韩非子或者荀子、墨子,我们不知道其实中国古代社会有一个人的思想非常接近奥巴马所表述的“普世价值”,几乎是一致的。这个人不以“子”称,“子”是一种尊称。这个人叫杨朱,他的思想就是现代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他顶多没有民主竞争、三权分立,但前面的思想都是有的,他的思想推演出来就是现代西方的“普世价值”。杨朱有两个最基本的观念,第一个叫“贵生”,第二个叫“重己”。

  我们先说“贵生”。“贵生”的意思是说生命是最重要的,什么名节、什么地位那都不重要,或者什么国家团结不团结、人民幸福不幸福,你甭跟我说这个。别说什么大同社会或和谐社会,我听不懂,生命最重要。生命最重要,进一步说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什么王公贵族的生命跟我普通老百姓的生命都是生命。所以,当说生命最重要,其实就意味着生命是平等的。所以,杨朱的这个思想说平等自由和“贵生”这个概念,就非常现代化。他用的这个词不太好听,“贵生”让人觉得好像你为保全一个小我而牺牲了一个大我,或者说你不顾社会利益、不顾国家利益,就光顾你自己个人的生命,显得说得不太好听。但是,“贵生”就直接通向平等自由。

  他第二个概念叫“重己”。“重己”重到什么地步呢?“拔一毛而利天下”,他说这事儿我不干,不能干那些拔一毛利天下的事情。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我也不要你的,你也别要我的,咱清清爽爽,不要用“天下”来威胁我,别让我为“天下”去牺牲。这是杨朱的思想。对于那些战争年代动不动以国家的名义让老百姓去当炮灰的战争,这个“重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就可以成为逃避战争或者非战、反战的理论基础。杨朱的这个思想——如果翻译成六十年代美国越战时期青年人的思想——就叫反战思想。“你别跟我说国家,知道吗?我是我的,我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他人的利益也不是我的利益。你要让我为别人服务,我不干;要让我为国家服务,我不干。”

  这个“贵生”、“重己”的思想,紧接着就意味着人权。那一毛是我的人权啊,人的毛权,简称人权。你拔我的毛就是侵犯我的人权,所以,“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其实是保卫人权。所以你会发现,原来杨朱的思想翻译一下就是“平等、自由、民主、人权”。当然,民主这个概念没出来,平等、自由、人权这三个概念是清清楚楚的。而且杨朱有一个想法,就是每个人都关照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重视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这个天下反而是不打仗的、有和平的。

  杨朱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想法:谁最能关心自己啊?不是别人来关心我,我自己才最能关心自己。你为我服务,服务总是不到位的;我为自己服务最到位。所以,你别为人民服务,我不要你服务,我自己为自己服务。这样也就不需要一个政府了,我自己“贵生”,我自己保护自己还不行吗?所以,杨朱的思想其实是有极大冲击力的思想,后来韩非子概括: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不归于杨即归于墨”,就没孔子什么事儿,主要是杨朱的思想和墨子的思想。

  如果说杨朱的思想其实就是今天“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的思想,只不过杨朱没有设想这种情况下社会怎么办、还要不要社会。按照杨朱的逻辑是不要社会的,每个人都为自己服务,每个人都重视、珍惜自己的生命,那还要社会干什么?就不需要社会,也就不需要政府。因此,杨朱的思想也是彻底无政府主义的思想。

  所以,杨朱的思想就变得不好操作,因为最后我们还是离不开政府。西方人后来在这个问题上往前推进了一步,说这样一群“贵生”、“重己”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人,那我们公共事务怎么解决?他们说公共事务我们靠民主来解决,靠选举来解决。这是西方人的一个很有创意的发明,这样就把杨朱当初没解决的问题给解决了,至少逻辑上给它说通了。那么,杨朱之所以流行,我们现在清楚了,因为它简洁明了。什么复杂的社会、复杂的历史通通没有,就眼前和当下,爽得很。

