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逍遥游06】朝鲜为什么总让人看不懂?(下)
日期:2017-02-19 10:44:01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这两天金正男遇刺可谓火爆世界,一时关于朝鲜和金正恩的言论充斥舆论。我们该怎样认识朝鲜,朝鲜政治氛围又能给世界以怎样的启示呢?好社会如何有可能,理想社会路在何方?本期逍遥游我们继续朝鲜游

节目视频:

附:节目文字整理稿

【逍遥游06】朝鲜为什么总让人看不懂?(下)

韩德强

  (接上文)但即使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我们还是不能更好地体会北朝鲜人民的感受。因为我们现在场景全换了。换了之后实际上毛主席多多少少,他至少已经不再是神,他已经被从神坛上拉下来了。因为神是不会犯错误的,但文化大革命是犯了错误的。所以犯了错误的他肯定就不是神,所以他就降为人。后来很多人说:“既然是人,那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误,那就不可饶恕!”所以毛主席就被另一部分反毛的力量给妖魔化了,毛主席就在中国人的心里头从高高在上的,现在实际上是变得可以讨论的,甚至是还可以批评,可以否定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已经不习惯再这么去思考曾经有一段毛主席真的是作为神存在的这么一段历史,所以就很难去换位思考去理解北朝鲜。

  文革摧毁了众神体系,启蒙和传播了民主

  我为什么说66年是个很重要的年份呢?因为66年开始了文化大革命,这个文化大革命可以说毛主席的权威得到空前的巩固和提高,他就更是上了神坛,毛主席显得更加是神一般的存在。因为他的那些战友们都可以毛主席一挥手,就被打倒,那他就更成神了嘛!不错的。

  但是,过去对毛主席的崇拜,不单是说崇拜毛主席,甚至是崇拜当地的比如大队书记、公社书记、县委书记、省委书记,毛主席在66年之前是作为众神之神存在的。因为他们一层一层神的存在,显示了毛主席这个大神的存在。所以一定程度上,当时我们的解放军或者我们的干部,或者我们的一些县委书记、省委书记,当他们下乡去慰问老乡的时候,总是说:“是毛主席派我们来的!”神是有很多助手的神,是吧!

  1966年意味着什么?毛主席他打倒了所有的助手!如果说毛主席怎么存在于我们的政治生活当中,就是你可以直接和毛主席对话。拿着毛主席语录,你就是神的孩子!你就不用在中间有一些什么党员干部模范来慰问你了,甚至于党员干部模范领导他们都是走资派。就是原来曾经有一个神的体系,现在只剩下孤零零一个神了。但是这孤零零一个神他不太容易存在,所以很快随着历史的进展,毛主席先把自己的这个神的体系给摧毁了,那最后他自己也就被人家推下神坛了。

  可以说中国的民主意识真正地大规模地、全民性地开启就是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这一点很多自由派也承认的,为什么呢?因为今天政治舞台上的自由派、民主派,那些信念比较深的,你去查一查他们在文革期间的表现,多数是造反派。什么是造反?造反有理意味着政权有问题,各级政权全有问题,所以造反有理。这个政权有问题,主权在我老百姓,主权在我造反者,造反者是天然有理的。为什么天然有理?因为造反者是人呢,是公民呢,所以公民是天然有理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公民天然有理的信念,它恰恰是文化大革命造反派的核心理念。这个核心理念藏得很深,以至于说好多人自己都没有想到,其实他的民主意识真的不是被五四运动启蒙的,而是被文化大革命所启蒙的。

  按说大神需要很多的中神,小神做支撑,这个大神的地位才是稳固的。你把中神、小神都打倒了之后,这个大神也就摇摇欲坠了。基本上大概是这个逻辑。然后我们这场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根本摧毁了这个权威,摧毁了对权威的崇拜。而没有对权威的崇拜,认为自己总是有理的,认为自己总是天然正确的,这种信念恰恰就是我们今天在特朗普选举当中所感受到的人民的声音,就是:“你是总统,但是我还是公民呢,你不能剥夺我公民的履行权,你不能平白无故地怀疑我!”所以你会发现在白宫外游行的那些抗议者心底的声音,其实和我们当初造反派在天安门游行的这种内心的情绪实际上是一样的。

