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非常关注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门户网站涉黄败坏社会风气
日期:2013-06-29 00:35:48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这些门户网站一方面给网友、读者天天鼓励性自由、性解放以及这方面的技巧、方法和观念,另一方面人家校长开了房你就猛烈批判,这多么的虚伪啊!

  照妖镜按:校长开房性侵小学生的案件为何频发?这固然与校长本人道德败坏有关,是偶发事件却被媒体不断热炒放大。但往深层里讲,这也是鼓励性自由和性解放的舆论环境长期教唆,导致社会道德普遍沦丧的必然结果。看看今天的各大主流门户网站,都在靠什么聚拢人气?各种涉黄的图片、视频满天飞,这据说是要满足人性的基本需要,实质却是在鼓励人的兽欲的放纵,形成了败坏社会风气的恶性循环。因此,在控诉开房校长禽兽不如的时候,主流门户网站是否该反思一下是谁塑造了这样的禽兽呢?

  核心观点:

  如果你认真去看网易、新浪、搜狐这些大的门户网站,就会发现下半部分基本在鼓励放纵和性自由。

  这些门户网站一方面给网友、读者天天鼓励性自由、性解放以及这方面的技巧、方法和观念,另一方面人家校长开了房你就猛烈批判,这多么的虚伪啊!

 

    延伸阅读:

  韩德强评性自由和人性解放

  (一)人性解放的实质是鼓励放纵人的兽欲

  问:您如何看待人性解放?

  韩德强:那其实就是动物性的解放,它不是人性的解放。人性解放的逻辑是什么?基督教本来讲的是神性,基督教希望为人民服务,希望你要对自己的自私自利忏悔。这个东西本来是有它的合理之处的,结果被一群牧师、神父、教皇用来变成是谋自身利益的工具。本来上帝说的是,富人要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困难。按照耶稣的思想,《圣经》的思想,富人是有罪过的,有重大罪过,是进不了天堂的。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对奢侈生活的追求,本身就是一种罪孽。这个思想和毛泽东思想是接近的。

  但是,后来形成基督教的教会。后来有一些人说我相信上帝,他成了牧师神父,他就借这个权力来敛财。他披着上帝的外衣,实际上是做了基督教的修正主义分子,成了基督教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样就在人民群众当中出现了不同的主张。一种主张,就是后来的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说上帝还是好的,《圣经》还是好的。就像我们今天说的共产主义还是好的,马克思还是好的。坏的是共产党,我们把共产党改革了,我们就可以让共产党坚持共产主义信仰。这个就是宗教改革的一派,包括新教里头的加尔文教和路德教。还有一派是说,为什么这些神父牧师教皇能够拥有这么大的权力,能够聚敛财富、自己荒淫无耻,让我们老百姓节制欲望,上帝是他们的护身符,因此我们要把上帝推翻了,把上帝给他论证成非法的。这就叫自由主义思想。

  自由主义思想的好处是什么?就是把那群打着上帝名义的贪官污吏给赶跑了,顺便也把精神力量给赶跑了。精神力量一赶跑,他以为人民群众天然正确,结果人民群众当中出来了大老板,他们压迫起人民来,比神父牧师还狠。这就是自由主义走到它的反面去了,也就是人民不像是推翻基督教、上帝的时候那样铁板一块了。人民内部是有利益分歧的,人民其实是可以堕落的。当他以推翻上帝作为思想解放的时候,否定精神作为思想解放的时候,实际上就把物欲给解放出来了。

  欲望解放的好处是什么?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社会充满活力和创造性。但是,这个活力和创造性也是积聚财富的活力和创造性,也是两极分化的活力和创造性,也是剥削压迫的活力和创造性。历史就是有意思啊,它都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同样,今天共产党腐败,左派的主张说,毛主席是好的,腐败的是共产党的这些官员;右派的意思,共产党官员为什么能有腐败的权力,因为毛主席存在,干脆把毛主席否定掉。这就是当初的自由派的思想、自由主义的思想。所以为什么要把毛主席妖魔化?跟妖魔化上帝是一个逻辑的。

  问:韩老师,您是怎么看待道德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呢?是否是因为占领了道德制高点?还有就是,在道德优越感上面,道德是否也是一种自私呢?

