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经世济民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上海自贸区能拯救中国经济吗?
日期:2013-10-31 15:18:35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这是10月3日韩德强老师于河北定兴正道农场做的一个讲座,上海自贸区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在官方一片赞歌的背后,自贸区的所谓开放究竟是解救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倒逼政改的最后一把利剑?或者将成为中国沦陷的起点?让我们听听韩老师怎么说。
       导读:在官方一片赞歌的背后,自贸区的所谓开放究竟是解救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倒逼政改的最后一把利剑?或者将成为中国沦陷的起点?让我们听听韩老师怎么说。10月3日于正道农场。

 
      
         文字整理稿:

  上海自贸区能拯救中国经济吗?

  上海自贸区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有关方面对它寄予的评价很高,给予的期待也很高,把它比作1979年深圳故事的2.0版,是说中国未来要以开放倒逼改革,要通过自贸区这种方式让中国富起来,也还说自贸区有可能让香港变得失去竞争优势。那么这么美妙的图景我们怎么看?实际上,具体的政策解析不是我们今天要进行的工作;政策解析哪一条哪一款,我们可以到哪里去投资什么项目,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恰恰是经济贸易区的三原则,即投资自由、贸易自由和金融自由。这三大自由是否会促进中国进一步的富强?是否会通过所谓的开放来倒逼改革?要进行什么样的改革?今天实际上是讨论这个问题。

  当然我们现在听不到辩论的声音,我们只听到了一方的言论。现在所有新闻都是一面倒的赞美,但实际上并不是没有争议。我估计习近平总书记可能就对这个自贸区会有所保留,为什么?他强调,中国的企业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中国要有自主的技术。假设习近平总书记真的有这种想法,那么它跟自贸区的原则恰恰是相冲突的。自贸区的原则,所谓投资自由和贸易自由,实际上对中国建立自主的技术和工业体系是非常不利的或者说是进一步不利的。

  对于我们这里大多数的同学而言,贸易自由、投资自由以及金融服务的自由化究竟是什么意思可能还不太清楚,我就先介绍这三自由原则。

  投资自由、贸易自由和金融自由,这三自由原则是70年代初期逐渐形成的一股自由化潮流,以1980年的里根、撒切尔的改革为标志,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突破和扩展。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在这三自由原则的影响下逐渐地自由化。

  比如说自由贸易这件事情。从1948年到1970年,世界范围内流行的是叫“贸易保护”。通过贸易保护,日本、德国和美国纷纷建立了独立的工业和技术体系,甚至在1948年到1970年这段时间里,许多国家都想搞自己的工业和技术体系,比如巴西、阿根廷。当时用的词 是“进口替代”,什么叫“进口替代”?比如巴西要从美国进口汽车,但如果巴西自己生产了巴西的汽车岂不是就是对美国汽车的一种进口替代吗?就不需要进口了。这就形成整个拉丁美洲的一个经济学和政策的思潮,“进口替代的发展经济学”。而实际上这是一种贸易保护的经济学,因为按照自由贸易和自由投资,如果巴西国产的汽车价格高,没有竞争力,那为什么不自由贸易直接去进购美国的汽车或者日本的汽车呢?巴西不生产自己的汽车不就可以了吗?让世界上最擅长生产汽车的企业生产汽车,最擅长生产葡萄的企业生产葡萄,最擅长生产集成电路的企业生产集成电路,全球资源最优组合,这种声音就叫自由贸易导致世界利益最大化。

  这种贸易理论是不是成立?我做过一个推论,我认为按照我这个推论来看自由贸易很可能是导致世界利益的最小化。这是两种完全相反的结论,但是怎么可能同时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主张呢?

  现在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其实倒退到1948年的时候没那么多,也就一百三四十个国家。如果这一百三四十的国家都是拥有自主工业和技术体系的国家,这种情形就意味着每个国家都搞贸易保护,巴西、阿根廷、俄罗斯、中国、印度、台湾等等,当然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它是作为一个地区来搞自主工业和技术体系。然后这些国家相互之间进行有管理的贸易,但不是自由贸易。

  当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技术和工业体系的时候,这就是一百三四十个工业国,尽管每个工业国的工业水平不见得那么强,但都是工业国。工业国之间进行有限度的贸易,贸易总量有可能会相当大。按照自由贸易理论,美国、德国、日本、法国是工业国,全世界其它各国就是农业国,大家知道农业国是穷国。按照自由贸易的理论,世界上发达的工业国大概只有七到八个,这七到八个可能特别发达,但其它一百多个国家就变成是农业国。