  墨子的非攻、除暴安良与左翼自由主义

  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叫《无法避免的战争》。我就联想到APEC会议了。APEC会议其实是富人的聚集,他们在琢磨怎么让自由市场、市场经济、私有制这套逻辑在更大范围内去推广,形成一个区域性的甚至世界性的自由市场。APEC会议在讨论这个问题。《无法避免的战争》在说什么呢?在说穷人怎么办,穷人就只能上山打游击,墨子的思路基本上就体现在这部电影里头了。

  《无法避免的战争》是一部讲印度毛派怎么搞游击战争的片子。我估计这个片子拍得是很新的,为什么呢?因为今天中国的许多毛派,特别是毛派中武装革命的派系在讨论这个问题:上山打游击现在有直升飞机和巡航导弹,这游击咋打呀?现在的井冈山一枚导弹过去就给弄平了。实在不行的话,人家直升飞机过来就更贴近地扫射,你往哪躲、往哪藏。

  那部片子讲了一个故事:印度有一群搞武装革命的毛派,数量大概在数千人,从几百人到数千人,越打规模还越大。现在大概控制了相当多的地区。这里头就讲到,印度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其中有一个印度警察还特别得精明,镇压起毛派武装来特会动脑筋。比如,他派间谍把情报弄出来,把游击队的领导人拉乔抓了。抓了以后,游击队就把印度一家巨大的钢铁公司老板的儿子给绑架了。这个钢铁公司叫曼汉塔公司,曼汉塔公司说你把游击队给我扫平了,把游击队控制地区的所有村庄都给我铲平了,我就投资三十亿,把这个地方的钢铁开采出来。然后游击队这边就把曼汉塔公司老板的儿子给绑架了,游击队说你把拉乔给放回来,我就把你儿子给放回去。结果游击队是老老实实地把曼汉塔公司老板的儿子给放回去了,这边也把拉乔给放回去了,但在拉乔的伤口中植入了芯片,这个芯片是用于GPS导航的。结果拉乔放回去后,他躲哪直升飞机就追哪,打得印度的游击队没处躲没处藏的。

  幸好印度警察头子派到游击队里头的卧底被游击队给感动了。他开始是去破坏游击队的,后来他就站到游击队这边去了,因为他发现这个政府真不是东西。他又是个电子工程师,是卖手机、开手机公司的,后来手机公司破产倒闭了,没地方混了,就找他的哥们,就是那个警察头子。因为这个警察头子收留他,他俩过去是大学同学,而且关系特铁。他一看警察头子要消灭游击队却找不到办法,就自愿扮演卧底进去了。一旦发现直升飞机老盯着拉乔不放的时候,他就琢磨起来,一定是GPS定位了,然后就在拉乔身上把那个芯片血肉模糊地给找出来了。然后游击队往这边跑,他拿着那个芯片往另一个方向跑。结果直升飞机就追着他跑,游击队就反而活下来了。最后因为拉乔还活着,所以游击队的规模越来越大。所以,我估计这些手段技术得到生动体现的时候,这个片子拍得时间大概也就是09年、10年左右的事情。(12年的事情。)

  拉乔的游击队实际上跟当年墨子的状况可能是很像的。为什么说像呢?因为墨子反对战争,这个墨子反对战争是非常绝地反对。他有三千弟子,但跟孔夫子三千弟子不一样,墨子三千弟子是有组织的。这跟拉乔的游击队是很像的,哪个地方有不公、有不平、有暴力、有战争,墨子的三千弟子就去了。