  朝鲜没有一场文化大革命,所以朝鲜仍然是一个众神体系。这个神话体系没有被打破过,民众没有受到过民主和自由思想的大启蒙。民众也一般觉得:“那总得有个长官吧,这个长官最好是个好人吧,这个长官甚至最好是一贯正确的吧!”那么朝鲜的领导层几乎就在塑造这么一个形象——我们是一贯正确的,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是不需要怀疑的,你就好好地干活就行了,好好地努力工作就行了。

  这种意识当年刘少奇就这么想过,就说共产党员你就别问我们路线正不正确,共产党员的修养就是埋头拉车就行了,路我们在指着呢!我们是干什么的?领导者天然就是指路的。但是毛主席的意思是说,不对,你不能光当老黄牛,你既要埋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这么着就是说,让大家都眼光向上,去看领导者有什么错误没有?哇,这领导哪能没错误啊!本来领导就有很多错误,一向上看领导就是有错误的,一家伙全国起来。比如说一个学校发现校长有问题,党委书记有问题,县发现县委书记有问题,省发现省长、书记有问题,各个单位工矿企业都发现头头有问题……这个其实就是埋头拉车的老黄牛都起来看路去了。

  可是在北朝鲜没有这样的过程。所以这样的话,你会发现北朝鲜,他这个神权体系其实是相对完整的、未经瓦解的,没有被自由民主思想所洗礼的。

  自由民主思想的洗礼使人们难以理解朝鲜

  通常我们会觉得朝鲜这个国家很奇特,其实奇特这个词一定程度上也是通过我们今天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眼光去看问题的。其实你透过北朝鲜的眼光看问题,整个世界很奇特,我们是正常国家,因为千百年来几乎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怎么我们现在就成了有问题的呢?那当年中国国王不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吗?当年中国国王统治我们北朝鲜或者朝鲜的时候,他不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吗?我们当初北朝鲜或者整个朝鲜半岛,我们是借着比如说大汉皇帝的权威、大唐皇帝的权威或者说大宋皇帝的权威,我们在统治这个朝鲜半岛的居民。这个谁说有问题啊?北朝鲜可能会这么思考问题。

  当然我这种说法可能北朝鲜不高兴啊,怎么显得我们好像是封建国家!这个东西真难说,因为封建不封建,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的眼光才把封建不封建这个词汇看得很重要。那人家完全可以说,这是我朝鲜特色,我乐意,我们的老百姓接受,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那你美国不是也不让改变你们美国的生活方式吗?这是我北朝鲜的生活方式,我也不容改变。我们就乐意,你管得着吗?

  但毕竟整个这个时代,整个这个世界是被自由民主给洗礼过的世界,所以朝鲜的这样一个状态也会和外界发生碰撞。

  比如说,最近北朝鲜驻伦敦的一个外交官,驻英国的一个外交官,可能还是比较高级的外交官叛逃了。在英国美国的掩护下,在南朝鲜的帮助之下,现在住在南朝鲜,他就觉得这个北朝鲜太恐怖了,他认为北朝鲜人民是很不满意的,认为北朝鲜的政权一定会被人民起义所推翻的。他到英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可能感觉英国的生活条件其实挺好的,人民生活也挺安定的,甚至还有言论自由、民主啊这种气息,他觉得挺好的,没有神的世界也挺好的。这个北朝鲜的外交官可能这么思考问题。

  但是呢,他是进入了另外一套话语系统,进入了另外一种物质生存状态,他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英国和美国的生活方式,然后反过来再看北朝鲜就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真要长期生活在北朝鲜的话,那可能没有这种感觉。或者说长期生活在北朝鲜,他也到了英国美国来当大使,或者到中国来当大使,但是他仍然认同北朝鲜政权,也有这个可能性啊!也就是说叛逃的这个北朝鲜的高级官员,他在对北朝鲜体系的认同程度可能是不够深的,也许真认同深了,他可能不背叛了。甚至可能他经历的外部世界越丰富,他越坚定对北朝鲜社会的认同,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啊!