  哪一种情形能使世界的财富最大化?这就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基本事实,世界贸易发生在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发达国家跟不发达国家、农业国之间的贸易量很少。为什么呢?发达的工业国跟不发达的农业国之间的贸易只限于什么?比如美国跟墨西哥之间进行的贸易,美国把农业国墨西哥的香蕉、苹果采购过来,因为香蕉、苹果不值钱,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贸易量就会变得很少。如果墨西哥是个工业国,工业国有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的时候,相互之间的贸易量就会变得更大。

  大体来说,发达国家跟不发达国家或者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量是20%,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量占到世界贸易总量的80%。一个更简单的比喻就是,城市跟农村之间的交易量和城市跟城市之间的交易量,孰大孰小?由此就会发现,城市跟城市之间的交易量特别大。因为北京、上海都是发达城市,所以两城市之间的旅客流量是特别巨大的,每天有大量的高铁、动车、特快往返于北京跟上海之间。相反上海就只收购郊区的农副产品,因此跟上海农村郊区的贸易量就少了。如果说一个国家的农业只占到他国民生产总值的20%,那么把全部的农产品买过来不就是20%的贸易量吗?可是农民自己还要吃一部分,也就是说农产品的一半是要农民自用的,有一半是被城市买走的,基于此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贸易量只占到GDP的10%左右,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贸易量反而会非常大。同理可知,若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工业国,工业国和工业国之间进行贸易,贸易量会大;工业国和农业国之间进行交易,贸易量会小。所以我的推理即是说,世界各国都进行贸易保护的时候,世界财富总量反而会非常巨大。

  尽管世界各国都建成工业国,但工业国跟工业国之间仍然有拾遗补缺的问题,什么叫拾遗补缺?中国的稀土资源比较丰富,稀土工业产品比较发达。可是,抱歉,比如法国没有稀土,法国是发达的工业国,假设中国也是发达的工业国,中国的稀土工业制品与法国的油资源进行交换,不就是巨大的贸易量吗?这个贸易就不是自由贸易,而是有管理的贸易。我们所需要的是对我本国的工业和技术不产生危害,不产生冲击,起补充性作用的产品,而不需要对我本国的工业产品市场造成巨大冲击的产品,如果是摧毁我本国的工业和技术的产品就更不需要,这叫有管理的贸易,有协商的贸易,managed trade,它是这个概念。

  从七十年代起开始的原则叫自由贸易。自由贸易就意味着发达国家的技术和工业产品会摧毁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和产品。比如中国现在的摄像机产业,我们面前的摄像机产自哪里呀?日本。德国货都不见得行,是吧?日本货好。飞机这一产业,是空客和波音这两家。汽车这一产业,大家知道汽车这一产业容量特别大,全球九大汽车集团控制全球汽车市场的90%。如果通用汽车,大众汽车他们内部的运行成本降低一点,我们的吉利、奇瑞就没有生存空间,幸亏通用汽车、大众汽车腐败,它内部腐败之后,汽车的售价就会相对较高,相对较高之后就会给我们吉利和奇瑞的生存留下生存空间。如果通用、丰田、大众这些汽车把他们的内部成本、腐败和高薪压下来,压下来之后,品牌和技术又好,售价又相对比较低,那中国的奇瑞、吉利这一类国产汽车就可能没有生存的余地。

  我们不做汽车工业不知道,做了汽车才明白其中的利润空间非常大。如果没有表现出利润,其实就变成机构林立、高薪和腐败。此前汽车工业有一个典型的说法,汽车工业年产汽车不上三十万辆是不能挣钱的。可是奇瑞、吉利一起来就发现,三万辆、五万辆就能挣钱。反过来讲,类似于福特汽车公司生产三百万辆、五百万辆汽车的汽车公司为什么会亏损、倒闭呢?2008年通用汽车公司就宣布破产了。如此好的品牌与技术,占领着全球市场中巨大的市场份额,居然要破产,大家明白是什么道理吗?内部消耗的毛利太多。跟我们诸位想象的不一样的就是跨国公司实际上是高投入,低产出。高投入,巨额的毛利空间是他的投入,产出结果是微利、亏损、甚至是破产。诸位有兴趣的话今后去查《财富》杂志五百强的榜单,汽车工业的销售利用率低到1%,0.5%。按照我们通常的观察,不应该这么低,哪怕我们生产服装的利润也不至于这么低,汽车这个高技术的产品利润怎么会这么低呢?所以,也就是说,当自由贸易没有摧毁奇瑞和吉利时,要感谢他们的腐败,感谢跨国垄断巨头的腐败,他们如果提高效率,自由贸易逻辑就可以摧毁一切弱小的竞争对手。