  大家都知道墨子和公输班斗法的故事。公输班是要帮助楚国打宋国,宋国是个小国,楚国是个大国。按照反对弱肉强食的逻辑,墨子肯定要帮助那个弱者,就跑到宋国帮助宋国抗击楚军。公输班就是鲁班,他是最优秀的木匠,可是墨子也是最优秀的木匠,两木匠不知道谁更优秀。双方就斗法,斗法的情形大概是说:公输班说,你别看你城墙高(因为宋国是据守城墙),楚国是进攻的,你城墙高没用,我有云梯;墨子说,你有云梯没用,我有一种东西能把你给推下去——大概造了一种木器,专门能远距离把这个云梯给推下去。鲁班就服了。后来鲁班就说,我能造出来一个飞鸟侦探你的情报——造一个木鸽子出来在天上飞。墨子回复说,你造鸽子,我造鹰,也飞到天上,专门吃你那鸽子。所以,这两个人很神奇。你会发现,墨子是非常强烈地要除暴安良的。所以,杨朱和墨子实际上代表了古代社会思潮的两支,都是有广泛的社会基础的。

  墨子与杨朱的思想为什么得以广泛流行?

  那么墨子的思想为什么流行呢?杨朱的这个思想客观上谁喜欢?

  因为社会不是你定义它没有就没有,社会是个客观存在。春秋战国时期有强有弱、有尊有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客观上他们在发生各种关系,客观上你的利益多了、我的利益少了,客观上你强了、我弱了,客观上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所以,真按照杨朱的思想,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利益,都保护自己的生命,强者的生命就扩张了,他自然而然就把弱者的生命给践踏了。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所以,杨朱的思想一旦实行,谁最喜欢?强者最喜欢,特别是什么强者?是经商的强者,做生意的人,商人最喜欢杨朱的思想。这就像今天谁最喜欢自由主义的思想?是所谓资产阶级,也就是商人。他们做生意、办企业,他们最喜欢杨朱的思想。他们会说:你别收我的税,别告诉我纳税人的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别收走,我直接用之于民、我自有主张,不行吗?你把我的税收拿走后,多少用于民了?都是以人民的名义给花掉了。所以,干脆还是杨朱哲学比较好。我挣了钱该怎么花,你也别告诉我怎么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所以,商人特别喜欢杨朱。

  那在社会竞争当中,弱者喜欢谁呢?弱者没办法,他就喜欢墨子。因为一旦操作起来,强者欣赏杨朱这个思想去了,弱者只好团结起来保卫自己。弱者怎么团结起来呢?弱者只能艰苦朴素,弱者只能叫“摩顶放踵以利天下”。这跟杨朱是两个极端。杨朱是说“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干脆说,我把自己磨碎了吧,我要为这个社会粉身碎骨。所以,墨子的思想对于穷人特别有感召力。这个社会就两种人:一种是富人,一种是穷人;一种是强者,一种是弱者。强者喜欢杨朱,弱者喜欢墨子,可不就是把这个世界给瓜分光了吗?所以,社会思潮“不归于杨就归于墨”是这个原因。

  反过头来就是今天,这和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思潮不归于自由主义就归于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道理。自由主义中哈耶克、亚当·斯密的主张都是杨朱的思想,其实不奇怪,都是一回事。别说哈耶克、亚当·斯密他们怎么精确地表述,主要是后来杨朱的思想失传了,杨朱思想非常简约,没有人把它展开罢了。因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后来发现,利己主义这玩意不是好东西,就没有流传下来,或者只是只言片语。而墨子的思想流传下来后,其实影响是比较大、比较广的。辛亥革命前后其实就是墨子思想的又一个高潮。后来毛主席的实践当中就吸收了相当成分墨子的思想,或者跟墨子思想就是贯通的,因为我们是弱者嘛。

  所以,你只有看清楚杨朱思想其实对应的是西方的自由主义,墨子思想其实对应的是西方的左翼自由主义,你才会明白孔子在哪里。孔子就在中间。今天这个世界仍然也需要这么去认识。