  韩德强:道德一旦成了优越感、一旦成了制高点,它就变质了。以道德去强迫人,道德本身就变质了。道德像水一样,水性至柔,它是以至柔克至刚的。道德只能影响、只能感化,不能强迫。强迫就叫制度。

  问:有的同学跟韩老师接触的时候,有可能感觉有种道德优越感甚至道德压迫感,这个气场不是很顺。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韩德强:不是用道德来压迫你,至于你感到了压迫,是因为你身上的动物性还比较强。

  实际上是有这个问题。当我一旦说满大街走的都是猪的时候,就有人说,你这不是道德优越感、道德制高点、道德压迫感吗?我的意思,你也可以说我,这不是人哪,可以说我神经病啊。你可以说我是狂人,这个人是异类你把他干掉。随便,你怎么想都可以啊。这是我个人看法,我认为满大街走的是猪。至于你说我是个狂人、我是个疯子,随便你,这个立场就叫自由主义的立场。在这个问题上,敝人是个自由主义者。你爱怎么想怎么想。但是我爱怎么想也别管我。

  问:人的神性和人的本真的那种婴儿状态是什么关系?我觉得人刚开始生出来的时候既有神性又有人性,这个问题您怎么看?理性和感性的问题您又是怎么看的?

  韩德强:我是说,动物性和神性的复合成为人性。人有动物性,我在喝水,这个就是我的动物性,不是我的人性。至于喝下去的水变成一脑袋浆糊,还是变成一脑袋思想,那是人性部分。所以,人性可兽可神、可恶可善。因为它是个复合体。

  第二个是说,理性和感性。我们今天讲的理性,基本上说自私自利、互相算计、斤斤计较叫理性。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奉献,这个叫非理性。西方经济学就是这么定义理性的,西方经济学认为把自己的利益算计得很清楚叫“理性”。说雷锋、黄继光就叫“非理性”。按照这个意义上说,神性被他们定义叫“非理性”,动物性被他们定义叫“理性”。这就叫“黑白颠倒”、“是非颠倒”。在我看来,真正的理性一定是叫“神性”。什么神性呢?是人对社会对他人的关心,对整体的思考是人的神性,对自身利益的思考是人的动物性。

  问:您的信仰是什么?有没有动摇过,怎么坚定?以后会不会变?

  韩德强:有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愿意用王绍光的一段话来解释。信仰这个东西,它本来是有特定意义的,它说的是对上帝的信仰。其实这个词是日本翻译进中国的,中国原来没有信仰这个概念。世界上有一个创造世界的、独一无二的、真实的世界,这是基督教的思想,或者伊斯兰教的思想。在这个思想当中,都有一个叫做“信仰”的东西,后来变成“共产主义信仰”。在中国原来的思想当中,没有一个叫做“信仰”的东西,有一个东西叫做“道”,基本上至高无上的是这个“道”。“道”也是为人民服务。“道”是说,你怎么样,叫“损有余而补不足”,这样做的,叫做“道者”。有余的是那些多出来的,财富更多的权力更多,把那些多出来的去补那些穷的人,这样叫做“为人民服务”。中国思想当中的最高概念实际上是“道”。而西方思想当中的最高思想是上帝。因为有上帝,而有一种信仰。因为有道,而有道的实践和体悟。

  ——摘自《动物性、人性与神性——韩德强对话青年学子(六)》

  (二)解决人性解放带来的问题需要重建信仰

  人为什么一定要有信仰?