  汽车业是这样,造船业也有这个问题。我们中国有自己的造船业,江南造船厂、大连造船厂。中国的造船技术和世界造船技术想比确有一些距离,最大的距离在哪儿呢?两个地方,船用柴油发动机和船用的导航控制系统。所以今天我国造船业最擅长的是什么?造船壳。别小看造船壳,造船壳也需要技术,可是不是核心技术。我国现在造船壳的能力确实是全球第一,造船壳需要一种关键工种叫焊工。实际上我国现在在造船业集中焊接工种的技术人员水平其实相当高,可是那毕竟是把钢板拼接起来的相对低技术的活儿。我们就得进口船用柴油发动机、船用雷达、船用控制系统,可是要知道,一条船,大钱就在发动机和控制系统上。结果人家是用他们的高技术轻轻松松挣大钱,我们出苦力,知道吗?我们实际上是卖钢板。所以这么一个竞争的结果就是,中国造船壳,德国、日本、美国造发动机和控制系统。污染留在我们这儿,资源消耗我们的,利润跑到了德国、日本和美国。

  这就是自由贸易的结果,会形成一个产业分工体系,这个产业分工体系会使得少数发达国家处于分工体系的核心地带,我国就属于外围边缘地带,而且这个核心技术一时还难以突破。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挖掘机行业、工程机械行业。我们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工程机械,例如运输水泥的水泥灌装车、运输混泥土的泵车、把重物提升得很高的混泥土输送泵车,我们搞环卫时环卫工人用的洒水车或者扫地车,这些都是工程用车;挖掘车、推土机,这类叫工程机械。工程机械里的关键技术有两项,发动机和液压传动件这两个部分是进口的。所以简单讲现在我们中国是一个缺心缺脑的国家,“缺心”就是缺发动机,各种各样的发动机,汽车发动机、柴油发动机、工程机械的发动机,还有就是“缺脑”,缺脑就是缺控制系统,缺芯片。这些高技术是不是真的就很难?是不是真的就只能是外国人来做?其实不然!我曾经有机会访问过一个国内的工程机械的企业。这个工程企业做的是什么呢?石油行业的油管铺设机。巨大的油管这么对接起来从中亚把石油和天然气输送过来,油管的直径非常大。比如需要长达三千公里的油管,而油管厂生产不出三千公里的油管,即使生产出来也没法运输,那么就得野外作业把一节一节的油管拼接起来,野外作业就要求对口机把它对上,然后给它焊上,这个对口机是一种工程机械。野外作业没有电就还需要发电机,就得车载发电机去发电这一类的工程机械。我们有一位工程师,现在五十多岁,他们生产的对口机比进口的法国的对口机的精度要高,耐用性要好,但是,这个对口机因为是国产的,所以销路反而不好。我就跟这位工程师探讨,我说,既然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销路不好呢?他说,中石化、中石油这些企业去进口这些对口机的时候,只要是进口法国的、德国的,采购回来,哪怕性能不好,可以跟领导汇报说“我用的是进口的器械”。如果用的是本土国产的器械,哪怕对得再好,人家也有怀疑,一旦出问题,比如法国的器械出问题,那就叫世界级的问题,那我们就只能认账,因为世界水平就这个范围,就只能出问题;如果要国产出问题,他说“你看,谁让你采购国产货的”,这就有压力。所以告诉大家,跟诸位想象的不一样,其实中国人太聪明,不是我们做不出先进技术产品来,是我们失去了对本国技术能力的自信,知道吗?今天我们在座诸位可能普遍的缺乏对中国自主技术创新能力的自信心。我们听到的一面倒的全是说外国好,说中国不好。那么我就进一步跟这位工程师交流,我说,你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水平?他向我介绍说,他实际上是“无它,唯手熟尔”,概括起来就是唯手熟尔。80年代,他在湖南一所并不知名的大学学机械专业毕业,毕业以后分到一个国营的机械厂去工作。他和周边的那些同事们的区别就在于,他啃馒头,即使是冷水加馒头,他也在那儿画图纸,搞研发。他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去画图纸,画一个刀具的图纸就可以画出一套图纸来。他现在五十多岁,眼睛都花了。那么他现在苦恼什么呢?苦恼的就是2000年毕业的学生或者90年代毕业的学生缺乏这股吃苦耐劳的精神,不愿意埋头去工作,心都比较浮躁,稍微学了一点技术就想跳槽,所以一个徒弟被带上三五年,就容易志得意满,而且往往急于赚钱,耐不住寂寞,别的企业用稍微高一点的薪水就把他挖走了。所以他苦恼并不是中国人聪明不聪明,有没有本事去掌握最先进的技术,而是我们缺乏了这股实干精神,脚踏实地专研的精神。我又跟他讨论一个问题,我说,假设不是你一个人,假设我们有这么一个群体,大家都这么认真地去专研,我们攻克液压传动件的技术、发动机的技术需要多少年?我们一个普通学生真的是从毕业以后起踏踏实实去专研,在吸收现有技术前提之下进一步去专研,去推进,液压传动件在七年八年的时间里就出来了,发动机恐怕要长一点,十年或者二十年,那时我们可能就专研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发动机。可是在这一过程中最需要的就是贸易保护。比如说我们最先进的对口机现在遭到的是“逆向贸易保护”,什么叫逆向贸易保护呢?我们现在的采购政策保护法国的对口机、德国的对口机,打击中国的对口机。如果我们国家的贸易政策是鼓励中国的企业采购中国国产的先进机械,允许国产先进机械出问题,但实际上那位工程师说他的东西不出问题,那么中国其实就可以在众多的关键技术领域里花并不太长的时间,比如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全面地去突破,可这就需要贸易保护。