  孔子的意义在于从根本上改变秩序

  那么,墨子这种做法的问题是什么呢?墨子做法的问题是他要阻止结果的发生。比如,战争实际上是多年积累的矛盾爆发了,他现在在矛盾爆发了以后再去解决问题,这样解决问题往往是事倍而功半。因为到处有战争,这你忙不过来。而且解决问题在末端去解决,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这就像西医一样,你这病已经发展到最后一刻了,你再去把癌症给割了、化疗了,解决不了。社会疾病也是。战争是重大的社会疾病,这个重大的社会疾病你要在最后一刻去阻止它的时候,往往就出现一种情况叫“螳臂当车”。所以,墨子常常干螳臂当车的事。因为干这个螳臂当车的事,墨子也特别受到穷人的尊敬。

  墨子跟格瓦拉像不像?像啊!哪里有不公、哪里有黑暗,我就到哪里去作战,墨子是这个特点。墨子的思想表述其实还特别丰富,但他的行动是这样的行动。

  孔子是在中间,这个中间是个什么中间?或者严格讲起来,孔子的思想叫“圣人畏因,小人畏果”,他不是去解决结果的问题,他是要在原因的地方入手去解决问题。这就是孔子的高明所在、价值所在了。但如果让春秋战国时期的人去选择的话,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孔子。为什么?因为孔子说的事情,用批评者的话说就是孔子这个人比较“迂阔”。什么叫“迂阔”呢?比如,一个病人送到我们疗养院了,假设他得了癌症,我们说这个癌症是因为你有情志病,是因为你之前积累了十几年的不良心情,所以你要调情志,来我给你讲讲课吧,这就叫“迂阔”。人家癌症病人来,希望立刻开刀动手术,他不希望你给他讲心情怎么调节。但孔子的逻辑是,心情不调节,我怎么解决你的疾病;但他说,你不解决我的疾病,我心情怎么能好。

  所以,孔子去解决当代政治问题的时候,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当代的政治问题往往是结果,当代的政治问题的原因往往是在前一代种下的。我们只能说,这一代发生的事情会成为下一代的结果;我们今天这一代的问题是上一代甚至是上上代种下的,它的原因很远。所以,当我们要去追溯大本大源的时候,我们一直往前追,就发现:原因变成了结果,结果又变成了原因,原因又变成结果,结果又变成原因,是一个很长的因果链。如果你找到源头,你就可能用比较少的力量去产生重大的结果,但是谁有这个耐心呀。比如我今天没饭吃,说要想今天有饭吃,你得想一想谁把你的财产给剥夺了,为什么剥夺你的财产;剥夺你财产的人不见得是个坏人,他只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把你的钱给剥夺了,所以我们要改变游戏规则。你说来说去,我这个饿肚子的人立刻就晕过去了。你不说我还明白,你一说我越不明白了。

  所以,大家去理解,孔子和现在这个世界有关系吗?有关系,他实际上是要解决世界的根本问题。当初他想解决根本问题,今天我们重新认识孔子,也是希望去面对解决今天社会的根本问题,希望今后不再出现这样的两极分化、弱肉强食、贪污腐败等种种问题,但这个路径特别漫长。这是孔子跟今天的第一个关系。

后美国霸权的多极化世界需要怎样的秩序?

  今天世界的争夺、战乱、失序与春秋战国是相似的

  孔子跟今天还有第二重重大关系。孔子当年是叫春秋时期,春秋的特点是有八百诸侯各成一国,国与国之间各自交战。所以,春秋时期的小国很多。而国里头诸侯下面是大夫,大夫下面是陪臣、家臣。电影《孔子》里面就出现了这个情况。鲁王、齐王是诸侯,下面的季氏、孙氏、孟氏是大夫,他们下面的公山狃是家臣——季氏家里的管家或者说仆人。所以,电影里讲的故事其实是说,齐国、鲁国各自为战,可是那些大夫们也各自为战,不听上面诸侯的话,下面那些陪臣也不听大夫的话,这叫“礼崩乐坏”。整个社会秩序就是这么崩塌下来的。

