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正道史论】03:美西战争(上)
日期:2017-03-31 10:37:31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1893年5月5日,一个“黑色星期五”,美国股市崩盘,开启了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危机。为了寻求解决办法,维护美国资本家的利益,于是美国开始向海外寻求市场,从西班牙开始了它野蛮的扩张和侵略···

 节目视频:

美西战争(上)

 


 正文:

全文7638字,耗时约30分钟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品味

【正道史论】《民主与阴谋》03:

美西战争(上)

韩德强

2017.03.05

  上一期,我们讲了奥利弗斯通的新著《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序言部分。

  在序言部分,我们实际上讨论了“帝国”的概念。

  按照我们中国人的分类法,最好的领导者是“皇”,其次是“帝”,再次是“王”,再次是“霸”,最糟糕的是亡国之君,就是让这个国家灭亡的君王。接受这么一套评价标准就叫“夏”。华夏,是接受中国文化的。不接受这套标准的,就叫“夷”,蛮夷。这一套标准实际上就有对中华文化自信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后来消失了——干嘛要有这样一套思路?为什么一定要有“皇”,要有“帝”,或者要有“王”和“霸”?特别是五四运动之后,我们特别尊重、欣赏和尊敬的一位作家,鲁迅先生,他说中国有王道,有霸道,实际上这两个东西差不多。王道是为霸道开路的,霸道是要用王道做招牌的。所以,甭讲什么王道霸道,反正都是杀人放火。说得更不好听一点,王道是立牌坊的,霸道是干实际事的。

  所以,我们从五四以来就把王道、霸道文化性的意义给去掉了。去掉之后,这个世界是个什么世界?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鲁迅先生可能不一定这么去思考,他会觉得没有王道霸道、皇和帝之后,我们就是自由的平等的世界。但这个自由的平等的世界有没有可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呢?这就涉及到我们今天要讲的,斯通这个序言里,美帝国主义的第一个帝国之战,和西班牙之间的战争。

  我们大家可能都听说过西班牙。西班牙是17世纪西方世界的一个大国,一个强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其实是伊比利亚半岛的两个国家,实际上面积不大,两个国家加起来大概也就我们河南那么大。但这两个国家因为航海先进,把整个世界分为两大部分,一半归西班牙,一半归葡萄牙。他们大概有这么一个划分海洋和领地的协议。当然这个东西我们也不能太当真,因为这是他们的想象。但是西班牙一度确实有一支全球性的海军。不过那时候的“全球”,概念和我们今天的真的不太一样。

  西班牙这支海军一度号称无敌舰队,但是在1588年就被英国打败了。1588年到1898年,中间过去了三百多年。三百多年过去,西班牙这时候在干什么呢?西班牙因为曾经是个海上强国,当然这个海上强国没有航空母舰,也没有驱逐舰什么的,其实也就是比较坚固的帆船。所以他被英国打败的时候,英国的那个舰队其实也不咋地。以我们今天看,连铁甲舰都没有,就是木帆船,无非就是火炮射程远一点,威力也不是很强。但总之从1588年到1898年,西班牙实际上是原地踏步,甚至说西班牙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强国,在不断地衰落。

  我们知道1588年到1898年这三百多年是所谓资本主义突飞猛进的三百年。按说西班牙是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那怎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不断推进的同时,西班牙帝国不断地缩小,国势不断地衰落呢?这实际上就是个问题——中国人通常有一种想法,就是制度决定论,只要是个资本主义制度,那一定就会越来越强大,要是个别的什么制度,可能就不行。但实际上,同样是资本主义制度,英国从一个相对比较落后的、边缘的、弱小的国家,不断地发展,到19世纪成为称霸世界的日不落帝国,而西班牙其实不断地衰落。

  当然如果有人要抬杠的话,实际上还有一个问题,比如说西班牙衰落是因为他到1931年才废除君主制,西班牙实际上是一个君主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因此衰落了。可是你要知道,英国也是一个君主制的资本主义国家,19世纪的时候,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那是日不落帝国的主宰啊!英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以伊丽莎白女王骄傲的。所以如果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和政治上的君主制的结合根本就不怪——这就是个现实。我们中国人实际上通常有误解,我们认为资本主义一定是和民主共和制连在一起的,而君主制一定是和封建王国连在一起的,实际上事情完全不是这样。