  那么在自由贸易的原则之下,发达工业国本来就有先发优势,它不但有技术上的先发优势,还有品牌优势,资本优势。比如说我刚才讲的这位工程师,他其实有很多想法,但是他要去投资扩产的时候没有钱,就不见得他能够大批量生产好的东西,资金周转上还会有问题。人家有品牌优势,资本优势,技术先发优势,跟我们这个缺乏优势的发展中国家的技术企业一竞争,我们基本上是死定的。所以我说,在自由贸易的政策之下,实际上我们中国就成为世界打工国。人家做的是世界技术国、世界老板国,而我们做的是世界打工国,我们挣的钱就是那份血汗钱。有人说,那么我们现在能不能搞贸易保护?现在搞贸易保护就必须要限制投资自由。基本上是20世纪前期一直到1970年有贸易保护这个命题,因为那个时候的前提是投资不能自由化。比如美国的汽车可以出口到日本、巴西、马来西亚,但是美国不能到马来西亚去设汽车公司,所以那个时候,各国的产品交换是以贸易的方式进行的。因此用自由贸易的方式去摧毁他国的工业,到了自由投资之后麻烦就更大。比如原来说美国的汽车性能好,中国汽车性能不好,自由贸易之后,美国汽车大量出口到中国,中国的汽车企业就会关闭,在自由投资的情况下问题更严重。美国的福特汽车公司到中国西安来投资,形成长安福特,用美国的技术,中国的工人生产出来的汽车是不是性能价格比更好?用美国工人、美国技术生产的汽车虽然性能好,但是车价也高。所以单纯自由贸易对中国汽车工业的摧毁速度会比较慢,在自由投资的原则之下,摧毁得就会特别快。这实际上也是我们现在工薪部部长,原二汽老总苗伟,在中国签署加入WTO协议的那一刻,他说中国汽车企业今后不要再做整车了,我们就成为国际汽车产业链当中的一个部分,做一个零部件就行了。我们经过十多年的WTO规则的运行之后,其实今天的中国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在我们今天投资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前提之下,如果还要搞自主创新怎么办?就变得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商务部有一个令人感到很痛心的说法。因为中央还在讲自主创新,但是你有了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之后,你就无法进行自主创新,最后商务部就来了个解释,这个解释说,只要在中国境内的企业所进行的创新就是中国的自主创新。具体说,索尼苏州公司的技术创新,就是中国的技术创新,这是第一个解释;第二个解释说,结成创新就是创新。什么叫结成创新?芯片是英特尔的,软件超级系统是微软的,联想拿过来进行结成创新,就是组装,组装就是创新。这个实际上就叫自甘堕落!就不再向核心技术领域发动真正的冲击,进攻。而是说我们实际上就是“攒吧攒吧”就算创新。关于这个方面,比较容易说清楚。大家听说过微笑曲线吗?微笑曲线是说一个企业的利润,如果你按照产业链来看,那这个产业链当中哪些企业是高利润,一端是研发,研发性的企业是高利润,一端是销售,做品牌的是高利润,就中间做制造,做加工的是最微利的,生产的是最微利的。那么今天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技术研发是国外的,品牌是国外的,利润是流向国外的,高薪管理人员的高薪是流向国外的,关于这方面大家可能注意的不多,特别是在跨国公司,老总的薪水和普通员工的薪水差距是非常大的。比如说广州的一家外资企业,外方的法国总经理的工资相当于两千中国员工的所有工资,这是不是流出中国的利润呢?在中国设立的外资企业是给中国提供了就业机会?那也是很东风真的。比如说东风日产,它生产的尼桑车,是不是提供了汽车工业的就业机会呢?是。但它同时也挤掉了中国汽车工业的若干就业机会。简单说就是,我们大家公认日本的汽车生产线效率高,比如同样生产一百万台汽车,日本的生产线因为无人化程度高,用一千个工人就够了,如果用中国自动化程度较低的生产线,生产这一百万辆汽车可能需要一万工人,或者甚至是十万工人。那么用了日本的汽车生产线之后,一个汽车工业的就业岗位就挤掉了我们中国本土汽车工业的十个就业岗位。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中国汽车一千三百万辆、一千四百万辆的销售额,如果是用中国本国的汽车生产技术来生产,它容纳的就业量可能是现在就业量的三倍、五倍或者十倍。那我们这个就业问题就立刻就解决了,而且我们所就业的都是相对稳定的比较良好的就业岗位。