  问题是说,这个社会秩序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天子、诸侯、大夫、陪臣,为什么一定要有这样一级一级的社会等级,为什么一定要有?孔夫子对此是忧心忡忡,因为礼崩乐坏了,陪臣不像陪臣,大夫不像大夫,诸侯不像诸侯,天子也不像天子,这就叫“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可是,你站到“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角度来讲,这很好啊,谁都能当老大了,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明天到你家,这不挺好的嘛,这叫平等。孔子为什么这么讨厌呢?这样的平等为什么不好呢?因为平等了之后是平等地较量实力,他对这个感觉很难受。原来天子、诸侯、大夫、陪臣各安其分、各守其职的时候,实际上是不平等的,是压抑的,但是有和平;现在平等了,但是有战争。不平等的压抑好,还是平等地战争好呢?这实际上是个两难困境。

  《孔子》电影里头对公山狃的描述是不太好的。公山狃是季家的一个家臣,站到他的角度上来讲,凭什么大夫的儿子就是大夫、家臣的儿子就是家臣?我凭什么世世代代伺候你?老子不干了。再进一步说的话,你们家世代相延是贵族血统,你的儿子、你的老子血统也不干净,也是打出来的。再说了,我在那里辛辛苦苦地流血卖命,你在家里头吃喝玩乐搞统治……所以,一旦实力积累够了,就废掉他。这个大概就是公山狃的逻辑。

  按照这个逻辑,就可以理解今天中关村里的那些企业都是这么干的。比如,俞敏洪当年搞新东方的搭档,开始说好了,你老大、我老二,咱们共同创业;等到业创大了,说凭什么你是老大,我老二这块也不小,我独立了。结果弄了个新航道。这个不就是陪臣造反吗?企业里头我作为市场销售部的经理,我把客户都攥到自己手里了,你老板不就是靠客户吗?客户在我手里,我另创业、另开公司,不行吗?所以,中关村天天发生着这种陪臣颠覆大夫、大夫颠覆诸侯的故事。不光是中关村,所有的企业都发生着这个故事。这样的好处是活力四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动力,像公山狃这样的千方百计要去扩张自己的实力、要锻炼自己的肌肉、最后把自己的领导干掉,领导要千方百计地防着公山狃这样的人,所有的脑袋都开动起来了,所有的眼睛都调动起来了,岂不活力四射?问题是,你睡不着觉,到处是敌人,到处要防着人,处处是战争。商战可不就是战争?商战打起来也是血肉横飞的。

  所以,人类社会的困境就在这,一个非常重大的困境:有秩序,但这个秩序不一定好,往往不好,我们历史上的秩序往往不好,但是它有和平;无秩序,倒是挺自由,但你不知道第二天人头在哪里。所以,公山狃不知道人头在哪里,下面的士兵也不知道人头在哪里,都是挂在裤腰带上。所以,春秋战国也是一个诸侯国相互交战、大夫之间相互交战甚至陪臣之间相互交战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对于老百姓而言实际上是最痛苦的。公山狃也好,孙氏、季氏也好,他们至少还明白我打谁、我防谁,我为什么打。下面的那些士兵今天跟着阳虎打季氏,明天跟着季氏打阳虎,他们整个是晕的。这种情况就是今天商战的情况,也是今天国与国之间交战的情况。

  我们看到苏联的解体、利比亚的颠覆、阿富汗政权的毁灭,实际上都类似这种故事。不简单是美国支持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如果利比亚内部没有反政府武装,美国也插不进去手。这相当于是说,假如孔子不“隳三都”,某些大臣、陪臣之后不做乱,齐国的兵也派不进来。所以,往往是外部势力跟内部的实力派结合去颠覆现有秩序,这岂不是今天世界的实际情形吗?