  这首先是13亿人在同一片国土上相处的需要。

  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政界、思想界、文艺界都涌动着一股冲决一切束缚的思想解放浪潮,其核心则是人的私欲、私心的解放浪潮。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界有关人道主义的辩论,还是文学界的“伤痕文学”崛起,或者是中国青年报发起的“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的讨论,都强烈地冲击着此前的烈士精神教育。“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被广为传诵。躲避崇高,告别革命,成为时代潮流。在许多思想界人士看来,这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而此前的三十年则相当于是“黑暗的中世纪”。

  但是,问题并没有因为个性自由、解放甚至性解放而消失。在政治权力仍然高度集中的前提下,“自私自决权”的运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结果,是形成了“靠权吃权”、以权谋私的局面,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一次性剥削重新成为社会现实。内部腐败,对外妥协,中国社会重新成为一盘散沙,重新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前景,重新请回了三座大山。共产党的先烈们在地下都睡不着了!

  到此时,一直迷信市场和制度可以协调相互冲突的私利的精英们也都慌了神。他们发现,光有市场经济不够,还要有民主选举、多党竞选的政治制度;光有政治制度不够,还要有基督教的信仰体系来约束政治人物的行为。他们开始加入基督教!但是,晚了,改革之初他们不但摧毁了烈士信仰体系,也同时摧毁了一切信仰体系。现在,人们只信钱!一旦打开束缚着私欲的瓶子,私欲就会从一缕青烟化作“口像山洞,鼻像烟囱”的巨大魔鬼,将社会撕裂,将人心撕裂,将大自然撕裂!要让这位魔鬼再度回到瓶子里,历史就又得经历一个轮回。

  其次,信仰还是个人成长的需要。

  信仰产生敬畏。信仰天地,对天地产生敬畏;信仰烈士,对烈士产生敬畏;信仰上帝,对上帝产生敬畏;信仰祖先,对祖先产生敬畏;信仰科学,对科学产生敬畏。

  敬畏是学习的最强大、最持久的动力。对天地自然有敬畏之心,就会产生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浓厚兴趣,在江河湖海中与鱼虾戏耍,在大山森林中逐猎野兽,师法自然,成为一生创造性思维的丰富源泉;对烈士有敬畏之心,就会对烈士的人格、追求产生深层的认同,心胸自然就开阔,祖国和人民就会在心中生根;对上帝有敬畏之心,就容易遵守道德戒律,容易产生为他人牺牲的想法;敬畏祖先,就容易孝敬父母,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容易产生对下一代的责任感。对科学敬畏,学习数理化时就会变得主动、活跃,不须督促,成绩自然就好。

  就像信仰一样,敬畏是从长辈身上传递下去的。如果不是唯物主义教育的影响,我想,当我平日尊敬的父亲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崇拜天地之神时,我也会对天地之神产生敬畏。你所尊敬者尊敬的东西,一定会使你同样起敬。遗憾的是,西方的理性主义思潮所至,个人理性被夸张到极点,怀疑一切成为主流,敬畏荡然无存。实际上,人类千百年中实践和思考所积累起来的理性要远高于个人理性,值得我们敬畏。离开了这种间接经验,个人理性可能比一只猴子的理性高不了多少。怀疑一切的结果,不但上帝死了,祖先也死了,天地也死了(没有灵性了),烈士也死了。我们今天如果说有敬畏,只敬畏一种东西,那就是科学。而这本身是怀疑一切的产物。其实,严格按照怀疑一切的态度,科学也需要怀疑。科学解决不了战争,科学解决不了剥削压迫,科学解决不了失业,科学解决不了无限膨胀的物欲和有限的自然资源的冲突,科学解决不了成长的烦恼,科学解决不了我们面对无数选择的困惑,科学不能把我们变得像吃饱了的猪那样快乐,科学解决不了我们空虚和无意义感。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该如何与父母相处,与老师相处,与邻居相处,与同事相处;科学不能帮助我们谦虚谨慎、深沉执着、临危不惧、意志坚强。科学解决不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无数困扰。科学只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极为有限的工具。科学凌驾于一切之上,成为人们的唯一敬畏对象,这不是现代人变得深刻了,而是变得肤浅了,变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敬畏是一种继承,没有继承就谈不上创新。语言文字要继承,数理化知识要继承,技术体系要继承,信仰也需要继承,智慧、勇气、意志、道义也需要继承。谦虚地学习、继承人类千百年来积累起来的可靠知识、智慧,学习千百年历史上突显出来的仁人志士的高尚事迹和品格,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身体力行,自然会发现以往的不足,而创新也就在其中了!相反,天天喊着创新,不注重学习和继承,就是想以个人理性之浅薄与人类理性之深刻相抗衡,何其不自量力,何其浮躁,何其荒唐可笑!失去了敬畏的社会,必然是一个“砍倒大树、繁衍蔓草”、“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社会。要想在这种社会中去除浮躁,岂不是缘木求鱼吗?一个浮躁的人,学什么能够有恒心呢?没有恒心,学什么能够有成呢?一个浮躁的社会,怎么能够不险象环生呢?