  所以说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这个问题不但会摧毁中国自主工业和技术体系,还会使中国的失业问题加剧。所以中国加入WTO的时候我曾经对记者说过加入WTO会让中国的失业问题变得更严重。我这是按逻辑推理啊,实际情形一度比较严重。到了09、10年前后开始出现民工荒,发现工厂找不到工人。然后就有人来跟我讨论,“你当初说过加入WTO会使中国的失业问题加剧,现在为什么出现民工荒?你给我解释一下。”我就告诉他说,那得感谢计划生育政策,不是说我们现在外资型的就业体系吸纳就业量多了,而是我们生出来的孩子少,能够就业的工人少,这个才造成民工荒。当然民工荒还有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今天每三个青年人当中有两个人进了大学,只有一个人去到生产线上工作去了,进入大学的这些,就是我们在座的各位,愿意到生产线上去吗?可能不太愿意去,是吧?所以结果造成白领工价降低,蓝领工价上升,大学生工价降低,而普通技术工人的工价上升,逻辑在这儿。没有计划生育政策,加入WTO必然造成严重的失业问题。我们整个三十年少生了三亿人,这三亿人意味着什么?其中两亿生在80年代或90年代,我们今天少生了两亿左右的壮劳力。

  所以就是说自由贸易、自由投资不单会使得中国的企业只能成为打工型的、依附型的企业,而且使得中国工人会遭到就业的压力。其实中国在这样的进程当中,我们有可能是全面受害的,这就跟大家一般的观感就不一致了,既然改革开放中老板也受害,工人也受害,那为什么大家会觉得改革开放好像还不错呢?诸位实际上要搞清楚一个东西,比如说以工程机械行业为例,当我们大量地进口德国的工程机械、法国的工程机械、日本的工程机械,或者说我们国产工程机械用的是瑞士、德国的液压传动件和发动机的时候,这个工程机械来到中国干什么?工程机械的使用使得中国住房的建设速度大大地加快,本来我们可以用国产的工程机械来使得我们的盖楼速度加快,现在用了进口的工程机械使得我们盖楼的速度加快,这个虽然是外国技术,但是也推动了中国财富总量的增长。我们普通人所感到的就是财富总量是增长的,就不去问是用什么技术让财富总量增长,更不去问如果我们只要财富而缺乏财富的生产能力的话我们未来会是个什么国家。财富本身不如财富的生产能力来得更重要。这个逻辑是这样一环一环套过来的。所以说站在短期来看,财富总量的增长也是个真实的故事,但是财富的生产能力遭到了毁灭性的、致命的打击也是个真实的故事。所以这就是自由贸易和自由投资给中国带来的威胁、问题,造成的损害。