  今天香港“占中”游行就是这个道理。香港有一帮人想颠覆中国国家主权,然后英国人出来表态说,他们是在争取民主自由,你们也要迎合这个潮流。英国这一表态,香港“占中”游行的那些人特高兴,说这才是我们的坚强后盾,这才是自由民主潮流的代表。但实际上,英国这个表态其实就是不甘心失去对香港的统治权,还想把香港的统治权再弄到自己手里,就利用街头游行去争夺英国国家权力。那美国什么态度呢?美国的意思是,有英国出面就行了,因为香港本来是英国的,现在拿回去也是英国的,让英国这个小兄弟出面,我后面站台就行了,我不用出面,我出面反而不好。因为跟中国还有很多的复杂关系要考虑,不能把砝码全压上去,让小兄弟出面就够了。这是今天的国际关系。

  今天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跟当年中国八百诸侯演化出国家的数量还有点接近。周文王、周武王统一天下后大封诸侯,一度达到八百家。那八百家经过兼并之后可能变成三五十家、五六十家,春秋时期究竟有多少家我真没统计过。《史记》上列的就那么二三十家,但是《史记》上没列的小国可能还多了去了。因为周朝秩序的崩坏是从公元前771年开始,这一年从西周进入东周,周天子说话就不管用了,后面就是各国相互争夺交战了。因为各自交战,所以各国都养军队,各国的军队都变成飞扬跋扈的军队。一个国家只要以打仗为中心,老百姓不但在战争时没有权利,战争的时候他们还要卖命。而且平时只要养着军队,你在军权之下一定是低下的,你的民权一定是没保障的。大炮跟黄油之间不简单说是数量谁多谁少的问题,实际上是养了一门大炮后,黄油就被刮光了。

  美国枭雄末路,志大才疏没文化,造成世界秩序的坍塌,世界战争的风险激增

  孔子当年要恢复周礼,希望天下重新归于统一,秩序重新建立。那么今天呢?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为什么没有这个问题呢?今天跟春秋战国时期很不一样,春秋战国时期是有同一个周天子演化而来的八百诸侯。今天这个世界首先没有一个全球统一的天下再演化成中国、美国等,在来源上、形成上、各国交战的局面上其实是不一样的。但我估计趋向有可能会一样,也就是说,从八百个国家变成五六十个国家,变成二三十个国家,最后变成战国七雄,最后变成统一。很可能我们未来的世界也要走向这种统一。

  有人当然会说,中国是因为有大一统的文化才会统一,没大一统文化可能就不统一。但是,你们听一听美国奥巴马的口气,奥巴马的口气基本上就是整个世界是美国一统天下,是“普天之下莫非美土”。当美国去定义哪些是它看不懂、理解不了的异类、谁是该被消灭的国家的时候,它背后的心态岂不就是说,全世界都要美国可以理解、可以认可,才允许你存在吗?这不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美土”吗?美国实际上是有当世界老大、一统天下的这样一个雄心的,只不过现在它力量不够,现在它是十个指头按跳蚤——怎么按都按不住。

  美国现在最郁闷的事情还是俄罗斯,因为这是真正的威胁。

  眼前的威胁是“ISIS”伊斯兰国。新浪的小编做了一张图,是讲ISIS怎么从一点点开始扩张,最后西连叙利亚、东连巴格达,这一大片都成ISIS的了、都涂红了。你看看这个图才知道原来ISIS有多厉害。我们看《参考消息》、看电视广播的报道,不知道ISIS是什么玩意。而且美国又召开二十国联席会议,讨论怎么打击消灭ISIS。你会疑惑这个ISIS怎么这么厉害,你看不清楚。一看图才知道,ISIS就像当年的井冈山苏区一样不断地扩展蔓延。这边捷报频传说,共匪已经被消灭了,那边红色根据地不断地在扩大,基本上是这个感觉。但ISIS对于美国来讲还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就是俄罗斯。