  也许对北朝鲜认同比较深的话,你会发现北朝鲜说的很多话也不是假的,他也是真的。比如说北朝鲜认为自己的军事实力世界强国,只有2500万人的一个小国,但是他敢说自己是世界强国,甚至世界第一军事强国。你觉得这个事情好像是不可思议的。这个整个是发疯了吗?我们通常会这么认为。但你仔细想一想,当年的希特勒他德国只有五、六千万人口,但打遍欧洲无敌手啊。你站在希特勒下面的高级将领来看,比如站在隆美尔的角度来看,或者是站在其他那些将领的角度来看,觉得希特勒真了不起啊,他真的横扫欧洲啊,甚至一不小心莫斯科都已经要被拿下了。这是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发生的,希特勒33年上台,41年冬季兵临莫斯科城下,伦敦也正在被德国的轰炸当中啊!你会发现,德国是非常强大的一个国家啊!他真的是没把周围国家放在眼里,那个法国根本不堪一击啊!也就是说透过希特勒的高级军官的眼光来看,你说这事以前都没想过啊,以前都不知道法国是什么,波兰是什么,奥地利是什么,都不敢打的!现在打过去之后,如入无人之境。整个就是嘁哩喀喳,砍菜切瓜。哇,那希特勒岂不是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你站到对北朝鲜认同比较深的高级将领或者党的高级领导人的眼光里头看,也可能看到的是这个。

  其实也不用通过对北朝鲜认同比较高的人来看北朝鲜。咱们就说特朗普,特朗普就对金正恩翘大拇指,说:“这小子,厉害!”为什么?金正恩想干的事都能干成,特朗普想干的事一件都没干成,所以特朗普可能对金正恩羡慕坏了,就这么简单。华盛顿你这么多年啥事都没干成,人家嘁哩喀喳、悄不蔫的啥事都干成了,这不是很神奇吗?

  通常我们会直接站到自己的眼光,会把朝鲜的话变成一个荒诞的,不可理解的,甚至是神秘的、陌生的这么一个国家,我们的认知上会有一种不耐烦。因为我们认为民主自由是天然正确的,集权是天然错误的。进一步就说唯物主义是天然正确的,神权是天然错误的,唯心主义是天然错误的。我们带着这样一种情绪,我们很难理解北朝鲜。

  我们顶多理解到这个程度,就是北朝鲜效率高,美国效率低,民主效率低,集权效率高,我们顶多在这个层面上去理解。但很可能这个跟效率关系不是很大。它实际上就是整个生活方式,对人生的理解,对社会的理解,对自己整个周围人际关系的理解。

  神权对于朝鲜的积极意义何在?

  如果认真去思考的话,比如说我们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我们真自由,当然你得有钱啊,没钱的话你其实也不太自由。有钱其实在这个世界是真自由。而且如果到了美国的话更自由,还可以买枪,还可以买炮,你买个私人飞机,里头装个什么机关枪、机关炮啊都有可能,这美国太自由了!但这个自由的世界也是个危险的世界,也是个陌生的世界。就是你不知道谁哪天“砰”地给你开个冷枪,你根本不知道跟你谈话的那个人他在想什么,他值不值得你信任。这个自由世界也是个冷漠的世界,也是个怀疑的世界,也是个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的世界。

  所以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里头,如果你要去思考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话,就说陌生人之间凭什么建立联系?如果说一个陌生人跟你搭话,你一般天然是会很恐惧的,或者很怀疑的,凭什么?你跟我说话什么意思?大家都坐过高铁,坐过火车,做过飞机,飞机上那个邻座的陌生人,他不跟你搭话,你也不跟他搭话的,就是你不知道他跟你搭话什么意思,是要跟你套什么近乎?这个人是不是个危险分子?如果是个女的跟你搭话,你发现你可能会是“哎,你要干什么?”男的跟你搭话,“那是不是要做生意?”做生意的话那你够不够资格跟我做生意啊?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在飞机上,在火车上,在所有的陌生场合,我们都不跟人搭话的。因为我们如果说愿意达成某种交易的话,一定是说这事对大家都有利,我们能一起发财,这个我们才能够说我们坐下来聊一聊,喝喝茶什么的。一旦发现这个没什么生意可做,那抱歉我的时间很重要,我不能浪费时间。这个就是我们自由世界人与人的关系。