  到1898年的时候,美国崛起了。美国的工业力量在1898年几乎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一,我印象甚至可能更早。1890年的时候,美国的工业生产量已经跃居世界前列,很快就成为世界第一。到1898年的时候,已经是世界第一了。然后一个是衰落的西班牙,一个是崛起的美国。但这就有个问题,美国要不要和西班牙打这一仗?美国国内实际上有各种不同的声音,民主共和制嘛,那么各种声音都会发出来。

  对于美国的老百姓来讲,尽管美国在1900年的时候已经是世界头号工业强国,但是美国国内90%的人很贫穷,非常贫困。那个时候还不是八小时工作制,那个时候也没有福利制度,实际上一失业就基本上等于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对于美国的穷人来讲,既然我们美国已经是第一工业强国了,为什么我们不用这种工业力量修建道路桥梁,建造房子,改善工作条件、公共设施,提高福利和工资呢?大概90%的美国人群会做这种思考。但是这种思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公司的利润要下降,大公司比如美国钢铁公司利润要下降,比如美国联合收割机公司的利润要下降,当然包括美国的汽车。实际上大公司利润太多,工资就提不高,工资提不高,需求就很低,然后作为第一工业强国,生产出来的东西也卖不出去。

  实际上当时的美国面临一个选择——过剩的生产能力往哪儿去?

  美国国内的改革派,美国国内社会主义的倾向就说,我们让穷人富起来,你富人已经很富了,甚至有的身价都是以几亿美元计了。最富的比如摩根、洛克菲勒已经接近10亿美元计了,但是广大的老百姓一年的收入大概也就是两三百美元。所以实际上完全可以去提高工资,降低利润,让生产变得更可持续,因为其实国内需求还多得很。

  以我们今天的眼光看,1900年的美国实际上是一个普遍贫穷的美国,哪有什么需求不足的问题?但是1893年,美国发生了一场重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这场危机使得美国失业狂增,失业率一直达到20%左右。这场危机和1933年那场危机可有一比。而且这场危机不光是说很多企业破产,无数工人失业,还有特别重要的就是美国的金融体系要破产。

  挽救这个局面的,据说是摩根。摩根实际上设计了一个想法,就是说,你不是要破产嘛,我们金融家、银行家联合起来,抵御我们的金融风险。因为单个银行可能经营不善,银行经营不善会造成巨大的金融危机,所以实际上1893年的这场金融危机就成为美联储的起因。但是,摩根会说我们怎么样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扩大我们的内需吗?还是说,摩根会支持怎么更多地把产品卖出去?

  对于老板来讲,老板眼里的工人和工人自己的想法是不一样的。老板眼里的工人最好少吃草,就得跑得快,不吃草更好。老板心里是这样的,甚至老板会认为吃草多了他还会要更多。他怕工人没完没了,所以他们需要把工人的工资水平压得非常低。问题是你把工人工资水平压低之后,你东西卖给谁?最后美国实际上10%的上层逐渐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把东西卖到境外,卖到国外去。但是国外是什么?德国、法国、英国?问题是说,1893年的金融危机实际上是一场世界性金融危机,也就是说,世界各国都有生产过剩的问题,都有工资太低、购买能力太低,买不起产品的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各国有各国的殖民地。英国在19世纪最后30年里扩张了大概475万平方英里,法国扩张了300万平方英里,德国扩展了100万平方英里。美国实际上也扩张了,但美国是在国内扩张,不断在往西部推进,不断侵蚀、蚕食印第安人的土地。我当然实际上还是客气,我说“侵蚀”和“蚕食”。印第安人就不高兴了,这叫“屠杀”——对,是屠杀。美国国内其实有广大的殖民空间,可是后来到了1898年的时候,美国国内的殖民空间差不多用完了,他就得想办法对外扩张。英国当时还算是个世界霸主国家,去弄英国的殖民地好像还是有风险。弄法国的殖民地或者弄德国的殖民地都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是“欧洲列强”。

  我们实际上得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1900年的美国在工业上已经是强国,但是军事上还不是,技术上还不是,金融上也不是。技术上的强国仍然是在欧洲,以德国为中心。军事上的强国,以英国为中心。而金融上的强国,还是英国。甚至可以说,美国很多工厂的发展,它的资金哪里来的?来自英国。当然,慢慢地美国自己的金融业也在发展起来。