ISIS(伊斯兰国)对美国的威胁就在眼前,却并不致命

  最近,美国发现自己很被动,它的国力衰落以后就出现这个问题了。比如乌克兰,乌克兰本来是苏联解体后出现的。所以,在俄罗斯看来,乌克兰天然在我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本来是我的小兄弟。简单说,过去我们其实是一家,它是老九或老八,我们是老大跟老八老九的关系,我们实际上是亲兄弟,你美国别插手。美国的逻辑是说,谁告你它是你老九老八的,没那事,现在你那老九投靠我这了。然后老九内部就分裂出一股力量是亲俄罗斯的,一股力量是亲美国的。具体说就是,乌克兰东部的地区是亲俄罗斯的力量,俄罗斯也给东部的力量以支持。东部的力量跟西部的力量肯定要较量,就有一个争夺乌克兰中央政权的问题。这让美国最后受不了了,说这不行啊,你不能支持乌克兰的反政府武装。俄罗斯的意思是说,我没支持啊,我支持它独立公投。真要说让乌克兰人公投选举一把,没准这个选票是倒向俄罗斯的。这时候美国就开始违背自己自由民主的游戏规则了,说:公投了也不算,那都是你俄罗斯在后面挑动的,受挑动的民意不是民意,所以公投了也不算。这不是耍赖吗?

  这实际上是我们中国在香港“占中”问题上的态度。“占中”者的意思是说,咱们按民主游戏规则,香港独立不独立,或者选举不选举,人多说了算。我们中央政府会对“占中”力量说,人多也不算,你还得有法律呢,你问问法律怎么说的,法律不同意的话,抱歉,你们全是非法的,统统给我抓起来。我们大概会是这个逻辑。然后美国说中国政府独裁,但现在是俄罗斯在乌克兰支持自由民主的力量,是美国支持乌克兰的独裁力量,这个规则就全乱套了,这就是双重标准。


普京的存在让奥巴马倍感尴尬

  结果俄罗斯碰上一个普京特强硬,基本上是说我退一步、进两步,乌克兰早晚是我的,这大概是普京的心态。美国很被动,很被动怎么办呢?说我制裁,下令制裁,开个名单,所有俄罗斯跟西方国家做生意的公司,我不让你做生意了;下令欧洲不准向俄罗斯出口水果、罐头、农副产品等等,很多生意都不让做了。美国觉得自己力量很牛,不让做,结果中国不理它这一套。说:俄罗斯的蔬菜、瓜果、粮食的市场没人供应了,我来,兄弟我有力量。结果带动中国的水果、粮食、蔬菜哗哗地运到俄罗斯去,俄罗斯跟中国这不就拉近了吗?按美国的定义,结果两个独裁国家不是靠拢了吗?紧接着就是俄罗斯跟中国的天然气合同很快就达成协议了。本来谈了十年没谈成,俄罗斯要价忒高,我们这怎么压都压不下来。最后美国一制裁,普京说:行,这回不卖东欧、西欧天然气了,全给中国。这事就齐了。紧接着就是说,俄罗斯跟中国之间修一条莫斯科到北京的高铁,投资一点五万亿人民币,平均每公里造价是两亿多,因为是高寒地区,高铁的造价很高。这条铁路一旦铺通,意味着什么?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客货的联系会更加紧密,贸易和人员的往来会更加紧密。俄罗斯的天然气一卖中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马六甲海峡变得不太重要了。因为我们今后的油和气不从中东来,我们从哈萨克斯坦走,我们从新疆走、从大庆走。这一下就使得美国威胁中国的一些重要手段降低作用。再比如说,中俄准备联合在哈尔滨生产大飞机伊尔96。我们前面明摆着跟美国、跟欧洲在合作生产C919,美国欧洲现在制裁俄罗斯,我们又跟俄罗斯靠在一起,万一这个项目中断怎么办?我们启动伊尔96项目。结果你会发现,在能源、军工、粮食、蔬菜、瓜果等方方面面,中国跟俄罗斯的纽带越捆越紧。这两个越捆越紧的国家又都是不按西方游戏规则出牌的,这美国才更郁闷呢。