  但在北朝鲜的政权里头,很可能人与人之间因为有共同的敬爱和崇拜的对象,有一个神在,所以人与人之间反而彼此可能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有共同的生活意义,有共同的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所以很容易取得信任和沟通,也可能会容易形成人与人之间一种更加紧密的关系。

  这个实际上就是我们曾经在毛泽东时代体验过的东西,这种东西他其实比我们家有多少冰箱,或者我们家有几栋别墅可能还更重要,这就涉及到对人生意义的理解。

  其实他们是由朝鲜这两千五百万人作为一个整体,而金正恩,金正日他们只是这个整体的一个联系。我下面说一句话其实是自由主义者一般也都认同的,就是人们为什么团结在一起?或者出于有共同的仇恨会团结在一起,或者有共同敬爱的对象,或者崇拜的对象,共同的神可以把陌生人联系在一起!

  所以你可以感受到为什么伊斯兰的一些所谓的现在叫极端份子啊,他能够绑上炸弹去搞爆炸呢?因为所有的伊斯兰人有同一个神的时候,正像所有的基督教有同一个神的时候,他们有同一个敬爱对象的时候,他们就形成一个共同的比如说伊斯兰社会,一个共同的基督教社会。而那些绑上炸弹去自杀的是对这个共同社会以外的敌人的一种攻击,是为这个共同体做的一种牺牲。所以这样的话,他是视死如归的走上战场的。

  站在对立面角度,这个非常可怕,你怎么能搞这个事情呢?你怎么能不把我们当人看呢?但这个实际上就是一个神话的体系。他会有神和神之间的战争,如果说神和神之间取消战争,得有一个神的体系,有众神之神,他逻辑是这样。但这个东西没有,所以就是基督教内部也分各派,伊斯兰教内部也分各派,派系内部他也是相互倾轧和争执。

  那么在北朝鲜呢,等于通过他政权的强力的统一性,他把所有的分歧都消灭在萌芽状态,或者说以某种宫廷的方式他都处理掉了。所以他就形成了一个金家的连续统一的一个形象,不容挑战,这叫白头山血统。人家倒不回避血统这个词,就是你忠于这个政权,你要忠于政权的什么人?政权是由很多人组成的,忠于政权的白头山血统,白头山血统准确的就是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这个血统。人家这个倒是公开说的。

  主持人:透过刚才我们这样的一个讨论过程,虽然说朝鲜这样一个状况,对我们很多人来说不能够理解,但是实际上在这个讨论过程中的话,也展现出了北朝鲜独特的一面,很有战斗力,很团结,很有凝聚力,民众因为彼此共同的一种联系,联系成了一个整体,生命除了物质的追求外,还有了更高的一种意义。

  所以对于北朝鲜人民来讲,这样的一个体系也让他们至少有高于个人的意义。他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在生活,他和两千五百万人在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你要知道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这是我党也这么说啊!

  跳出局部展望世界未来

  那是不是有人会觉得似乎北朝鲜这样一个神权国家,他也有了一定的合理性?

  合理不合理另当别论,我们只是在做客观的解剖。因为我个人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他。自由民主的某些想法还是深植于我的内心,所以我对这样一种不问青红皂白,就认同的这个血统,我实际上是真不太满意。

  在中国文化里头,一个国家的统有三个层次,最低层次的是血统,高于血统的是法统,高于法统的是道统。所以在中国看来,当一个国家忠于某个血统的时候,这个实际上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一般来讲,一个有为的、有道之君他不愿意说就是个血统问题,他得一定要讲到道统,讲到文化上头去,去寻找合理性。所以我个人不是那么很喜欢朝鲜。

  但是呢,我至少觉得我们要试图去理解他,理解他你才能和他们打交道,才能沟通得了。如果用思想、用语言去沟通,就不需要用炸弹去沟通,这个成本太高,实在太血腥。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这个所谓自由世界的人多对北朝鲜的生活状态有一份理解,我们就少一份敌意。