  所以美国如果想要海外的殖民地,他发现这个世界几乎已经被瓜分完毕。但是很有意思,还有几个不该有殖民地的国家——1898年的西班牙其实是个农业国。西班牙王室富裕得很,但是人民穷得很,其实也没有工业,商业其实也不见得那么发达。但是这个又贫穷又落后的西班牙其实和葡萄牙一起分享了南美洲。当然南美洲一些国家已经独立了,但还有一些地方保留在西班牙手里,比如古巴。古巴后来是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是1898年的时候,古巴还是西班牙的殖民地。还有一大块殖民地实际上是菲律宾。我们今天不展开更多的事情,比如说美国当时还占领了波多黎各。波多黎各是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面积不到一万平方公里,我们也先忽略它。我们今天着重要说的是美国怎样打败西班牙,占领菲律宾的故事,从这里去看美国的政治制度、政治思想是如何演化的。

  这场仗实际上打得时间不长,因为美国当时钢铁工业已经是世界第一,所以他的坚船利炮在西班牙面前就像一个大块头,西班牙弱不禁风。这场仗大概打了一个星期,从1898年的4月25号到5月1号,这事基本上就结束了。这场仗发生在马尼拉,西班牙立刻就投降了。投降以后怎么办?这里头就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西班牙说,我失败了,菲律宾我就交给你了,这块殖民地我就不要了,但是你好歹给我点钱吧,2000万美元就够,我要的不多。美国的意思是说,2000万美元,给还是不给还是个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哪怕是给1美元也是给。如果说美国给西班牙1美元,那也是从西班牙手里买来的。至于说你打了胜仗了,西班牙这是投降了,这个不重要。就是说,只要交了1美元,那我们是文明的买卖,不是野蛮的战争。逻辑是这样。

  西班牙说要2000万,美国还在犹豫的时候,菲律宾自己也有意见。菲律宾的意思是说,你美国把西班牙打败了,你是来帮我菲律宾独立的是吧,很好,我宣布独立了啊!所以在七个月以后,1899年1月份,菲律宾宣布独立,他们出来了一个共和国,他们选举出来了他们的总统。美国当然很不高兴——这是我的肥肉啊,虽然我们还没谈清楚到底付2000美元还是1美元,但这是我的地盘,你怎么冒出来独立了呢?所以第二个月,美国军队就进了菲律宾,镇压菲律宾的共和国政府。

  这实际上就涉及到美国政治思想上的一个重要的变化。美国你不是民主的国家吗?不是共和的国家吗?不是就像美国要从英国手里独立一样,喜欢帮助世界上寻求独立的人民吗?这确实是个问题,在美国国会也引起一场辩论:有些议员说,这步可不能走啊。如果我们走出这一步,派军队去征服菲律宾的反抗,去消灭菲律宾的共和国,就意味着我们美国变成帝国,从此我们美国就是高高在上,去统治低低在下的殖民地。这个曾经是我们美国反对的;有些议员说,我们要是去入侵菲律宾,这就是本世纪最大的一桩国际犯罪,谴责声可能是这么高的。

  那个时候的美国总统叫威廉·麦金莱。麦金莱怎么想?麦金来其实也很纠结。“纠结”当然是斯通的表述。据说他在白宫踱步了好几天,走来走去,犹豫到底要不要入侵菲律宾,到底要不要占领他。最后的意思是,还是要占领,人家是个劣等民族,我们是个高贵的民族,我们是天命昭昭,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注定要领导这个世界。那么现在,这个现成的殖民地放在那里,为什么不去占领?所以麦金莱总统后来就下令开进菲律宾。

  但是菲律宾虽然手无寸铁,捍卫独立的意志也很坚强。所以,这场仗,美国对菲律宾的征服花了三年半,基本上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越南战争的一场预演。总统本来认为美国很快就能搞定菲律宾这帮土著,这帮劣等民族。其实什么叫人家是劣等,优等劣等都是你自命的,人家菲律宾人不觉得自己是劣等的,人家实际上和美国当初反抗英国一样有顽强的要独立要自由要民主要尊严的意志。所以这场较量虽然双方实力悬殊,但是持续了长达三年半的时间。