  接下来说金融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当中包含了很多内容。比如说热钱流动的自由化,或者用刚才你们看到的大屏幕上的说法叫资本项目下资本账户的自由兑换,这里头有一个叫资本账户和经常项目账户,经常项目账户其实就是买和卖,资本项目就是赚来了一笔钱,他不买也不卖,他就到中国,比如来了一亿美元,既不是去买也不是卖,可能是在中国招聘、开工厂、住房子,进来的一亿美元就叫资本账户下的投资,他这个钱就可能去炒房子、炒股票,就所谓热钱。当然我们对资本账户是有监控,但是这个监控就遇到谁监控谁的问题。具体监控都是通过外管局一级级的管理来监控,至于监控者有没有跟被监控者相互勾结的可能,这就会留下巨大的空子。然后也是通过这种资本账户下资本的流动,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就可能使得中国国内的贪官污吏把贪了的钱通过这个管道,更加畅通地流到外国去。资本项目下的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这件事情实际上是从1997年至今争论不休的问题。1997年之前就讨论过,1996年的时候国务院办公会就讨论过是不是要开放资本账户下的自由兑换的问题,当时的总理反对,副总理朱镕基支持,因为总理反对,所以就没有通过。紧接着就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因为资本账户下账户的开放,金融的自由化使得像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先把钱投到泰国、印尼去购买那里的房地产和股票,把房价、股市给推高,然后又撤出。推高的过程当中吸引了泰国、印尼的本地资本去买房、炒股,然后等到本地接了盘之后外资就撤走了,造成汇市、股市、房市的一落千丈,这些国家经济一夜之间倒退十年、二十年,然后当这个国家资产价格再跌落的时候,比如原来一套房子在索罗斯的带动下值三千万泰铢,后来索罗斯他们一撤出,值多少?比如说值三百万泰铢,跌去十分之九,跌到一千万泰铢,跌掉三分之二也是够狠的,然后不单房市、股市跌落了,而且泰铢也不值钱了。已经把钱换成美元,然后我再用少量的美元比如说我赚了一个亿的美元,我再用一千万美元来买便宜的泰铢和房子。总之,资产是索罗斯他们的,可是现金也是索罗斯他们的。这个就是金融自由化给东南亚各国深刻的教训。

  今天我们大家听到新闻就在讲上海自贸区贯彻三原则就叫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金融服务人民币兑换的自由化。这三种自由化实际上会加速资源、资本往极少数人手里集中,加速资本、资源流出中国,加速资本、资源控制在外国人手里,以及看上去是中国人但是已经移民拿了绿卡、外国护照的这帮中国人手里,然后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候给中国留下一个烂摊子,这是经济上的的后果。大家可能会问这种经济后果什么时候出现,我们今天的投机心态太重,觉得只要出现得晚一点就行,但不知道像这种事情是原则性问题,本来这是寸步不让的。大家都知道领土的重要,可是,有了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资本流动自由化这三自由之后,领土不再重要了。泰国的领土还是泰国管,印尼的领土还是印尼管,问题是钱都被人拿跑了,烂摊子留给了你,社会治安让泰国政府管,索罗斯什么都不管,出了社会动荡,出了政局更迭,出了战争,这跟索罗斯都没有关系,是泰国政府的事情,好处都归了跨国国际资本所有,所有的问题都被当地政府负责,这种情况下领土实际上就变得无足轻重。在经济时代,其实经济边疆是至关重要的边疆,经济边疆一撤等于让人家进到你这个领土里头来把你资源淘走,或者当个比方相当于是说,我们这个人坐在这儿,我们拥有对自己身体的主权,但是我们身体上插了根血管,这血就流出去了,一直在往外流,说这人是你的,这血是我的。这样能行吗?所以这三自由实际上就是中国资源外流的血管被打通了。更有问题的是,大家注意到刚才这段新闻当中讲,上海自贸区只是一个先行先使,只是作为一个实验,未来是要向全国推广的,有些人甚至在想象把全中国变成一个自贸区,大家要知道血液的特点,虽然插在某一处,比如插在这儿,抽血的血管插在这儿但它抽走的是全身的血液。金融服务自由化、投资自由化、贸易自由化这个三自由原则它那个血管的接口是接在上海自贸区,但血液来自全国。然后按照他们现在这个想象就是说光从上海一个口抽血还不够,还要同时在左胳膊抽,右胳膊抽,大腿抽,小腿抽,把你血管全给接满这个叫全方位的开放,全方位的改革。所以这样一个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反映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其实就是中国的经济主权日盛一日的落到外国人手里,中国国内出现了一批跟外国跨国公司勾结得很密切,配合得很好的这么一批汉奸,没有别的结论,只能是这个结论。那么这一批人还都是受过正规汉奸训练的,比如到哈佛大学去进修,肯尼迪学院去进修过,他们不单是有实质还有名分,名至实归呀。可这些人就掌握着中国国家经济政策的制定权。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89)
98.9%
踩一下
(1)
1.1%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