  其实我们自己的生活也会得到反思,也会得到改进。因为如果你相互完全否定,没法沟通,这个是最糟糕的事情。

  自由派觉得自己天然正确,这个天然正确也是有问题的,谁说天然正确了?明明造成了很多自由地竞争,自由地弱肉强食,甚至自由地恐怖主义,你还不去反思自由二字?自由就天然正确吗?那现在特朗普不是要反思吗?美国是个自由移民的国度,但是这个自由的移民里头藏着很多恐怖分子怎么办?所以自由二字他就要加以限制。到底限制还是不限制,这绝对是个问题。如果这个伊斯兰国IS他们聪明一点的话,要支持一把特朗普的话,现在就在美国搞点什么活动,他的禁穆令立刻就变得拥护的人多起来了。美国的选民他实际上很容易摇摆的,东风来了他就往东边倒,西风来了就往西边倒,他这个自由完全以当时的感受为转移。显然美国政治在这个意义上是很不稳定的。你去想一想,不要说现在怎么样,就是特朗普干的事情,远没有小布什厉害,小布什不由分说就打了阿富汗,谁也没同意啊,联合国也没通过啊!他的那些盟国也没同意啊!说阿富汗这里头藏着本拉登,我就要打阿富汗。本拉登就是一个人啊,你至于动用导弹去打阿富汗吗?至于派飞机去轰炸吗?这个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结果得到美国老百姓群情激愤的支持,听说本拉登藏在那里,这个911是本拉登干的,炸他没商量!美国老百姓的自由概念那个时候都跑哪去了?人权概念跑哪去了?这东西实际上他们自己不反思的。

  那么就说到北朝鲜昨天发射的这枚中程导弹,他为什么发射?发射它的话对国际有什么样的一种影响?我们就不说为什么发射它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肯定要发射,他处于整个被国际社会孤立的那种感觉,他危机感非常强烈,他要发射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不说他了。就说发射以后会怎么样?实际上北朝鲜自己的感受,他发射了很多次了,每次国际社会都嚷嚷要制裁,甚至要什么斩首行动,要突击北朝鲜的什么军事基地,要摧毁北朝鲜的核设施、核基地,一次也没有发生。实际上在北朝鲜看来,其实尽管发射,中程导弹、将来远程导弹、将来在导弹上再绑个核弹头,干吧!这国际社会实际上是一个很涣散无力的国际社会,联合国的决议跟放屁是很像的,就是臭一点,它一会就散掉了。所以这大概北朝鲜就是这种感受。其实是我估计啊,大家看新闻多了的话都是这个感受:“没事!就是嚷嚷一阵子就过去了!”我认为大概还是这样。

  但是说最后会怎么样?最后这个情况会很复杂。因为美国国内的政治在发生变化,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倾向如果继续抬头,继续上升,我估计这个趋势不会因为特朗普会不会下台,会不会被弹劾而有太大的变化,它会有波动,但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所以总之美国其实战后付了太多的成本,他没得到什么好处,他要撤退,要回到美国去,这是个大潮流。民族主义的浪潮,各顾各的浪潮是个大潮流。这种情况下,朝鲜今后的活动空间还相当大。

  朝鲜的活动空间越大,比如说南朝鲜啊,日本啊,都会越害怕。他们就担心特朗普,说你管美国了,你不管我日本了?你不管我南朝鲜了?为什么安倍这两天着急忙慌地去见特朗普,完了又送大礼,又抱他的粗腿。为什么?他就是怕被美国抛弃。但是我估计基本上抛弃是注定了的,只是说早早晚晚,进程快慢而已。这当然后面的故事就更多,比如说日本要重新军事化,要核武化,整个国际社会重新纵横捭阖,那我们另当别论了。

  美国一旦不管,各个国家就自己管自己的事情,自己管自己的事情那就更复杂了。那这可能就开启一个,回到我们中国人熟悉的春秋战国时代,那就是远交近攻这一套就来了,这个国际社会没准就要战火风飞了。所以这个意义上说,你还得感谢一下美国,其实他多多少少真的是维护一个有利于美国的国际和平。(全文完)

  2017.02.13

 

这里是正道网全新视频对话节目“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