  这场战争,美军大概出动了十二万六千人,死了将近四五千人。而菲律宾方面死了二十万人——这大概只是统计得着的数字,统计不着的数字是会更多的。战争的花费花了多少呢?四亿美元。人数和钱其实都是不少的。当时美国人不多,菲律宾人也不多,所以相对数量上来讲,从人到钱,花费都很大。

  什么叫四亿美元?美国当时的平均工资也就是两三百美元,美国现在的平均工资大概是三四万美元,也就是说现在美国工人的平均工资是那个时候的一百多倍。按照这个算的话,四亿美元至少相当于现在的三四百亿美元,相对数量甚至还可以更大。比如说折算成黄金,当年的四亿美元可以买多少黄金?这么算的话,其实所费甚巨。

  最后菲律宾被征服了,征服的过程非常像我们后来看到的美国对越南的征服、美国对伊拉克的征服——"三光政策",不分军队和平民的屠杀。比如说有个将军,下令要把菲律宾某一个活跃的区域,方圆十二平方公里内所有的人统统杀光。还有一次,菲律宾的游击队袭击了美国一个小分队,70多人里死了50多人。然后指挥美国军队的将领就下令,十岁以上的人统统杀光。这显然是赤裸裸的战争罪,赤裸裸的野蛮行为。

  我们看到今天的美国是“人权的旗手”,经常发表报告谴责中国这个侵犯人权,那个侵犯人权,监狱的待遇怎么需要改善,或者哪个政治犯应该释放了。他经常给我们提点这个意见,每年对我们中国进行《人权状况评估报告》,指责中国的人权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但实际上,你真要去看美国的历史的话,他在海外所屠杀的平民,算不算人?他们的人权该不该考虑?要这么说起来,中国还真没有在海外屠杀任何一国的平民。除了朝鲜战争我们保家卫国以及在越南战争当中出了点武器弹药,帮助北越以外,我们实际上真的没有在海外杀什么人。但是美国实际上从那时起就开始了战争的进程。

  四亿美元我们仍然可以再讲一讲。因为人不算在钱里头,就是说,其实大量的东西主要是装备费。四亿美元装备费,干什么?买军火。所以斯通的这本书,序言标题就叫《帝国起源:战争是笔大生意》。第一笔生意就是一笔四亿美元的大生意。

  这四亿美元真的是一笔很大的生意。我们知道当时的洛克菲勒,他多年经营石油。实际上洛克菲勒还多多少少有点工业的、进步的文明因素,比如说他改进了炼油方法,形成了一个大的石油公司。甭管他用什么方法,比如贿赂、倾轧、收买,但他没怎么杀过人。他用比较长期积累的方法拥有资产,大概也就是这个水平。但是,三年功夫,美国的军工企业就赚了四亿美元。其实实际上战争真的是笔大生意。从此,美国就占领了菲律宾。

  不过通过《菲律宾占领案》的时候,也还有一个小小的争议,是可以反映美国国内其实也有一些进步的力量。就是涉及到美国要不要永久性占领菲律宾,永久性地把菲律宾作为自己殖民地的问题。后来,参众两院激烈辩论,最后说我们还是别永久占领,既然我们说我们是优等民族,他们是劣等民族,他们不会民主,那我们培养他们。类似当年孙中山讲的军政训政宪政,最后我们还政于民,我们现在暂时占领一下,我们暂时殖民一下。所以后来美国通过的法案是说,到1946年,也就是说48年以后,美国再把菲律宾的治权还给菲律宾。

  为什么要说这个话?因为美国是一个蛮国。其实我现在不愿意用“帝国”这个词去说话,因为“帝国”这个词实际上是带有误解的一个词汇。美国其实是个蛮国,后面的希特勒我们可以叫他野国。野国和蛮国可能还有点区别。蛮就是不太懂礼貌,蛮就是遇到别人来的时候我再反应一下,这是蛮,野可能就直接吃人肉了。总之,我们姑且把美国作为蛮国,这个蛮国里头其实是有文明因素的。也就是说美国民主自由的因素不是真的不起作用,它其实也在起作用。所以参众两院以一票之差,微弱多数,最后通过对菲律宾48年的占领。为什么不是99年?我们知道英国对香港的占领就是99年。为什么美国不援引英国对待殖民地的方法?这里头体现了美国一些进步和文明的东西。