  信仰产生道德。纵观世界各国,祭祀和信仰的对象主要是神、人格神、和能够为他人牺牲的人(因而具有神性)。即使祖先崇拜,也是崇拜祖先的神性。对于儿女来说,父母就是自己的造物主,就是上帝,就是太阳。每一个人都既有兽性、又有神性。兽性是与生俱来的,神性是经过社会化教育而来的。普通的动物只有兽性,教育不出神性来。这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道德意味着人能够超越自身的利益,能够换位思考,关心他人,体现的是人的神性面。对神性的崇拜和信仰,可以使有限的生命与无限的世界联系起来,使有限的个体利益与无限的群体利益联系起来,从而产生高尚的道德情怀。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也许可以放弃个人的细小利益,或为他人效举手之劳,但不可能放弃自身的重大利益,更不可能为社会牺牲。

  我倡导道德市场经济,希望道德能够作为独立变量加入经济生活。在《萨缪尔森〈经济学〉批判》中,我用市场机制的内在逻辑和事实,推演出道德加入经济生活的必要性,并进而希望由此产生一批理想主义者。现在看来,这希望乃是一种幼稚。对于绝大多数学生而言,这种推理逻辑再严密,也只能产生一时的道德激情,出了课堂,就会烟消云散。这种幼稚,说到底,是我头脑中残存的理性主义思维的幼稚,是理性主义、启蒙主义思潮的狂妄自大。当今世界,所有在理性主义、启蒙主义思维模式下举办的各类学校,其道德教育都极其苍白无力。任凭社会千呼万唤,任凭学校费尽心机,就是培养不出有道德的人才来。这些缺德之人可以接受制度的约束,但在制度约束不到的地方,则会产生各种社会丑恶现象。人们熟知59岁现象,不太清楚29岁现象。一个大学毕业生,工作7年以后,对企业或单位的情况熟悉了,朋友团伙结成了,可能也掌握一定权力了,钻制度空子的条件成熟了。另一方面,结婚生子的需要日益迫切,以权换钱的动机空前强烈。两相结合,就产生29岁现象。贪污腐败,勾结斗角,夫妻打架,子女遭殃,个人内心浮躁、焦虑,自杀现象频频出现,这些都在相当程度上是道德教育失败的结果。仔细体会一下“肆无忌惮”吧!那些没有信仰,没有敬畏的人,一定会肆无忌惮!

  信仰有助于增强勇气、坚定意志。勇气和意志起源于体力劳动,但能成为在人生或历史的关键时刻的支撑力量,则还有赖于信仰。用流行的术语说,信仰可以理解为人生规划。如果一个人当下的行动可以和人生规划联系起来,那么支撑行动的不仅是眼前的损益,而是一生的规划,甚至是与人类社会共同体相联系的宏大事业。以一生之力突破一时之困难,以共同体的支撑突破个人的犹豫和畏缩,勇气和意志必将百倍地增长。

  综上所述,一个人成长、工作和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事务都需要靠信仰来解决,而不是靠个人理性对一时一事的得失损益比较来解决。学校教育可以告诉人数理化,但是,却会使人自由地、自信地迷失在人生的汪洋大海般的选择和计算中。最后,“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极大地降低了生命质量!

  ——摘自《韩德强:过年、祭祀与理性主义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42)
95.5%
踩一下
(2)
4.5%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