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家园 > 网友之声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新华社报道王立军案的一处舛误
日期:2012-10-31 22:54:59 作者:佚名 浏览: / /
今年9月,王立军案经指定的成都市中级法院审理判决,落下帷幕。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但各方对王案依然众说纷纭,坊间更是热议不息,质疑不断,考问不辍。笔者在党政机关工作多年,试从党务工作和政务工作规则角度,简析新华社报道王案中的一处舛误,以就教方家。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仅是从党务政务工作规则的角度,进行客观探讨,概无它意。

今年9月,王立军案(准确说是事件)经指定的成都市中级法院审理判决,落下帷幕。虽然过去了一段时间,但各方对王案依然众说纷纭,坊间更是热议不息,质疑不断,考问不辍。笔者在党政机关工作多年,试从党务工作和政务工作规则角度,简析新华社报道王案中的一处舛误,以就教方家。

新华社2012年9月19日电,题《在法律的天平上——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记者李斌、杨维汉)。其中报道述“相关证人证言显示,2012年1日28日,王立军向当时的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反映薄谷开来在‘11·15’案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29日上午受到其怒斥,并被打了耳光。当时在场的郭维国在讯问笔录中称:‘打了王立军,这个矛盾就公开化了。’”。这一描述绘声绘色,尤以“打耳光” 为噱头,佐证“簿王反目”,搏人眼球,颇能忽悠住一些体制外的受众。然而,上列叙述虚构痕迹殊为明显,且十分荒谬,在党政机关公务员们眼中,几成笑料。

一、党政事务请示汇报的规则和原则。地方党委政府统领一方,肩负辖域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项事务管理之责,与下级机关、部门系隶属上级关系。依照党务政务规则,通常情况下,党委书记根据上级精神和部署,主持制定本行政区域内重大方针、政策、人事任免、决策重大事项等,不参与政府日常具体事务。政府主要负责人可以随时面见同级党委书记,沟通协调工作,政府副职(如王立军)和政府组阁单位、工作部门向上汇报工作、请示事项,规定必须由部门主要负责人亲署上行文和面见政府主要领导或分管领导。一般不得越过行政首长直接向党委书记汇报、请示。政府系统的部门和工作只向政府领导汇报请示,党务系统的事务必须向党委或党委书记汇报请示,此乃规矩铁律,不得逾越。按照规定,正常情况下,王只能向市长汇报请示,未经同意,亦不得带助手随从。新华社报道的上述情节,显然悖逆了这一原则,是不懂常识的表现。新闻的生命是真实,这一情节显有悬拟和文学创作之嫌,用来糊弄不太了解党政工作规则的民众也不及格,令人哑然。

二、两次面见市委书记情节失真。直辖市党委书记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即全党的领导人之一(或中央首长),不会撇开政府或政府主要负责人,直接单独听取行政部门负责人工作汇报。部门负责人有重大事项确需面见市委书记,必须经政府一把手同意或受其委托或派相当级别人员陪同,且会见是有严格限定的,部门主职与见则副职不能随同在侧。必须经书记本人同意,由市委办公厅(室)安排,并履行预约、呈报事由、登记等程序。即使在办公室之外见面,商议重大事宜也不会有第三人在场。报道中对王见薄并反映“ 11·15”案件的地点语焉不详。接着又说,次日王受到怒斥和“打耳光”,为证其真实性,搬出己深陷铁窗的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为证,称郭“当时在场”,这就更不符合情理。假设谷开来真有谋杀伍德嫌疑,王1月29日上午在办公室面见薄,此等重大案件,王不可能也无权带助手郭轻意进入薄办公室。按照规则,下级有重大事项见上级,只允许部门主职一人面见,不得带副手陪同(除非上级特许)。上级到下级部门调研指导工作,可以带副手或秘书随行,在场记录。由此观之,郭是不可能也无资格在场的,此乃原则,特殊情况下也难破例。可以肯定的说,地方某一职能部门副职出现在政治局委员办公室的概率几乎为零。于薄办公室外,郭能见薄并与其同时出现同一地点的机会只能是,各种会议、重大活动现场、专题调研陪同等。这些活动都必须由办公厅(室)统一安排,制定方案,确定参与人员名单。上述活动期间,即使郭“当时在场”,也不是谈论案件的场合,更不可能发生大庭广众之前“打耳光”之事。新华社称郭“当时在场”,这一细节令人质疑。