  但你会发现,这进步和文明在野蛮面前显得微不足道。去年下半年,菲律宾出了一位总统,杜特尔特。杜特尔特2016年当选总统,离1946年美国把菲律宾的治权归还给菲律宾过去了整整70年。70年以后,才出来了一个敢跟美国叫板的菲律宾总统。也就是说1946年到2016年期间,整整70年,菲律宾甭管哪一个总统当选,甭管哪一个政党获胜,其实都还是要唯美国马首是瞻,要听美国的话。甚至可以说2016年当选的杜特尔特,他说他不想当美国的狗,但是美国在菲律宾有军事基地啊。杜特尔特不想让菲律宾继续做美国的狗,但是扭头一看发现,很抱歉,还有一条狗链子在拴着呢。狗链子长和短就是美国的文明的程度了。但是有狗链子,还继续把菲律宾当做狗拴起来,就是美国野蛮的所在。

  我们今后有机会讲讲国别史也会很有意思。比如说菲律宾在1946年到2016年期间经历过多少政变,多少动荡,什么情况下美国怎么干涉菲律宾的证据……我们慢慢地讨论,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今天的菲律宾仍然有共产党游击队在活动。

  有共产党游击队在活动,这个事情好不好?如果菲律宾是一个富裕的、文明的、团结的、进步的一个国家的话,共产党想活动其实也不是很容易的。如果是一个相对财富分配比较平均的,相对生活比较有保障的国家,共产党不是很容易活动。所以当今天菲律宾的共产党仍然还比较活跃的时候,我们大体可以判断,菲律宾经历了美国48年的殖民统治和70年的隐形的殖民统治之后,其实仍然是一个贫穷的、落后的,充满了残暴和野蛮的国度。

  根子在哪里?那就是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菲律宾是作为殖民地被美国给统治了。

  站到美国人的角度,他可能实际上还是应该算一笔账。这个帐一算,更清楚地知道这场美西战争对美国人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通常会认为美国占领了菲律宾,菲律宾被统治的话,那美国总是好的吧?里面的要害其实是,美国是什么人的美国,哪些人的美国?由于占领菲律宾,美国至少有五千青年男子死在菲律宾。那至少这场战争不是这五千人的战争。剩下来的那些人,伤的伤、残的残,其实也不见得是件好事。这些人退伍了、复员了,去干什么?可能还是到流水线上去工作,他仍然可能是属于90%的贫穷的美国人。

  那么对于非军工企业的美国大老板有什么好处?据说是有好处。比如说占领菲律宾之后,就可以在菲律宾种橡胶,开垦橡胶种植园,可以去要菲律宾的各种矿产资源,可以去菲律宾收税,可以去盘剥,可以去干这些事情。但是一定要知道,统治一国人民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统治往往意味着在政治上产生两个方面的恶果。第一个就是让统治国从此变得不再愿意辛勤劳动,钻研创造,不再愿意辛辛苦苦去积累。因为统治,有人不断地给你送东西。第二个就是,在被统治者这一方,一定积累了怒火万丈,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反抗。而这个中间一定意味着统治和被统治是一场持续的拉锯战。所以当美国的企业、美国的公司在那里不断获取利润的时候,那战争的费用谁来支付?统治的成本谁来支付?很有可能统治的成本要美国90%的老百姓来支付,而统治的收益会落到美国10%的大老板手里,其中最重要的会落到军工集团的手里。

  那个时候,军工集团可能还在雏形阶段,那个时候顶多生产个来复枪,几门炮,跟现在生产航空母舰、飞机、导弹防御系统,或者生产核弹,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是,有雏形就有他的发展、成长、壮大,所以今天的军工集团已经成为一棵参天大树,遮天蔽日。遮了什么天?蔽了什么日?遮了民主的天,遮了自由的日。

  也就是说,美国民主自由的阳光被军工集团这棵大树给挡了,下面寸草不生。我们仍然假设美国有民主有自由,我们仍然希望,也相信美国民主自由不是真的不存在。但有这棵军工集团的大树挡在那里,阳光顶多是透过树叶的缝隙,点点滴滴地洒到土地上。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民主与阴谋》开篇:为什么要讲《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

 


 

这里是正道网全新视频对话节目

“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zhangmeiying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