  再紧接着说西欧。西欧是什么概念?在美国的眼里头,西欧就是防范俄罗斯势力扩张的第一道防线。所以,当年冷战的时候,很多的导弹阵地是部署在西欧的。但西欧心里不是没想法,说你让我去打俄罗斯、打苏联,但苏联导弹打过来首先落到我西欧的土地上。所以,它跟美国的关系实际上是有分歧的。美国打苏联或者现在对俄罗斯态度是特强烈、特坚决,但是西欧就硬不起来,因为它就怕俄罗斯一威胁说:美国我打不着,我先打你,你小子听谁的?俄罗斯有这个威胁的力量,这是硬的一手;软的一手是说,我断你西欧的天然,只要一断天然气,今年西欧的冬天就没法过。所以,俄罗斯跟西欧之间实际上天然是有诸多纽带捆绑在一起的,俄罗斯跟中国也有天然纽带,现在越捆越紧。

  整个欧亚大陆要是这么联系起来的话,美国不就变成是太平洋、大西洋包围的一个孤岛了吗?变成这样的了,那不可一世的力量就收缩起来了。所以,今天有点类似春秋战国时期,各国之间进行着错综复杂的较量。这种较量现在是经济战、贸易战、政治战、意识形态战,激烈了就会升级为军事战。

  全球人民呼唤一个和平、统一、稳定的大同世界——中国思想和文化是根本出路

  大家一定要有另外一个体会,就是孔夫子当年周游列国用的是什么?是马车,这个马车周游一圈要很长的时间。今天这个世界比当年的中国版图实际上是要小的,为什么呢?因为我飞到美国就十几个小时,未来空天飞机可以让中美之间跨越太平洋的时间缩短到四五个小时。也就是说,今天的地球不够我们玩的,交通通讯方便之后,距离缩得太短了。其实我们今天各国之间的距离远短于当年的春秋战国,因为春秋战国看上去近,但交通通讯不方便,所以实际上是很远的。今天看上去距离更加遥远了,但实际上说过去就过去了,飞弹说来就来了。我们今天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一个确保相互摧毁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需不需要有一个好的、和平的、统一的、稳定的秩序?这就是孔子的重大意义,这就是孔子跟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重大关系。

  按照西方弱肉强食的思想,是摆脱不了这种相互交战的恶性循环的,西方思想只有两种可能性:一就是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就是一个阶级跟另一个阶级的斗争;二就是民族斗争,民族斗争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斗争。无论用这两种斗争中的哪一种方式,世界都是不可能有和平的,只能是无停顿的战争,或者有停顿的战争。但凡想要实现世界的和平安定、人民的幸福、人权的真正保障,生命的真正安宁,就必须有一个世界性的统一。

  当然,这个梦想就像当年孔子的梦想一样,非常遥远。说统一大伙都哈哈笑,统一不是我把你征服了就是你把我征服了,怎么可能我们说着说着就统一了呢?没这样的事。所以,齐国是不相信孔子的。鲁国其实也是不相信的,那个魏国、楚国也是不相信的,有哪个国家是相信孔子的呢?孔子的意思是,咱们说着说着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我们统一去恢复周礼,我们回到周天子的旗号下头去,我们再也不打了,我们亲如兄弟,可能吗?所以大伙都笑了。大伙都笑的这么一个人就叫“丧家犬”,因为谁都觉得他可笑,谁都把他赶出去,这可不就是叫“丧家犬”吗?但这个丧家犬是好事还是坏事?按照孔子是丧家犬的逻辑,那甘地是不是丧家犬?那曼德拉是不是丧家犬?那德蕾莎修女是不是丧家犬?但凡今天有追求、有精神、有理想的统统都是丧家犬!因为今天这个世界是个物质世界,它不认精神,它只认实力,有精神、有抱负、有追求的人不就成丧家犬了吗?所以,不管他的所作所为当时有多少人不理解——当时理解的人可能是少数,包括孔子的弟子当中,也可能不见得多数人理解他,也可能只是少数人理解他——但是他仍然具有重大的历史和文化的价值。这就是我们要讲的第一部分:孔子和现在有关系吗?

 

重点延伸:

        韩德强:孔子怎么看?(下)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2)
91.7%
踩一下
(2)
8.3%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