退一步说,假设谷开来真有谋杀嫌疑,王向薄密报,符合逻辑的作法是,薄惊讶不相信,旋即镇住情绪,责令彻查,或者一边稳住并安抚王,一边密授机宜,迅速采取非常措施摆平。断不会当着王的副手的面抽王耳光,激化矛盾,故意扩大事态。而且如此高度机密之事,薄绝不会允许有第三人在场,王也无须和不敢带郭参见,此是常理。新华社的报道忽视了这一常理,不知是疏忽大意,还是刻意为之。悬想痕迹过于露骨,令人遗憾。既然新华社“相关证人……公开化了”的叙述经不起推敲,那么,王是否向薄反映?是否郭在场?薄是否知情?谷开来谋杀尼尔·伍德是否真实成立?抑或子虚乌有、遭人构陷?就只能留待历史来揭秘,来正本清源。

三、报道及报道出笼很吊诡。众所周知,王、谷案系顶层直接掌握,司法只是形式和工具,处置结果司法不能左右,惟有奉命行事,照本唱戏;主流媒体按调发稿。通观整个案情(事件),民众的感觉和从媒体上看到的“事实”之间存有极大距离。虽然媒体连篇累牍、喋喋不休,但民众至今不买账,亦不相信主流媒体报道的所谓“庭审”、“始末”、“真相”。这在党政机关亦然,甚至更甚,对有关薄、王、谷事件的报道和社评,要么讳莫如深、避口不谈,要么摇头莞尔、嗤之以鼻,相信者寡,不信者众。那么,民众要问,这些千疮百孔、似事而非、逻辑混乱、拼图式的“新闻”、“社评”是如何堂而皇之登上主流视频和平面媒体、网站的?今年3日14日,有人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诺: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要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时下,民众普遍对回答的结果不满意,认为报道中的回答有“假冒伪劣”之嫌,水份很重。这恐怕是始作俑者始料不及的。只有真实的案件才会有客观公正的报道,报道中的逻辑缺失暴露了案情的真实性,因而,报道是沒有生命力的。眼下,难以取信于民,将来更无法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新华社是隶属于国务院的正部级事业单位,奉命发声是其职责所在,重要文稿须经领导审定。作为正直即富有良知的记者料不会自毁名节,冒天下之大不韪,罔顾事实,胡乱拼凑,随意报道。从整个案件(事件)始发、立案、侦查、庭审、判决、报道等环节看,民众隐约感觉到幕后隐藏着威权人物在“导演”、操盘定调、点划授意,甚或亲设“案情”、规统报道口径、握管定稿。

薄、王、谷案(事件)报道中透出的上述信息中,一个不算细小的情节便存在讹误。虽是一鳞半爪,但是,见微知著,由点窥面,难说不是全案(事件)的缩影。

今年9月下旬,最高人民检察院高级法医专家王雪梅女士在其博文中指误,法庭认定谷开来使用氰化物毒杀伍德的证据,缺乏科学依据。将案发4个多月后的血样作为定案原始标本,未经严格检测,加以采信,违反法律规定。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更多有良知的人士,从各自专业角度,深入剖析,剥茧抽丝,揭去履盖在该案(事件)上扑朔迷离的面纱,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一天指日可待,人民无需等待太久。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仅是从党务政务工作规则的角度,进行客观探讨,概无它意)

2012年10日26日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559)
98.1%
踩一下
(11)
1.9%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